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回顧】女人當家! 三(女)王二后–荷蘭皇家肖像展

普普藝術重量級藝術家安迪.沃荷(Andy Warhol)西元1985年創作的四女王系列中的荷蘭(前)碧雅翠絲女王。(圖片來源:pinterest
年五月下旬英國剛辦過一場全球聚焦的皇室婚禮,話題中心自然是這位麻雀變鳳凰的梅根王妃。各國皇室雖大多已不再實際掌權,但對於大眾仍有莫大吸引力。這情形在跨個海峽的荷蘭皇室也屢見不鮮。
2017年在荷蘭北布拉班特省小城奧斯(OSS)的小型博物館「楊.柯恩博物館」(Museum Jan Cunen),因推出了個名喚《權力女性》(POWERVROUWEN)的四合一展而轟動一時。當中最受矚目的便是約50幅皇室女性肖像畫。因為在現任荷蘭國王即位前,荷蘭一直是「女人當家」的局面。(之前一共連續出現了三位女王,在歐洲皇室中也是罕見。)

以中小型博物館來說,已是超人氣展覽。(© Cynthia攝影)
楊.柯恩博物館在經過翻新擴建後,於西元2017年9月重新對外開放,接著就推出這炙手可熱的展覽。藝術品分別從荷蘭皇室歷史文物收藏基金會(de Stichting Historische Verzamelingen van het Huis Oranje-Nassau)、阿培爾頓夏宮(Paleis Het Loo)、荷蘭國家博物館(het Rijksmuseum)、瑪西瑪皇后私人收藏(Hare Majesteit Koningin Maxima)、眾藝術家與其他收藏家那商借而來,還有某些是首度對外公開。博物館在二樓闢五個房間,分配給荷蘭歷代三女王與兩任皇后。畫家們用油漆、鋼筆、鉛筆或粉彩筆來繪製作品;攝影師及雕塑家們用照片、青銅與石膏來呈現平面及立體的她們。
館方別具用心的收集各家報紙發布的特展消息。(© Cynthia攝影 )
除了模特兒,其他隱藏細節一樣有況味
展場的文字說明帶領觀者了解藝術家與這些皇后女王們間的過去,看她們如何在藝術家前展現自我,和藝術家透過眼睛與心靈所感受到的訊息。同時從另一角度來看:這些作品也展示十九世紀後期到現在的荷蘭藝術風格演進。這批被挑選出來的藝術品背後也都有不為人知的小故事,慢慢讀來就像走了一趟荷蘭的歷史時光隧道。
雖是皇家肖像展,但房間內還放置了個人小物,如國母艾瑪的蕾絲帽、威廉明娜女王的鑲金蕾絲花邊遮陽傘、朱麗安娜女王的橘色羽毛扇子和瑪西瑪皇后在國王就職典禮上穿著的由荷蘭設計師楊.塔米尼奧(Jan Taminiau)設計,大獲好評的皇家藍刺繡長禮服。

