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walk》- 荷蘭國立博物館時尚典藏

模特兒Ymre Stiekema穿著1759年婚紗詮釋《Catwalk》展的主視覺。(© Erwin Olaf攝影)

本文為Yi-hsien HungSheng Wen Lo共同撰述。

 

藝術的類型包羅萬象,除了傳統印象中的繪畫、雕塑之外,時裝也是另一種表現媒介。而今,為了讓藝術的觀賞體驗可以更多元化,各地博物館也時而跨界舉辦時裝展。其中,荷蘭國立博物館(Rijksmuseum)今年也首度展出其時尚館藏。這檔名為《Catwalk》的特展是由時尚攝影家Erwin Olaf設計(註1),與博物館策展團隊從多達10,000件珍貴館藏服飾中挑選出具代表性的男裝、女裝及童裝,展出1625年至1960年的荷蘭時尚。展覽中許多服飾並非來自荷蘭,但皆曾被荷蘭上流社會成員擁有。
模特兒Ymre Stiekema穿著1759年婚紗。由於這件禮服年久脆弱,又因18世紀時的人身材太嬌小,Olaf必須分別拍攝Stiekema及禮服,再數位結合。(© Erwin Olaf攝影)
模特兒Ymre Stiekema穿著1759年婚紗。由於這件禮服年久脆弱,又因18世紀時的人身材太嬌小,Olaf必須分別拍攝Stiekema及禮服,再數位結合。(© Erwin Olaf攝影)
服裝,時尚與歷史
策展人Bianca du Mortier說:「展覽中呈現的服裝反映了穿著者的故事。」雖然這些服裝早已和其主人分離,它們仍不時透露出許多歷史片段。例如唯一保留的十七世紀服飾曾為菲士蘭省督Ernst Casimir父子所擁有,他們皆於八十年戰爭中陣亡,帶了彈孔的衣物也因此為後人保留。展覽中一襲裙撐寬達兩米的婚紗,為十八世紀貴族Helena Slicher二十二歲結婚時所穿;這是荷蘭最寬的禮服,也是展覽的焦點之一。另外,在二戰後布料短缺的荷屬東印度,Jeanne de Loos設計了一件由絲質地圖製成的地圖女服,由二手市集上出售的中印、緬甸絲料地圖製成,此地圖原為荷蘭皇家空軍所有,是他們隨身攜帶、迫降時可以用來認明方位的求生地圖。
十七世紀菲士蘭省督Ernst Casimir(© Sheng Wen Lo攝影)
十七世紀菲士蘭省督Ernst Casimir。(© Sheng Wen Lo攝影)
十八世紀貴族Helena Slicher婚紗(© Rijksmuseum)
十八世紀貴族Helena Slicher婚紗。(© Rijksmuseum)
絲製軍用緊急地圖女服(© Sheng Wen Lo攝影)
絲製軍用緊急地圖女服。(© Sheng Wen Lo攝影)
展覽設計與新體驗
展覽設計者為荷蘭時尚攝影家Erwin Olaf,負責將橫跨330年的時裝館藏重新建構在六個展間裡。展覽設計不乏巧思,其中頗具創意的是利用迴轉壽司桌做走秀台,動態展示二十餘件二十世紀的時裝。另一個亮點是伊夫・聖羅蘭的蒙德理安洋裝被放在一個展間的制高點,與眾多十八、十九世紀華麗的服飾共處,象徵自由解放與傳統禮儀間的抗衡。展覽中每個時代的服飾都有專屬的假人模特兒,有些更配有以紙材精心雕製的該時代髮型。此外,Olaf先前作品中的重要元素也不時再現於展覽中,例如面具、遮眼布,以及由童裝環繞的旋轉木馬等,在2012年的裝置作品《karussell》即是代表作品。
迴轉壽司製造商做的動態走秀台(© Erwin Olaf攝影)
迴轉壽司製造商做的動態走秀台。(© Erwin Olaf攝影)
蒙德里安洋裝(© Erwin Olaf攝影)
蒙德里安洋裝。(© Erwin Olaf攝影)
旋轉木馬 'karussell'(© Erwin Olaf攝影)
旋轉木馬《karussell》。(© Erwin Olaf攝影)
專訪展覽設計者Erwin Olaf
對於國立博物館為何會找攝影家設計展覽,我十分感興趣;另外,值得討論的是,引入先前個人創作元素至展覽中,如何順利和展覽內容產生連結?以下以六個問題,訪談攝影家暨展覽設計者Erwin Olaf:
