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荷蘭?回台灣?慢點想的選擇

畢業後每個人各有選擇,Alina決定回台灣工作。 (©Alina攝影)
台灣交大、美國普渡大學到荷蘭TIAS財金研究所,Alina是一個具備專業財金背景,也在大學時學習資料庫、資訊財金、程式設計的厲害女生。經歷了台灣、美國、荷蘭的教育系統和文化,Alina在完成荷蘭學業後決定回台就業,進入金融企業從事策略規劃。從留學、畢業、找工作、決定落腳城市⋯⋯在這許許多多的人生轉角處,要怎麼做選擇?這篇短短的荷蘭畢業生採訪文將分享TIAS商學院校友Alina在荷蘭生活、求學、回台等等關於「選擇」的故事。
初來乍到的的「慢」文化衝擊
歐洲的生活模式、步調和亞洲相比慢~了許多。店家六點就早早打烊、週日只有大型連鎖店開門營業、櫃檯人員總是慢條斯理地處理客戶需求(即使後面早已大排長龍)⋯⋯。一開始,這樣的歐洲慢活步調的確讓從繁忙台北城長大的Alina感到不習慣。但過了不久她竟然漸漸喜歡上荷蘭的生活模式!「週末時只是走在宿舍附近的街上散步,看看運河裡的天鵝,不用做什麼消費也覺得開心。」這也可以算是留學時才能發掘的生活小確幸。
「我也特別喜歡荷蘭人看起來獨立、但又緊密連結的家庭關係。」Alina的荷蘭朋友們週末假日時常通車回家和家人相聚,每年也會安排和家人加上叔叔嬸嬸表兄弟姊妹一起的大型家族旅行。對於Alina來說,這樣「慢」而且「傳統」的歐洲生活方式,讓她在烏特勒茲度過了緊湊但是愉快的留學時光。
懂得「說」:荷蘭學校生存法則
Alina申請的Tias碩士班一班約有50個學生,其中三分之二是國際學生。學校非常注重小組合作——幾乎所有的課程都需要分組作業,讓來自不同國籍、文化的學生從專案中磨出領導和合作的技能。這樣的分組課程,也磨出了不少辯論火花。
international_group
與來自各國的同學合作。(©Alina攝影)
group_work
小組討論是學校生活重要的一部分。(©Alina攝影)
「荷蘭人非常的直接。」「我其實已經漸漸習慣這樣直來直往的文化,回台灣後有幾次朋友不免要驚訝提醒我:欸,妳是不是有點太~直接了!」從重情面、講禮貌的亞洲文化轉換到「直話直說」的荷蘭,Alina在留學生涯很快地磨利了自己表達和辯論的技巧。但,並不是所人都適合在這樣的文化圈生存,我們聊到了一個Alina班上「壞學生」的例子,從這裡大家可以稍稍一觀荷蘭人的學習態度和校園文化。
「班上有一個認真用功的中國女生,她有著標準的亞洲好學生性格,但在滔滔不絕的荷蘭人前顯得沈默寡言。」這個同學在小組裡面常常搶不到發言權,也因為不習慣和同學辯論,她選擇在小組內做統整報告的工作,對於討論和言語激戰則是能避則避。雖然自己在家K書的中國女生最後還是可以將報告完美呈現、從不遲交作業而且事事做得盡善盡美,她卻是班上所有人公認最不希望合作的「壞學生」。Alina的荷蘭留學經驗裡,「表達自己的意見」是讓人看見、認同你不可或缺的能力。
留荷蘭、回台灣;什麼是人生的勝利公式?
商學院也很注重學校和社會的銜接,在荷蘭讀碩士的時候,Alina每個月都有和學校職業諮詢師(career advisor)一對一的談天時間。這個過程也很像是一種職業「心理測驗」,諮詢師是一個亦師亦友的角色,從每個人的個性、專長⋯⋯來推敲出學生未來的職業拚圖。
即使如此,從交大、美國普渡大學到荷蘭TIAS財金研究所,一直在人人眼中的好學校就讀的Alina也常常陷入「未來要怎麼選擇」的疑惑。大學畢業前本來想要直接進入職場,但突然之間碩士班學歷似乎成了進入大型公司的基本門票。讀了荷蘭碩士,又驚訝發覺自己對於研究的喜好,在老師的保證推薦下,半隻腳差點踏進博士班的大門。最後,Alina決定放棄申請博士班、也不再留在歐洲,她在畢業後回到台灣就業,找尋自己可以發揮所長的產業和職位,現在是個開心生活、年假超過20天的台灣小資女。
「很多人會問,你為什麼要回來台灣工作?」「我不覺得留在荷蘭一定是最好選擇,這都在於個人的職業和生涯規劃。」
希望在財金業從事策略規劃工作的Alina也曾經在荷蘭試過水溫,經過幾個月的嘗試,她快速了解到以一個外國人、菜鳥之姿要在歐洲公司進入到核心決策群,或用自己不了解的語言在歐洲市場從事策略規劃工作有一定的難度。語言、文化、市場、信任度⋯⋯都是身為外國人在異國求職的硬挑戰。Alina於是於畢業後回到台灣求職,進入了自己喜歡的產業和公司從事策略規劃工作。「留荷蘭、回台灣,沒有一定的人生勝利公式,最後都還是要回歸你自己的生活和職涯規劃,問問自己想要追求的是什麼。」Alina決定回台灣,對於她來說,這是不後悔的選擇。
人生很長,別太趕
「如果可以再來一次,我會把步調放慢。人生很長,為什麼要這麼趕呢?」現在的Alina每年會用年假去做國際志工。去年,Alina前往希臘難民營做志工,參與不同的工作營,也自己組織了At-Camp Women-Children Empowerment Event。

english_course
workshop
難民營裡的英文課程。(©Alina攝影)
Alina為少有機會放下孩子的難民營女性組織了一個「Nail Polish Afternoon」活動。(©Alina攝影)

未來,Alina也希望可以繼續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做出誠實的「選擇」。回顧荷蘭生活的經歷和學習,用一種「慢活」的方式去思考和做決定,這也是在荷蘭留學的一種收穫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