這襲瑪西瑪皇后皇家藍禮服相當受歡迎,筆者已在三家博物館不同展覽中看過它的倩影。(圖片來源:www.rd.nl
五位女性當中,退位的前女王碧雅翠絲(退位後頭銜退為公主)執政期間最長自然有關她的藝術品數量也驚人,有些用的還是特殊質料,例如說石頭與木材。且許多作品所呈現出來的女王形象並不一定符合皇室「官方」所預期的,但更有趣真實。這五個展示廳中最大一間便是留給了碧雅翠絲公主,這絕對不是偶然,除了剛剛所提的理由,眾所周知這位前女王對藝術有莫大愛好,她本人就熱中雕刻。
誰說皇家藝術品就是刻板,然後從來不出包?
皇家肖像畫的委託與完成不是每件都圓滿順利,有些過往還很令人匪夷所思。尤其是上一任女王碧雅翠絲,西元1982年荷蘭政府聘請一位因喜畫裸男跟娼妓而備受爭議的藝術家幫她繪製肖像畫,推出後的迴響是不忍卒睹,讓人不得不懷疑荷蘭政府當初的動機或品味?而諸如此類的「奇異事件」在其他女王皇后身上也發生過。有不少藝術家傾向挖掘她們「有血有肉平凡」的另一面,比如畫國母艾瑪專注刺繡,或是瑪西瑪皇后穿小洋裝逛花園…..
國母艾瑪(Emma)是慈眉善目的母親、威廉明娜(Wilhelmina)在戰時表露出的不屈不撓、朱麗安娜(Juliana)的勇敢與歡快、碧雅翠絲(Beatrix)的認真勤勉還有現任皇后瑪西瑪(Maxima)代表的現代女性標竿。這些個人專屬特色能在大多數作品中被發覺,不過透過畫面傳達的訊息也有可能是假象,這時候就要考驗看者的眼力,看是否能從眼神、臉部的微表情、手勢或坐姿來嗅出畫外之意了。
五位權利女性
為了讓大家初步了解一下荷蘭這五位權利女性,以下簡單列出她們的年代:
• 瑪西瑪皇后(1971~)Máxima Zorreguieta
• 碧雅翠絲前女王(1938~)Beatrix Wilhelmina Armgard 現退為公主頭銜
• 故朱麗安娜女王(1909~2004)Juliana Louise Emma Marie Wilhelmina
• 故威廉明娜女王(1880~1962)Wilhelmina Helena Pauline Maria
• 故艾瑪皇后(1858~1934)Emma van Waldeck-Pyrmont
讓我們以倒敘的方式從現任皇后瑪西瑪談起。
Maxima’s Kamer 皇后瑪西瑪的房間
在皇后瑪西瑪展示間,首先抓住看官心的就是一張同真人比例的皇后像,這是由著名攝影師埃文.奧拉夫(Erwin Olaf)為慶賀荷蘭國王50歲壽辰,在2017年四月所拍攝。在此之前皇后從未拍攝過如此正式且近距離的正面照,她看起來光彩照人,優雅及充滿力量。
奧拉夫替皇后瑪西瑪拍的大頭照也反映他個人風格:在皇后雙瞳中清晰地看到攝影師輪廓,正對著皇后拍下這一刻。讓這張像暨可以是官方用照,也能被歸類成奧氏藝術作品。放在這張大照旁的是一系列更早之前同樣由他幫瑪西瑪拍攝的沙龍照,也是第一次兩組作品同時向大眾呈現。
瑪西瑪皇后正面超近照,被拍者與攝影師都需要莫大勇氣。埃文.奧拉夫(Erwin Olaf) 2017年作品。(圖片來源:楊.柯恩博物館官網)
另一幅埃文.奧拉夫(Erwin Olaf) 在西元2011年拍攝的明艷照人瑪西瑪。(圖片來源:www.newmyroyals.com
這幅大師奧拉夫作品讓大家看到一位充滿皇室自信、有個性及魅力的荷蘭皇后。瑪西瑪在西元2001年與荷蘭王儲威廉亞歷山大訂婚時曾掀起不少流言蜚語,這位出身阿根廷的姑娘有位備受爭議的政治家父親,所以王子曾刻意讓未婚妻遠離大眾目光。連之後大婚瑪西瑪的父親也無法出席,她在婚禮上聽到祖國的探戈音樂演奏還忍不住流下了眼淚。然而瑪西瑪嫁入皇室後以她甜美的微笑與親民的態度融化了荷蘭人的心。

埃文.奧拉夫捕捉瑪西瑪在花園的倩影。(圖片來源:www.nrc.nl
上圖是由大師在瑪西瑪40歲生日時在諾德登德皇宮(Paleis Noordeinde)拍攝的沙龍照。攝影師自己也說在掌鏡時常常著迷於皇后美貌與迷人氣質。取角重點是讓我們看見她的女性自覺與力量,但又能展現荷蘭皇后的氣度。
艾德溫.凡德狄更保(Edwin van den Dikkenberg)西元2017年的作品。(圖片來源:edwinvandendikkenberg.nl
肖像畫家艾德溫凡德狄更保(Edwin van den Dikkenberg)在西元2017年繪製此瑪西瑪半身像。畫家本想保持中立打算不畫微笑,但最後仍然放棄,只因皇后笑容已深植人心,無法一分為二。而這幅成品則是集合了所有荷蘭人對這位人氣甜心的觀想:永遠光彩照人、笑容可掬,還有那身在國王登基典禮上端莊經典的皇家藍。

Beatrix’s Kamer (前)女王碧雅翠絲的房間


卡拉.羅登堡(Carla Rodenberg)西元1995年筆下的碧雅翠絲獲極好評。(圖片來源:circustreurdier.nl,原圖現藏於荷蘭豪達博物館。)
這幅前女王碧雅翠絲肖像可能是同類畫中傳播最廣最有影響力的一幅,複製品銷量極佳。畫家巧妙地將國家最高領導人(女王)與象徵愛國的國旗三原色(紅白藍)結合在一起,賦予此畫搶手的一重要理由。而這畫另一驚人之處是它看起來像是活的,色彩(風)宛如從女王面前流過,但女王(國家)屹立不動,畫中的靈動感讓人回味無窮。

