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荷屬東印度公司(VOC),就沒有MOA(Museum Oud Amelisweerd)令人驚豔的中國壁畫!

18世紀中國珍品壁畫,許是全荷蘭保存最好的。(圖片來源:Noodlijdend museum MOA gaat samenwerken met Chinezen
可能不知道荷蘭這與台灣差不多大的地理面積小國,竟孕育有四百多間博物館,總產量實在驚人。台灣人隨口可捻來的高知名度博物館就有 梵谷博物館、荷蘭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庫勒慕勒博物館等。這回愛跑博物館的筆者要帶您一遊麻雀雖不大但五臟很俱全的MOA。

自然景觀優越,前有小橋流水後有森林的Museum Oud Amelisweerd。(©Cynthia攝影)
MOA身家背景挖一挖
MOA是Museum Oud Amelisweerd的簡稱。置身在大自然中,前有湖泊後有森林,就算不為了它的藝術寶藏而來,對於大半時間耗在水泥叢林的都市人,光是到它戶外走走就備感神清氣爽。
博物館館藏被放置在十八世紀後期的貴族豪宅老艾美麗絲委德(音譯)(Oud Amelisweerd),一棟名列荷蘭前百大國家歷史古蹟。建造者是當時的男爵吉拉德‧哥拉德(Gerard Godard Taets van Amerongen)。尤其是這棟樓在建造後就沒有做過任何大幅增建或變更,在西元1770時它被當做是家族夏日的避暑別墅。因此遊客欣賞到的會是經過現代微整修,完整保留百多年前烏特勒支貴族家庭的居所。
在西元2012年成立基金會來運作博物館的建立前,這棟鄉村大宅曾空置了多年。而烏特勒支市政府則負責了重修,還包括新建的博物館附屬咖啡館跟紀念品商店。MOA在西元2014年由前荷蘭女王碧雅翠絲舉行開幕式。
MOA自立自強為哪樁?
荷蘭博物館雨後春筍成立的結果就是僧多粥少搶資源。除獲得政府與私人機構的金援,MOA也竭誠歡迎志願者的投入。從紀念商品店的員工、大宅駐點員與導覽、文件管理、支援組員、甚至連拆裝展覽品的工作亦然。
但MOA還有個不得不的苦衷,故事要從去年九月開始。當時文化諮詢委員會經過評估後向市政府建議續給未來四年補貼,但意外地遭到否決。更在此之前的四月,原先把收藏品放在MOA展示的荷蘭藝術家阿爾曼多(Armando)打算將這批藝術品自西元2018年3月移往他處,據說就是擔憂它的財務問題。還好烏特勒支市政府再商議過後決定挹注一筆資金協助MOA營運,免除它被關閉的命運。

大宅頂樓規畫成舒適的閱讀及休憩小中心,圖中兩塊小白椅還能左右滑動(底有輪子)!(© Cynthia攝影)
來到此,可以期待的是?

大宅內當期展覽品讓所有訪客不住口的讚嘆跟拍照!(© Cynthia攝影)
MOA資歷尚淺但逐漸顯露潛力。如在西元2016年獲得聲望頗高的「歐洲文化遺產保護獎」(Cultureel erfgoed de Europa Nostra Award)【類別:傑出古蹟維護並創新使用】(註1)。當年該獎是從187個項目共36個國家的申請案中選出,可得一萬歐元獎勵金。評審團對於它能同時兼顧古蹟維護並將針對內部環境開闢相符的展覽空間,為建築物賦予新生命而大加讚賞,不僅僅古物維修的品質極好,即使是新添加的藝術裝置也能夠與古老的房子達到令人舒適的平衡。
大宅中兩大亮點:遠從中國進口的壁紙(壁畫)與全能藝術家阿爾曼多(Armando)的收藏。尤其是中國壁畫更是獨佔鰲頭!這遠近馳名的中國藝術位於主樓層(二樓)的最大兩間房。珍貴之處在於附蓋這兩房牆上的壁紙歷經百年仍原封不動的在原地被保留著。中央的中國沙龍(房)是描述狩獵與划船的場景,而靠東的則是富意涵的花鳥圖。

眾人圍獵,畫面生動活潑且充滿緊張感。(圖片來源:MUSEUM MOA, OUD AMELISWEERD
中國來的寶貝
這些西元1750-1770時期原產於中國廣州的壁紙,描繪了東方的山水、古人追逐狩獵與競賽划船的場面與花鳥圖。
東廂房里的壁紙由一條條垂直紙片構成,模型重複圖案各異。從主莖延伸到天花板的展開狀樹枝,交叉著不同種的花草與禽鳥。中國文化中花鳥具象徵意義:鴛鴦表對伴侶的忠貞、代表著富貴榮華的花王牡丹、此外還有在荷蘭也有特殊意義的白鷺鷥。

