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空間的荷式永續復興V:前衛音樂的垂直城市A’DAM

塔樓A’ DAM位於阿姆斯特丹IJ河岸的北邊,也是近年城市中最熱門的新發展區塊。此圖非完工後的樣貌,而是動工前的廣告欄布。(來源:A’ DAM官網,Marc Driessen攝影)
是一個關於改頭換面的建築故事:從石油公司辦公室到電音始祖夜店。
跨越阿姆斯特丹中央火車站北方出口的愛(IJ)河,與著名像眼睛造型的eye電影博物館比鄰,以45度角姿態促立於河岸,過去阿姆斯特丹人所熟悉的地標大樓「對角塔樓Toren Overhoeks」,現在有了個新名字「阿丹大樓」(A’ DAM),取自「A」msterdam 「 D」ance 「A」nd 「M」usic的縮寫。
同如其名,現在阿丹大樓A’ DAM是一棟名符其實的Party Hall,但殊不知,原塔樓建築誕生於七○年代,是由建築師Arthur Staal為荷蘭皇家石油公司Shell所設計的辦公大樓,直到2009年Shell搬離此塔歷經短暫的閒置,2012年由開發商Lingotto與幾家重量級合作廠商/未來承租業者合作,重新打造「回收再利用」的廢棄商業大樓,成功轉型為年輕潮人的活動區域、大型電音活動的始祖,其中包括:連續十四年被選為世界最佳夜店之一的Club AIR,舉辦Trance EnergyMystery Land Sensation始祖
ID&T,國際音樂代理商MassiveMusic,共同進行改建規劃,計畫在2016年以「音樂創意垂直城市」的全新面貌,讓這棟阿姆斯特丹的地標繼續發光發熱。
2014年在阿姆斯特丹所舉辦的Sensation 電音趴,此段為DJ Martin Garrix的表演。(來源:youtube
實驗垂直城市:A’DAM前衛音樂城市
但如何將原先只具單一功能性的辦公大樓,改建為符合現在、甚至未來更多元使用的建築空間?這問題就由請A’ DAM的再生父母Claus & Kaan Architecten(Claus & Kaan 目前已經拆成兩家公司,最後的設計是由事務所 FELIX CLAUS DICK VAN WAGENINGEN ARCHITECTEN所產出)和OeverZaaijer Architecture來解答。
在建築界中,有一派理論相信高樓層建築(High-Rise Building)是城市發展的永續解決之道,又常稱之為垂直城市(Vertical City),意味著建築體內能將居住、工作、生活、休閒等不同要素通通囊括;此類建築結構常具有超大的容積、眾多的樓層數、相對小的佔地面積、極高的使用人口密度等特性;但也因此將城市中每塊珍貴土地的效益發揮到極致,控制城市無止盡的水平擴張,確保四周郊區與自然環境的存在空間,達到永續發展的理想目標。
重新規劃設計A’ DAM的建築師們,就是此派理論的簇擁者,因此將整棟建築依照極大化密度、可變式空間、混合性功能等指標,架構出眾多大大小小不同的場域,符合未來夜店、餐廳、旅館、辦公室、工作室、舉辦各式活動的空間使用。
A’ DAM在將來,不只會以360度的高空觀景台、餐廳、夜店成為人人必訪的娛樂重鎮;並藉由國際領導性公司的進駐,繼續催生、扶植荷蘭前衛音樂(Progressive Music)產業;更提供相關創意產業一個交流合作的平台,無論你是活動策劃人員、音樂家、錄音工程師、設計師,甚至任何具有創業雄心的beginner,都歡迎來到A’ DAM的音樂創意垂直城市。
20150626_A’dam_Toren_Press_Image_05s
20150626_A’dam_Toren_Press_Image_07s
]前衛音樂各類相關產業都會進駐A’ DAM齊聚一堂。(來源:A’ DAM官網
混合功能使用的空間規劃。(來源:A’ DAM官網
當我們在討論永續發展時,產業上下游健全且多元化的關係絕對是重要的一環,就像自然界的食物鏈與物種多樣性相同,都是用來衡量永續發展的指標。A’ DAM這座前衛音樂城市,垂直蘊藏著各式大大小小的上下游廠商和人才,將所有資源都整合在一起發揮最大效益,以建築為骨架、音樂為靈魂,讓荷蘭特有產業不斷茁壯成長。
因為阿姆斯特丹延續荷蘭歷史的創業與貿易精神,所以才有電音趴可以跳舞
從十七世紀的荷蘭黃金時期到現在,阿姆斯特丹城市中傳承著無畏地創業精神和活絡地自由貿易,數百年來累積的海外冒險、文化發覺史,吸引著世界各地思維開放、創意十足的人前來造訪,更是三萬多家創意產業公司的基地,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具創造力的熱點城市之一。
繼遊戲產業(gaming)的蓬勃發展之後,如今跳舞(dance)成了體驗經濟中成長速度最快的一環。說到這,必須解釋一下所謂的「跳舞」,指得是伴隨前衛音樂DJ的放送而起舞的大型派對活動,可以國際知名電音趴Sensation為經典範例。既然要跳舞就一定要有音樂,因此荷蘭也培育出許多像是Tiesto、Hardwall、Armin等世界頂尖的電音DJ。將此類產業由地下次文化,帶入大型商業主流活動的始祖,就是充滿創意的荷蘭公司ID&T,他們未來也將入駐A’ DAM。或許有人會嗤之以鼻地認為,不過辦個派對有什麼了不起的商機?!不說你可能不知道,每年此類相關產業可是為荷蘭帶來五億歐元的經濟產值,並在國際流行音樂文化中佔有絕對不可取代的一席。
20150626_A'dam_Toren_Press_Image_03s
20150626_A’dam_Toren_Press_Image_04s
建築體改建後的外觀。(來源:A’ DAM官網
360度的觀景台設計。(來源:A’ DAM官網
完全為前衛音樂產業量身改造的A’ DAM,將傳承城市過去傲人的歷史,以皇家石油公司Shell居高臨下的姿態,永續地創造荷蘭音樂史的另類黃金時期。最後以建築師 Kees Kaan曾在Sustainable High-rise in Dutch cities一文裡提到的:「Planning and building was not just an activity to create cities, but also a tool to shape our society.(規劃與建設不只是創造城市的一種活動,更是塑造我們社會的工具)」做為省思。

延伸閱讀:
失落空間的荷式永續復興I:文創社區破除工廠禁區的魔咒Stijp-S
失落空間的荷式永續復興II:鹿特丹,戰後住宅公寓大轉型
失落空間的荷式永續復興III: 鹿特丹,RDM Campus
失落空間的荷式永續復興IV: 永續裡的「人和」阿姆斯特丹Rijksmuseum

本文《SPACE RENAISSANCE:失落空間的荷式永續復興 III /荷事生非》刊載於台北村落之聲Village Taipei,經同意轉登文章後增編內容,未經特定授權許可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