安東.科比恩(Anton Corbijn)西元1995年的碧雅翠絲女王照大家不買帳。(圖片來源:www.groene.nl
西元2008年,碧雅翠絲前女王頭戴王冠,以一身柔金黃蕾絲禮服與同色花邊披肩讓荷蘭攝影大師安東科比恩(Anton Corbijn)在博絲大宅(Huis ten Bosch)樓梯旁留下這全身像。這張照雖在該系列照中最被熟知,但卻因惡評促成,不客氣的評語還包括:「這是張災難照」。連大師本人都對成品不甚滿意,評錀家也認為這張照缺少科氏的一貫風格。由此可知拍攝皇室肖像圖並不是簡單的任務,即使地點在宮殿,首飾禮服樣樣皆備,也不能保證彰顯皇家的威嚴。
優倫.海倫曼(Jeroen Henneman)別具一格的碧雅翠絲女王創作,成於西元2000年,荷蘭國立博物館館藏。(© Cynthia翻拍)
這件黑色隔板塑造出來的女王,和大家通認的「慈眉善目」樣迥異。雖僅僅只是頭像,沒有任何多餘飾品,但那公認的女王標準髮型跟輪廓正確地捕捉到了神韻。但那額頭垂落下的髮絲與左邊翹起的眉毛,讓人見識到女王普通人的一面。也可以說是凸顯碧雅翠絲在前幾任女王裡,特別有主見、特立獨行(不是隨便惹得起?)的一面。
還有以下這幅以廢木材組合而成的女王頭像。不但材料特殊連角度跟表情也是獨樹一幟。藝術家根據女王年輕時攝於西元1964年在東京奧運會幫荷蘭曲棍球代表隊加油時的照片來製作的。此外連材質來源也暗藏藝術家巧思:女王部分頭髮來自某荷蘭起士工廠的曬奶酪板。

用廢木材來做女王像?吉德力克.卡拉維德(Diederick Kraaijeveld)在西元2010年做到了。(© Cynthia翻拍)
另一位畫家路克.楚曼斯(Luc Tuymans)在西元2012給碧雅翠絲前女王繪製的成品也被大肆地抨擊,說他把女王畫成:「像是流落街頭的」、「枯萎的女主角」、「酒醉的拳擊手」等。但持反面意見的則稱讚它展現了人性。還好女王本人還是很大方,宣稱「好的藝術品都會引起爭議」。在畫作對外公開展示時,女王穿著與畫像中同樣服飾蒞臨現場,或許隱含了對此作的支持。
被批評到體無完膚的路克.楚曼斯(Luc Tuymans)碧雅翠絲女王像,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館藏。(© Cynthia翻拍)
碧雅翠絲展示間內的肖像讓我們看到了藝術的多樣性,這當然也反映了她對藝術的開放態度。
Juliana ‘s Kamer(故)朱麗安娜女王的房間
柏納德.凡佛萊門(Bernard Van Vlijmen)繪製的朱麗安娜女王坐像,西元1953年作品。布面油畫。(© Cynthia翻拍)
這是畫家柏納德.凡佛萊門(Bernard van Vlijmen)為了位在丹布許市(Den Bosch)的慈善組織「天鵝兄弟會」(Zwanenbroeder)所繪製的女王像。荷蘭歷屆君主皆為榮譽會員,過去的碧雅翠絲女王與現任威廉國王皆然。在茱麗安娜女王左後方是荷蘭國父威廉一世(Willem van Oranje)的半胸像,象徵了王位的傳承與女王的身分。朱麗安娜身後是人物風景刺繡掛毯,身穿光滑的綠色禮服跟別上金熊標誌章與紫緞帶花〈此為天鵝兄弟會標識〉。佛萊門在早一年也為當時英國的公主伊莉莎白(今英國女王)繪製畫像,這兩件作品都可稱得上他顛峰期的傑作。
皮特.凡德翰(Piet van der Hem)的朱麗安娜女王立像,西元1948年作品。現存北部弗萊斯博物館。(© Cynthia翻拍)
朱麗安娜女王一開始並不渴望接任大位,所以期盼母親威廉明娜女王能儘可能地長久執政。她希望與夫婿、四個女兒過平凡的家庭生活,直到西元1948年不得不接位為止。她在就職演說上也提到這是一份別人無法理會也無法接手的重擔,不過她也承認這是能展示自我,做一些隨自己心性的工作。這幅隨意披上毛草大衣,眼神飄向他處的全身像,似乎可以看出女王想要在超脫框框內制的性格。這是即位那年由當時最有名的肖像畫家皮特凡德翰(Piet van der Hem)所繪。
時間繼續往前推進,來到前一位的威廉明娜女王。
Wilhelmina ‘s Kamer(故)威廉明娜女王的房間
下圖作品恰好是陽科恩博物館的珍藏。西元1920年丹布許出身的畫家皮特.史拉格二世(Piet Slager Jr.)受奧斯市政府委託繪製女王,打算懸掛在市政廳中的議會庭(正是如今陽科恩博物館所在處)。畫家要求以女王真人為模特但遭拒,因此他便採用西元1898年女王登基典禮時的照片當基礎加上想像而成。女王身披貂皮金絲繡花斗篷,簡單雪白連衣裙配上璀璨的藍寶石裝飾,彰顯皇室氣質。而旁邊紅絨布桌上擺著的亦是皇冠、權杖等象徵器物。
     