修復後的花鳥圖壁紙,構圖極具巧思且細膩。(圖片來源:Museum Oud Amelisweerd | Expositie Armando & Chinese behangsels
修復小組花了一年還有30萬歐元經費,成功讓脆弱壁畫重現光彩。十八世紀後期的歐洲鑑賞品味被遙遠的東洋美感所感染,讓在中國的工坊也能收到歐洲來的訂單,為歐洲大陸上的王公貴族們訂做歐洲人「想像中的中國風」。經過不斷的中西美術的相互衝擊下,另一派歐式中國風便在西方站穩了腳步,形成新一套的美學。
這些為歐洲人訂做,揉合中國元素的歐洲藝術成品則經由當時唯一的運輸管道: VOC (全名Vere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簡稱「荷蘭東印度公司」)傳進歐洲。曾出現在歷史課本中的VOC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在18世紀它是荷蘭唯一能與亞洲做生意的半國營公司。
由於兩百多年前的中國壁紙在荷幾乎絕跡,使得MOA真品的存在更加彌足珍貴。稀少性是可以肯定的,但又為何可言之鑿鑿地說他們必是珍品呢?理由在於當時的大宅主人,男爵吉拉德‧哥拉德(Gerard Godard Taets van Amerongen)的財閥岳父是VOC的執行董事。藉由這層關係,吉拉德自然能夠撿選並進口最高品質的藝術品。
專家學者在研究及修復老壁畫時,又陸續發現其他殘片。部分斷片經確認,歷史更早,且是房間壁爐上的裝飾。此外更有可能原本是貼在該家族其他宅邸中,之後才又轉移到此。
進行修復時還發現某些房間裡竟有八層壁紙!古代換新壁紙時不習慣移去舊的,直接就在上面糊新的。因為如此保存了很好的歷史研究資料,學者可以依此來看不同年代的流行時尚。這些部分也刻意不修復而裸露出來,讓訪客也可瞧瞧這些變化。

春意繽紛的花鳥圖壁畫,還有當季的現代藝術品在內,美到讓訪客不知從何開始讚嘆起。(© Cynthia攝影)
荷蘭全才高齡藝術家阿爾曼多也在這

結合了道具、標本與阿爾曼多畫作的新藝術品,讓人止不住從各角度欣賞它的美。(© Cynthia攝影)
阿爾曼多(Armando)是荷蘭籍藝術家,出生在西元1929年的阿姆斯特丹。他具備多重身分,除了畫家、雕塑家、詩人、作家外,還是小提琴家、演員跟電影電視節目製作人。他的原名是Herman Dirk van Dodeweerd ,之後通過手續把名字改成Armando。其實Herman翻譯成義大利文就是Armando,他改名是為紀念義大利籍的祖母。
求學時的專業是藝術史,以藝術家身分在荷蘭畫壇各種新藝術風潮裡十分活躍。長年幫報紙寫專欄,也擔任過藝術雜誌編輯,在藝術各領域的貢獻讓他拿下不少大獎。(如Ferdinand Bordewijk Prijs 、de Multatuliprijs、het struikgewas、de Herman Gorterprijs 和Zilveren Griffel等),也曾兩度獲荷蘭騎士勳章《(1990)Orde van Oranje-Nassau、(2006)Orde van de Nederlandse Leeuw》。在荷蘭也有不少博物館在戶外展示著他的作品,如阿姆斯特丹猶太歷史博物館(Joods Historisch Museum)、國立博物館(Rijksmuseum Amsterdam)和市立博物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他的諸多作品也都被翻譯成德文法文與英文。
西元1998年以他名字為名的博物館在其出生地阿姆斯佛特(Amersfoort)對外開放,但數年後遭大火焚毀,許多收藏品與文件全都付之一炬,估計有損失達四百萬歐元。有幸被搶救出來的文物曾輾轉寄居不同博物館,從西元2010年轉移到MOA。大部分藝術品將於明年2018年3月繼續搬移到下一個博物館,但專屬於阿姆斯佛特市政府管轄的藝術品根據租借合約仍會留在MOA。
MOA向中國招手
中國觀光客近年來大批湧向荷蘭創造無窮商機,連阿姆斯特丹的頂級百貨都能看到說中文的服務員。訪客除了風車村、羊角村也會去看國立博物館的「夜巡」或是到梵古博物館朝聖,荷蘭的博物館也逐漸成為旅客的必遊之點,MOA當然也希望搭上順風車,更何況它還有著與中國有關聯的鎮館之寶壁畫呢!