Q:身為創作者,「Catwalk」展覽對你的意義為何?
對我而言,這是我第一次為如此受尊重的機構設計展覽。這很刺激,同時也讓我有點緊張。同樣令我興奮的,是嘗試將我的想法轉化為展覽,將美麗的服裝、3D設計與燈光結合,為觀者創造體驗。作為創作者,我為我們的成果感到驕傲,它成了一檔美麗的展覽。
Silhouette(剪影)展間紙雕髮飾與模特兒。(© Sheng Wen Lo攝影)
Silhouette(剪影)展間紙雕髮飾與模特兒。(© Sheng Wen Lo攝影)
Q:作為攝影家,你的身分和專業如何影響展覽設計?
如果你仔細看,你會發現有些元素是來自於我先前的作品,像是旋轉木馬。光線也十分重要,我非常用心地為展覽佈光,這是我在工作時一向很喜歡做的事。另外,我將其中一只服裝模特兒放在制高處(穿著伊夫・聖羅蘭女裝),我總是對人與人之間的權力紛爭感到好奇,而這也算是一種在新舊時尚間的紛爭。所以有許多元素再現。
Erwin Olaf 2012年的裝置作品 'karussell'(© Erwin Olaf攝影)
Erwin Olaf 2012年的裝置作品《karussell》。(© Erwin Olaf攝影)
Q:在展覽設計與創造的過程中,令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你從中學到什麼?
對我來說印象最深刻的,是可以見到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的庫藏。它通常不對外開放,所以這經驗很驚人。決定展出或不展哪些服裝,編輯取捨也很關鍵。整個工作過程十分有趣,我也從國立博物館團隊學到許多。對我而言最難忘的是看到一切原本在電腦中的設計,被實體化呈現在展間中。
Q:展覽中有許多意象取自你先前的作品中,例如面具、遮眼布、旋轉木馬等。你如何決定何時使用這些意象,而他們和服裝的連結為何?
我使用的意象必須有實質作用,不能純粹為了做出像是個人商標的效果而使用他們。遮眼布可為模特兒注入人性,營造出些許面具舞會的感覺,某種程度引出緊張氛圍。其他主題是用來強化感受,像是旋轉木馬,它們很適合展示服裝,你不覺得嗎?
Q:最後一個展間中,展示了Ymre Stiekema穿著Helena Slicher禮服的肖像。你一共拍攝了三幅肖像,為何只有這一幅被展出?
這是為了將禮服活化的額外刺激,只想呈現一瞥實際樣貌。此外,我們需要一幅文宣、推廣展覽用的影像。這件禮服很驚人,很大,但同時也很脆弱。我們必須分別拍攝模特兒和禮服,然後再將它們結合。另外,當時人也比現在矮不少。
Q:《Catwalk》會和你未來的創作計畫相關嗎?
關係不是很明確,但我從中學到很多,也很享受過程。誰知道呢,也許他們會找我合作其他展覽,或是歌劇!
結語
歷史服裝、肖像照片、肖像畫作間的關係值得討論。我認為歷史服裝和肖像照片在視覺上有許多相似處:他們皆能在觀者眼中形成過去的光學影像,如同空心的動物標本,暗示了人的可逝性。相較之下,如果拿歷史服裝和畫作相比,則少了一些屬於真實「人物」的共感。但展覽並沒有去玩味服飾與對應時代肖像畫間的關聯,也不持續強調它們作為遺物的屬性。Erwin Olaf似乎將這些服裝視為三維照片,透過模特兒膚色、姿勢、髮型、站位,以及精細的佈光賦予虛擬生命。這些被抽離歷史脈絡,無法再被人穿著的衣物,經由展覽在相同時空群聚;和看照片一樣,觀眾無法身歷其境,但或許能感受它們的神祕性。

註1:Erwin Olaf為荷蘭知名攝影家,作有《Grief》、《Rain》及《Royal Blood》等系列作品。

展覽資訊
展覽地點:荷蘭國立博物館 Rijksmuseum(Museumstraat 1, 1071 XX Amsterdam)
展覽時間:2016年2月20日~5月16日 早上9:00至下午5:00
展區:Philips Wing
國立博物館票價:成人17.5元。持博物館卡免費入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