動物黨?50歲PLUS黨?荷蘭的選舉在玩什麼把戲?

1
 你以為在車站前那個鐵皮屋是建築工事?錯了,那可是一間投票所呢!(©Jerry Kuo 攝影)
在街上,看到荷蘭人在散發選舉傳單,我很感興趣拿了一份,看一看是荷文,想說又要回家查 google了,結果那人又叫住我說:「嘿,你需要一份英文的吧?」 我跟他的對話就這樣展開了。聊了一下他們政黨的想法,還挺「異類」的。
「我們政黨喜歡外國人,你是學生吧?我們就希望你們這樣的國際學生能夠留在荷蘭,可以讓我們國家更好。我們的主軸就是推展教育,國際化,跟雙語化,讓荷蘭可以跟世界走得更近,吸引更多人。」
20140318_Holland_election2
在路邊發傳單的助選員。(Ivan Lin 攝影)
今年,是荷蘭的地方議會選舉,這是我第二次體驗到荷蘭選舉,借這個機會,介紹一下兩年前我體會的第一次全國性選舉,看看到底選舉在荷蘭是什麼樣子?
第一次觀察:2012年全國性國會提前改選
2012 年,由 Mark Rutte 擔任荷蘭總理的首任聯合政府,在國會中面臨撙節年度預算開支案,各黨意見分歧的僵局,原先支持內閣的 PVV(註 1)黨魁不同意議案,使得首相必須解散國會提前改選。這於是給了我第一次觀察觀察荷蘭選舉的機會。
20140318_Holland_election3
這是當時執政黨 VVD (註 2)在投票日前的一個周末舉辦的小型造勢活動,大概來了一台巴士的支持者,慢慢地也聚起一些群眾。黨員們做了一個小規模的政見發表,發送傳單、呼喊口號。跟我們在台灣認識的沒有什麼不同,只是規模小了點。(Ivan Lin 攝影)
不分區,政黨票為主的選舉
接下來,我們來看一下當時的選舉公報透露的資訊。
荷蘭的政治對於多數台灣人來說較為陌生。荷蘭政府是內閣制,國會多黨,跟台灣民主發展到兩大黨、總統直選制不太相同。國會選舉採不分區政黨得票率比率代表制,政黨則會推出候選人順序的名單。
20140318_Holland_election4
2012 的選舉公報政黨排列順序,是依照 2010 年選舉席次。前三大黨佔了在選舉名單上明顯佔了多數席次,前六個政黨大概都還能夠有二位數的席次,而在 Wikipedia 上列出的選舉結果,是列了前九大政黨(註 3)
投票時,選民有兩個選擇:你可以單純投給某個政黨,同意他們以推出的政黨候選人名單順序來安排成為國會議員的順序;或是投完這個政黨後,再圈選特定候選人,那麼他個人的席位次序有機會往前一些。不過,荷蘭朋友都告訴我,通常荷蘭選民都直接選黨、不特別圈選特定候選人,因為黨意大於個人意見。這也是荷蘭一般民眾對於政府運作的認知。
只要有訴求,就可以創黨參與
雖說前九大政黨才是主要的政治要角,但是並沒有排除公民們自由組黨推展核心價值的空間,所以從選舉公報的第 10 政黨之後就可以看到很多有趣的政治「議題」,這有幾個有趣的例子。
20140318_Holland_election11
動物黨(Partij voor de Dieren, Party for the Animals)
他們認同的是動物權利,不管是食用動物或者是居家寵物的動物權。他們在這次選舉中也拿下2席,得票還稍有增加。
20140318_Holland_election12
海盜黨(Piratenpartij, Pirate Party)
這個政黨對於台灣人應該不陌生,主要是從北歐發源。他們認為資訊沒有所謂的「版權」問題,丟上網路就是要分享的。支持所有公開資源分享,希望能夠限制智慧財產權的懲罰,以及放寬智慧財產權的認定。選舉結果:只有三萬票,0 席。
20140318_Holland_election13
人類靈性黨(Partij voor  Mens en Spirit, Party for men and spirits)
這個創黨主席是個占星學家,有鑑於現代人對於物質生活的追求,他們訴求精神生活的提升。黨主席在荷蘭東部大城 Arnhem 是市議會資深市議員。不過走入全國就沒轍了。一萬八千票,0 席。
20140318_Holland_election14
「50 以上」黨(50Plus)
這個政黨是我在這次選舉中最喜歡的一個,主要是他們勝選後租了個教堂,有不同族裔背景的人們一起開心的唱歌(題外話,荷蘭很多教堂已經不做教會使用,單純是個公民聚會的場所)。他們的訴求就是他的黨名,50 歲以上的公民的權益。在這高齡化的社會,這個政黨的存在意義應該會更顯重要。這次是他們第一次參加國會選舉,將近 18 萬票,斬獲 2 席。
 
20140318_Holland_election15
反歐洲黨(Anti Europa Partij, Antieurope party)
這個政黨的訴求應該也很明顯,他們也是首次參與國會選舉,或許試圖想要在歐盟不穩的時候,搶下一點知名度。有意思的是,在所有候選人名單中,唯一我可以看到出生地不是在荷蘭的,還是個俄羅斯人。我想選民看到這個,就算要投也是投不下去吧。兩千票,當然沒有國會席次。