右牆面上刻意留下原始斑駁花籃花瓶圖,可遙想百年前的風華。(圖片來源:BEZOEKERSINFORMATIE)
為此,MOA想出與中國廣東省博物館(Guangdong Museum)的雙邊合作計畫。從今年(2017年)9月起展出廣東省博物館的藝術收藏;而MOA這裡,包括阿爾曼多等作品也將從明年轉往廣東省博物館做為交叉展覽之用,這也將是阿爾曼多藝術首度前進中國。
MOA-Café,不僅僅只是附屬
一般說來,博物館的收入除了門票,很大一部分的來源是餐飲消費。所以幾乎很難在荷蘭找到沒有附設咖啡廳的博物館,但它們通常不會被特別提及。不過MOA Café卻恰恰是個異類!

在地廚房內布置得舒適讓人想好好坐下來喝茶用餐。(圖片來源:DeVeldkeuken AmelisWeerd
這家名喚「在地廚房」(De Veldkeuken)的小餐館,是大宅旁的馬廄改裝而成,旁邊就是庭園與小河流,天氣好的時候荷蘭人都坐在戶外享受樹蔭與自然。餐飲部分也跟上時代潮流,午餐、小食與晚餐皆採純有機物跟鄰近農莊農場的產品。比較起普遍的博物館咖啡,它們的糕餅類不乏許多新品,如無花果葵花子圓餅、草莓果醬起士蛋糕和檸檬蛋白派等。
同時鄉野廚房裡的小烘培坊還自產自銷純有機麵包及蛋糕,內用外帶皆歡迎。筆者造訪之日便是吃完簡餐又順手外帶了麵包回家,也看到有客人只來買麵包不用餐的。不光是直接供應給消費者,鄉野廚房也向其他商店或餐廳提供原料。
配合季節更替,它們菜單也是每月調整。它們的食譜書在西元2015年還獲得年度卡德大眾金獎(Gouden Garde Publieksprijs)的榮譽!自家麵包也曾在西元2013年得到荷蘭最佳麵包(BesteBroodNL)評審獎第二!(拿到這獎實屬不易,因為參賽店家不但要從食材跟烘培方式被審查,甚至連原料共應商還有麵粉磨坊也都歸在比賽內容中。)鄉野廚房的成功故事也多次被電視媒體報導。

現場呈列的麵包讓人想每種都打包回家吃吃看。(© Cynthia攝影)
去MOA只能看展覽?
如今博物館經營面向多元化,再不侷限讓訪客只在館內走動與消費,也更懂得與鄰近商家異業結合。以MOA為例:它附近的苗圃花園跟小商店在每年5-11月每周三跟六對外開放,歡迎大眾參觀新鮮種植的蔬菜、香料、水果跟花草,還可預約逛花園摘花行程;而附近的百年農場也提供不少適合伴侶或親子同歡的活動。
除了必有的長短程館內園區付費導覽,因地利之便,遊客還可租划艇、獨木舟跟氣船在水面上遊玩,甚至可一直划到烏特勒支運河去;不想自己動手的,也可挑選約莫兩小時的遊船行,盡情欣賞歷史建築與大自然之美。所以來到MOA,挑選幾個套裝拼一拼,就是個半日或一日遊呢!希望藉由筆者的推介,如果想避開觀光人潮體驗在地人休閒娛樂,MOA的確很合適出現在深度旅遊名單上呢!

館中其他房間內由荷蘭藝術家繪製的西洋壁畫也是推薦景點。(© Cynthia攝影)
註1:Europa Nostra:西元1963年在義大利成立,最初的主旨是為了搶救威尼斯受洪水沖擊後的文化遺產。目前規模含歐洲眾國250個非官方公益組織的集合,宗旨是保存文化與結合城鄉規畫。他們與歐洲委員會合作,每年遴選並頒發歐洲諾斯特拉文化保存獎「Europa Nostra Conservation Award」。諾斯特拉的名義領導曾有世界著名的歌劇演唱家多明哥(Plácido Domingo)等。為實現宗旨他們在國際間不斷進行活動,並與歐洲其他大型同類組織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 有密切聯繫。
參考資料
MOA
Armando (Wiki)
Armando Museum (Wiki)
新聞一
MOA blijft bestaan Raad zegt structureel geldbedrag toe
新聞二
Noodlijdend museum MOA gaat samenwerken met Chinezen
CHINEES BEHANG MET VOGELS EN BLOEMEN
Museum Oud Amelisweerd | Expositie Armando & Chinese behangsel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