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種族禁忌:荷蘭PVV黨主席的語破天驚

5
荷蘭報紙《Telegraaf》在 2010 年 7 月的新聞中指出言論激烈的威爾德斯 (Geert Wilders)似被 al-Qaeda 組織盯上。(圖片來源:flickr#tup wanders)
日的荷蘭政壇,同樣正颳著不安定的風。

 

「少一點摩洛哥人」
在政治光譜中屬於極右派的荷蘭自由黨(Partij voor de Vrijheid,以下簡稱 PVV),其黨主席– 威爾德斯 (Geert Wilders)上週在地方選舉後的演講在荷蘭政壇投下震撼彈。他表示,希望海牙(荷蘭政治首都)可以「少一點摩洛哥人」,他把問題丟給現場的支持者們:「我們要多一點摩洛哥人,還是少一點?」他問。支持者們接著大吼回應:「少一點,少一點,少一點!」
這個發言在荷蘭掀起了一場爭論,除了感受到種族劃分的恐怖氣氛之外,更令人納悶是,荷蘭這個包容的國家怎麼有人敢明目張膽地挑戰種族禁忌?荷蘭其他政黨見獵心喜,開始圍剿譴責威爾德斯,說他這次真的超過界線了。的確,從選舉結果和相關的新聞報導來看,PVV 的民眾支持度受到了相當程度的打擊,許多 PVV 黨員也宣布退黨。
不過,這不是PVV第一次有這種言論,威爾德斯這次的發言似也不一定宣告了 PVV 的滅亡。
語不驚人死不休 — 威爾德斯 Geert Wilders
威爾德斯的選舉語錄,向來是語不驚人死不休。2010 年荷蘭國會選舉,剛成立不久的 PVV 在國會總席次 150 席中豪奪 24 席,奠定在全國政壇的影響力,威爾德斯在開票當晚告訴支持者:「不可能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奪下 22 席(開票尚未結束)!」更信心滿滿地說,「明早我們就要召開黨團會議,PVV 的巨木就要衝破國會的大門了!」
這場選舉讓 PVV 得以與其他兩大黨合組內閣,但兩年後的 2012 年秋,他發動倒閣,並強烈指責總理魯特(Mark Rutte)有「歐盟癖」,為了迎合歐盟什麼都幹得出來。倒閣這場政治突襲帶來的 2012 國會改選 ,結果並卻沒能讓 PVV 和威爾德斯更進一步,席次數不進反退,只獲 15 席。威爾德斯當晚表示:「聽到消息我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但他不失樂觀地說,「我要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13(開票尚未結束)是我們的幸運數字,我們肯定會強勢反彈!」
而這次的地方選舉,威爾德斯造勢時其實已為即將登場的驚人發言打造一個完美舞台。他先在市集拜票時不斷重申 PVV 標榜的「反外來移民」理念,在國會裡發言表示「摩洛哥人得到補助的比率很高、犯罪率卻也很高,我們希望這兩者可以少一些。」就此而看,威爾德斯在選後會發表「少一點摩洛哥人」的言論也不是那麼意外了。
然而,他與他所領導的 PVV,最好的時光似乎已經過去:國會選舉從 2010 如日中天的 15.4 % 得票率,跌到 2012 年只剩 10% 出頭;擇其所長的地方選舉,今年得票率和 2010 年相比也狂跌七成。儘管如此,PVV 鎖定的主戰場–也就是荷蘭政治中心海牙,席次卻未受太大影響,只減少一席,仍雄踞海牙第二大黨之稱。這自然也讓聲勢漸漸下降的威爾德斯得到一點精神鼓勵,進而說出那句驚人之語。
荷蘭社會的燙手山芋:移民議題
荷蘭新聞周刊《Elsevier》針對威爾德斯的爭議性發言一事尖銳指出,事實上荷蘭其他政黨也不希望有更多摩洛哥人,但沒人想扮黑臉。證據是,早在七八十年代,所有的政策都已經開始縮限了摩洛哥與土耳其移民到荷蘭,不過沒有任何政治人物想公開與「多元文化」唱反調。根據《Elsevier》的報導,其他政黨其實很偽善,因為摩洛哥人讓所有政黨頭疼,希望摩洛哥人少一點的,絕對不只 PVV。
的確,威爾德斯的語破天驚道出的不只是 PVV 具爭議性的政治態度,更是荷蘭社會中的「種族禁忌」。在荷蘭、甚至放諸歐洲,種族都是個十分敏感的話題。受到二戰的影響,至今荷蘭的人口族裔調查仍不會統計猶太人的數量,這已充分顯示了種族在荷蘭的禁忌程度。所以到九十年代為止,荷蘭都還沒有政治人物敢跳出來直接討論某些新移民族群,和其居高不下的犯罪率。這一切直到傳奇人物– 佛陶恩 (Pim Fortuyn) 的出現,才漸漸「解放」了荷蘭群眾在社會輿論中針對特定族群討論的膽量。
在鹿特丹開始政治生涯的佛陶恩,勇於公開指出許多新荷蘭人的融入已經徹底失敗,這個想法被威爾德斯給「繼承挪用」。2002 年國會大選前,佛陶恩自行組成的「佛陶恩黨」(LPF)聲勢浩大,民調顯示他極可能當選總理,卻不幸於選前 9 天上廣播節目後遇刺,享年 54 歲。這是荷蘭近四百年來首次政治暗殺,也大幅影響了荷蘭接下來十幾年的走向;群龍無首的「佛陶恩黨」因而在最後關頭丟掉了問鼎總理的可能,溫和的中間偏右政黨「基督教民主黨」(CDA)趁勢崛起,並開始了八年的執政。佛陶恩至今已逝世逾十年,但感念他挺身而出並因此犧牲生命的群眾卻與日俱增,加上他的同志性向,使他在荷蘭政治史上獨樹一幟。2012 年,摩洛哥裔的鹿特丹市長 Ahmed Aboutaleb 出席佛陶恩逝世十周年追思會時,也宣稱他的死是鹿特丹的「巨大損失」。
儘管佛陶恩曾公開檢討伊斯蘭教義,也因此惹來殺身之禍,但在移民政策上,佛陶恩並不主張將非法或犯罪的移民遣返回母國、應另想對策,而這點卻和更加激進的威爾德斯大相逕庭。弔詭的是,威爾德斯也反對眾人將他與佛陶恩聯結在一起。九一一事件發生當年他就曾說,自己並不反對伊斯蘭教,但反對伊斯蘭恐怖主義,「這和佛陶恩一竿子打翻一條船是不一樣的」。不過,這些年來威爾德斯變本加厲,2006 自行創立 PVV(這也效仿佛陶恩),還將 PVV 的路線設定為「反伊斯蘭黨」和「反歐盟黨」,2007年親自執導飽受爭議的紀錄片《Fitna》,自然也讓政敵戲稱他得了「伊斯蘭恐懼症」。
地方選舉的餘火,至今仍未熄滅。荷蘭政論家 Felix Rottenberg 出席政論節目公開呼籲,荷蘭其他政黨應對 PVV 進行「政治隔離」,並建議眾黨魁「徹底忽略 PVV 的要求」,因為國會裡有太多政黨和他們合作,才讓他們在民意漸失時依舊暢所欲言。而據 De Hond 民調顯示,若現在就進行國會大選,PVV 會丟掉五個席次。《Elsevier》的報導卻不以為然,指出某些偏右選民在許多議題上需要出口,比如反對統一的歐盟制度,現下除 PVV 外別無選擇。
眾叛親離的威爾德斯,還會受到更嚴重的制裁嗎?在「自由包容」的荷蘭,答案恐怕是不一定的。數年前,威爾德斯就被控告過煽動種族仇恨,此案審理一年多後,法官認為威爾德斯的發言「還在言論自由能接受的範圍內」。儘管如此,威爾德斯仍是最為荷蘭移民所知的政治人物;他令人不快、不安的發言,也讓與外國人友好的荷蘭人難以理解,甚至恨之入骨、引以為恥。
荷蘭小說家赫潤貝格(Arnon Grunberg)寫過一本小說《特爾莎》(Tirza),威爾德斯的心態似乎就像書中主角反對女兒和阿拉伯人交往的理由一樣:「在我看來,他們都一個樣!通通都是穆罕默德‧阿塔(九一一主謀之一)!」拒絕再更開放、再更包容,或許也正是出於對未知事物的抗拒,與失去主導權的害怕?威爾德斯的崛起,本質上反映了民粹政治信念的宣示,「荷蘭絕對不是你想得那麼開放又包容」;「少一點!少一點!」的呼聲打破了重重的種族禁忌,似也讓原本敞開的大門,不安地緩緩關上。