 

2012選舉結果
在歐洲選舉之後,多半都會出現像下圖的半圓圖,以政治立場左到右來分類。社會黨(SP)跟勞工黨(PvdA)自然就放在左方,而近年來受到矚目的民族主義右派政黨自由黨(PVV)則是放在右方。其他各黨就在光譜中間。
20140318_Holland_election7
From Wikipedia, Author: Leefbaarkrakatau
在選舉之前,政府是由 VVD(自由民主人民黨,註 2)與 CDA(基督教民主黨,註 4)兩個偏右政黨在 PVV 的條件支持下成立。選舉之後,VVD 不得不選擇與 PvdA 組成聯合政府。荷蘭的許多政策也開始轉變:撙節財政支出的腳步放緩,對於外來移民略為友善,以及對於金融業管制的態度趨於較為嚴格的態度。
這次選舉,極右派的 PVV 在席次與得票率上大為下降,選前採取不合作造成提前改選,卻讓他們跌了一跤。不少人認為隨著經濟情況改變,讓他們的極端立場逐漸沒有市場。
歐洲人不關心政治?投票率並不差
這裡我還要談談投票參與。或許大家在與外國人相處的過程中,很少會談到政治,就如同我們在文化課程中經常提到的,政治與宗教是兩個避免爭議開啟的話題。但在我的經驗裡,跟荷蘭朋友聊,他們很能聊,也不太會 get personal,對於不同黨派的好壞,都能夠跟大家說上一些。
荷蘭的全國性選舉,投票率其實並不低。2012 年這場選舉的投票率為 74.57 %,相較於 2010 年還少了1%。台灣呢?同年舉行的總統選舉,討論得沸沸揚揚,繳出 74.38% 的投票率,還略低於荷蘭。
荷蘭的投票制度,和台灣一樣,也是與戶籍地相牽連,但荷蘭的戶政系統是以「實際居住地」為重心,多少造就了和台灣不同的參與度。比如說,住在馬斯垂克的年輕人,到了鹿特丹念書,那麼他的戶籍地自然而然的就會遷到鹿特丹。這點,對在荷蘭居留的人應該不陌生,都有些到市政廳去註冊的經驗。
在投票前,政府會寄發郵件到每個人註冊的通訊地址,通知每個人在他們居住地(註冊通常是居住的地方)附近的投開票所;打算要參與投票的人,則可選擇最適合他們的投票所去投票。值得注意的是:這只是個建議,每個人當然可以選擇其在當天最方便的投票所。有些投開票地點可能離工作場所較近,有些投開票地點則在通勤的路上,每個人都可以自由選擇。想當然爾,投票所的設置就更為彈性、便民。
20140318_Holland_election8
這個地方本是房屋租賃公司的辦公室,在投票日當天轉化成為投開票所。(Ivan Lin 攝影)
回到地方議會選舉
至於 3 月 19 日即將登場的地方議會選舉,我跟一些朋友詳談後,對於荷蘭地方議會選舉有更多的了解。
上述以居住地註冊為重心的選舉,在地方議會選舉同樣適用,甚至外國人在當地合法居留滿五年以上,也可以取得地方議會投票權(全國性選舉仍要以荷蘭國籍為主)。這點與台灣也是相對不同的。以較多移入居民的台北市與新北市來說,不少人口是從外縣市移入,然而這些「地緣性移民」在政治選擇上卻沒有投票權,以民主參與來說,是件可以討論改善的政策。
荷蘭地方選舉的熱度不如全國性的大選,2010 年地方選舉的投票率為 54.1 %,跟 2012 年的國會改選的74.57 % 投票率相比,有段明顯差距。然而,有意思的是,地方選舉在荷蘭是獨立候選人跟地方性質政黨的天下。以 2010 的結果來看,地方政黨的得票遠遠超過於其他全國性的大黨。某種程度上反映出,地方關切的議題與全國性政黨的主張,不見得完全切合。
20140318_Holland_election9
荷蘭 2010 年選舉結果
在每個城市中,都會有若干像下圖這樣的看板,每個政黨都有一樣大小的空間,並不會因為大小黨而被大小眼。幾條街道上也有少數的小型看板綁在路邊,但是與台灣的旗海飄揚和鑼鼓喧天一比,荷蘭的競選活動相對安靜(淨)多了。
20140318_Holland_election10
在每個城市中,都會有若干像這樣的看板,提供候選人張貼海報。(Ivan Lin 攝影)
註1:PVV,即 Partij voor de Vvrijheid 之縮寫,直譯為自由黨,為荷蘭極右派政黨
註2:VVD,即 Volkspartij voor Vrijheid en Democratie 之縮寫,直譯為自由民主人民黨,為荷蘭偏右政黨。目前荷蘭總理 Mark Rutte 的黨籍即為 VVD。
註3:按 2012 年的荷蘭國會改選結果,荷蘭前九大政黨為 VVD、PvdA、PVV、SP、CDA、D66、CU、GL 和 SGP,多為傳統的左派或右派政黨
註4:基督教民主黨(CDA),為荷蘭中間偏右政黨,荷蘭前任首相 Jan Peter Balkenende 隸屬此黨

責任編輯:Jerry Kuo

原文出處
Those Unpredictable

 

One Respons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