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仔埔也敢去(下):是墓園還是公園?

台夫特現存最早的墓園-雅法墓園(Jaffa cemetery),墓園景觀設計採用英式風格,所以看起來相當具有清新迷人的公園氛圍。(©Johanna Huang攝影)
蘭墓地時常有人駐足拜訪,初到寶地不熟悉荷式國情的人,說不定還認不出來呢!因為荷蘭墓園大部分都妝點得很漂亮,和台灣地窄人稠的密集墳墓群美學,在空間設計和土地利用上的概念不太一樣。好奇為什麼荷蘭墓園會被誤認為公園嗎?一點都不用覺得「毛毛低」,放寬心繼續看下去。
墓園真的可以變公園嗎?
墓園風格蘊含著當地濃濃的風俗和文化。
荷蘭人喜歡綠意盎然的生活空間,對墓園的景觀設計也是以清新舒適為主,寬敞的空間、綠化的環境是常見的特色,怪不得會讓人誤以為是公園。另外,因為經歷過二戰的洗禮,大部分的墓園多少都會有與二戰相關的紀念碑或歷史故事,所以也更添一份典雅的氣氛。眾所皆知荷蘭人生活雖然富裕但卻不特別浮誇炫耀,生也如此、死也如此,墓碑設計普遍傾向精緻優雅,或是簡單樸素中帶點俏皮浪漫。
而台灣因地窄人稠,風水好的墓地一位難求,空間有限的情況下,墓園經營已經演變成地產經營,並朝向現代化生命紀念園區的方式打造,想要除去大家看到墓仔埔總是要退避三舍的不安感。無論是台北都會區的慈恩園或白沙灣安樂園,又或是前陣子興建中、打擾到石虎安寧的福祿壽殯葬園區,都是以墓園公園化為目標的規劃。
某種程度上來看,台灣和荷蘭的墓園都很積極做綠化和自然景觀營造,但落實起來卻有著不同的結果,這到底是為什麼?透過以下的Google map來稍稍比對一下。
舉例來說,荷蘭台夫特雅法墓園(Jaffa Cemetery)樹木植栽錯落有致,仔細一瞧才發現墓碑其實藏在樹的後面,墓園景觀配置和周圍林蔭道、水渠相輔相成,更與周邊校園、住宅區和諧共存,就好像是一座真的公園一樣。
01 Jaffa cemetery map
座落在校園和住宅區之間的台夫特雅法墓園,橘色框框是墓園的範圍,中間的建築是禮儀堂,樹木植栽錯落有致。(圖片來源:Johanna Huang,依Google map繪製)
台灣台北慈恩園和周邊墓園其實是坐落在一片林地之間,林地就是墓園和住宅區的天然視覺屏障,仔細看會發現墓園其實蓋的比隨機發展的住宅區蓋的還要整齊,景觀配置重點環繞在於納骨塔的氣勢和格局,墓園配置完全不用植栽遮蔽綠化,非常大方地就蓋滿整片山坡,展現了「數大就是美」的密集美學。
02 Taipei cemetery
台北市慈恩園生命紀念館周邊墓園和周邊的住宅區,中間隔著原始林當做視覺緩衝。(圖片來源:Johanna Huang,依Google map繪製)
分析完這兩張空照圖,大概可以比較出兩者墓園配置的差異性。但除此之外,荷蘭墓園到底還有什麼其他元素、設計巧思,讓它看起來就像座公園?接下來將透過對雅法墓園的進一步了解,看看荷蘭人都是怎麼運用他們的綠手指(註1),營造出悠閒安逸的長眠之地。
台夫特現存最早的墓園-雅法墓園Jaffa cemetery
雅法墓園於1868年剛啟用時是屬私人用地,但過沒多久(1874年)就被台夫特市政府接收(徵收)成為公墓。墓園景觀設計採用英式風格,所以看起來相當具有清新迷人的公園氛圍;同時,墓園部分地區有為二戰(1940年5月)犧牲的67位士兵在此長眠,因此也是登記有名的國家級紀念物(rijksmonument);除此之外,台夫特科技大學前身(Polytechnic School)的第一位校長和教授也是長眠於此墓園。
03 Jaffa 抗戰犧牲的士兵紀念碑
雅法墓園戰爭紀念碑,紀念1940年在台夫特犧牲的67位士兵(©Johanna Huang攝影)
在墓園裡也有提供免費的花瓶和水壺,讓追思者可將鮮花妝點在已故者的墓前。雖然墓園很漂亮,但終究不是公園,裡頭是嚴禁騎腳踏車的,遛狗更是滔天大罪,入園時請務必保持慎終追遠的莊重態度。
04 Jaffa禮儀廳
公園式的景觀規劃和低調簡潔的禮儀廳設計,整體墓園少了密集壓迫的肅穆感覺,多了點寬敞的綠意空間。(©Johanna Huang攝影)
既然是公墓,墓位只能出租不能買斷,但墓位的款式有多樣選擇,家族型墓園最多可讓三個人使用,租用期是20年或30年,到期後還可以續租10年。0~12歲的孩童可以租用兒童型墓位,租期從10、20、30年不等,到期後還亦可續租10年。預算有限的話,可以選擇租公用型墓位10年,市政府會決定下葬的位置。在多種族的荷蘭,政府也替人們設想到宗教信仰的問題,無論天主教、基督教、或是回教徒,都可以選擇與信仰相符和的墓位。
05 Jaffa view 2
06 Jaffa view3
公用型墓地景觀。(©Johanna Huang攝影)
以玫瑰花點綴精心佈置的墓地。(©Johanna Huang攝影)
07 Jaffa view 4
08 Jaffa view 5
有很多小天使陪伴的墓地。(©Johanna Huang攝影)
還有泰迪熊、玩具、風車左右相伴的兒童墓地。(©Johanna Huang攝影))
就算沒有偉大事蹟也要自己做紀念牌
相較於東亞的掃墓文化要拜拜、上香、燒紙錢,荷蘭墓園沒有那麼多熱鬧的儀式,但卻也發放起購買七彩顏色的紀念牌(Memorial monument Iepenhof),可以寫上名字懸掛在園內特定地點,五年內租約到期後將會撤掉,看起來和台灣廟宇點光明燈的模式還有點類似呢!
09 Gedenkmonument voor begraafplaats Iepenhof
七彩的亡者紀念牌。(圖片來源:台夫特市政府網站
台灣墓園區的景觀設計風格百變創意點子其實一點都不輸荷蘭,有療癒系公園自然風、莊嚴華麗的寶塔風,還有外表看起來和一般公寓無異的現代風;其實再怎樣求新求變,最主要還是希望讓原本令人心生敬畏的墳墓區,在設計師的巧手下都可以看起來舒服又療癒。但其中的竅門到底在哪裡?或許透過與台夫特雅法墓園的對照與了解,可以帶來些不同的作法與想像空間。

註1:荷文中綠手指(groene vinger)的意思是:喜歡親自動手做花草園藝之事的人。

更多荷蘭墓地故事墓仔埔也敢去(上):教堂是聖地也是墓地

參考資料
BEGRAAFPLAATS JAFFA
GEDENKMONUMENT IEPENHOF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