左:西元1921年皮特.史拉格二世(Piet Slager Jr.)所繪的威廉明娜女王立像。(© Cynthia翻拍)
右:皮特凡德翰(Piet van der Hem)畫的威廉明娜女王布面油畫像。西元1933年。(© Cynthia翻拍)
聞名肖像畫家皮特凡德翰(Piet van der Hem)在這幅畫像中展示了意志堅定的女王。同樣是白色連衣裙,正坐椅子不靠背,雙手自然垂下交疊,眼睛不畏懼地直視(畫家)觀畫者,這一年適逢女王掌權35週年紀念。皇家藍斜肩背帶與藍寶石徽章,還有頂上小王冠,不誇張不奢華地表露荷蘭王室風範。
Emma ‘s Kamer (故)艾瑪攝政皇后的房間
楊溫德爾(Jan Wendel Gerstenhauer Zimmerman)用鉛筆描繪的年輕艾瑪皇后側身像。西元1879年作品。(© Cynthia翻拍)
最後來說五位女性中年代最早的艾瑪皇后(攝政者及國母),全名為艾瑪凡瓦德特.派洛蒙(Emma van Waldect-Pyrmont),是西元1858出生在德國的貴族之後,父親有德國王子稱號,母親也是來自荷蘭皇室的公主。艾瑪快20歲時就被大40歲、喪妻無子嗣的荷蘭威廉三世求婚,隔年西元1879年嫁入皇室。雖然看似一樁不協調的婚姻,但據記載年輕溫柔的艾瑪讓一向性情乖戾的國王轉性了。
以下是皇家肖像中的異類,步入中年的艾瑪皇后僅穿著日常服飾,低頭專注地做她的刺繡。雖然筆法略嫌粗糙狂放,但仍準確抓到人物神韻。艾瑪從小便學習了這項技能並且會設計花樣。她十分著迷於手工刺繡到忘神地步,在與國王威廉二世訂婚後她也想要縫製婚紗,在當時這樣不合禮儀的行為差點讓國王取消婚約。年長許多的國王過世後,艾瑪攝政並養育年幼的威廉明娜公主,直到女兒繼位艾瑪才重新投入她的最愛,她也會替孫女茱麗安娜公主編製小袋子等禮物。
楊費斯(Jan Veth.Dordrecht)以粉筆在西元1912年畫下的艾瑪皇后像。現為海牙皇家收藏品。(© Cynthia翻拍)
展覽後記
從數十件藝術品中挑選部分為荷事生非的讀者介紹,雖不能面面俱到,但希望能讓大家接觸這(對荷蘭人民來說)也特別有意義的展。荷蘭皇室百多年來由女性統治,民間聲望也是穩定過半,尤其是人氣王瑪西瑪皇后,受捧程度可說達到八九成,勢頭甚至蓋過其國王老公。所以與皇室相關的展覽總能掀起一股熱潮,群眾中又以長者輩最捧場。能夠讓一向不慍不火、民情恬淡的荷蘭人瘋迷,皇室的魅力到哪裡都無法擋吧。
展覽中銷售的精美彩色手冊。(© Cynthia攝影)

參考資料
Museum in Oss brengt vijf vorstinnen in beeld
Museum Jan Cunen: ‘Powervrouwen’
Koninklijke opening voor museum Jan Cunen
Museum Jan Cunen opent nieuwe exporeeks Powervrouwen
Museum Jan Cunen onthult officiële portretfoto koningin Máxima
Van Andy Warhol tot Erwin Olaf: ze legden de mooiste vrouwen van Oranje vast

參考資料
楊.柯恩博物館博物館官方網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