5 Responses

  1. Cindy Liao

    一樣以寬容文化為著稱的荷蘭,卻在海牙這樣的國際城市中出現PVV為第二大黨的現象,真是令人掉下巴!!!

    回覆
  2. Chad Cheng

    hi Jerry
    謝謝你的文章分享,這幾天常聽到荷蘭朋友提到PVV事件,透過你的文章終於了解來龍去脈。
    另有件事想請教,你文中所提“荷蘭人口族裔調查仍不會統計猶太人數量”,這是為什麼?難道二次大戰前的荷蘭人也排拒猶太人??感謝您!!

    回覆
  3. Jerry Kuo

    十二世紀起荷蘭就有猶太人,也時常被當出氣筒。二戰前也不例外,在荷蘭(或全歐洲)當一個猶太人並不特別舒服。希特勒挑出猶太人來當代罪羔羊不是剛好的,是跟當時的社會氛圍息息相關的。二戰開始、荷蘭淪陷後,由於荷蘭當時的統計制度非常健全,所以納粹可以非常「有效率」地遣送荷蘭的猶太人到集中營。二戰後,記錄誰是猶太人在荷蘭變成了一件很敏感的事情,所以現在荷蘭中央統計局(CBS)雖還會記錄每個種族人數,但只有猶太人沒有。

    回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