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過死蔭的幽谷–荷蘭集中營Camp Vught

距離主營區不遠處的處決場,曾有329名集中營囚犯在此被槍決。戰後當地居民樹立一座木造十字架,悼念受害者。
荷蘭也有五座集中營
提到納粹集中營,許多人會馬上聯想到德國和波蘭的集中營。但其實在1940年至1945年德軍佔領期間,荷蘭也曾有過五座集中營:位於西北部的Schoorl(1940-1941)、中部的Amersfoort(1941-1945)、東北部的Westerbork(1942-1945)和Ommen(1941-1945),以及東南部的Vught(1943-1944)。
有別於德國和波蘭的滅絕營,以系統性、大規模的屠殺為目的,荷蘭的集中營屬於勞動營和中轉營,讓囚犯從事強制勞動,最終將囚犯轉運到德國或波蘭的滅絕營(如著名的Dachau和Auschwitz)屠殺。在二次大戰期間,有超過13萬猶太人從荷蘭的集中營被轉運至滅絕營。

集中營一隅。(圖片來源:©牧牧在荷蘭攝影)
1942年,因為Amersfoort和Westerbork營區已經人滿為患,納粹黨衛軍(SS, Schutzstaffel)決定在荷蘭建立第三座集中營。當時,位於北布拉邦省(North Brabant)的Vught市郊是一片未開發的森林,地處偏僻,加上鄰近已有鐵路運輸,方便輸送囚犯,於是被選定為集中營址。在從1943年啟用至1944年解放不過一年的期間,Vught營區便曾關了31,000名囚犯,遠超過原先規劃的15,000名收容量。除了12,000名猶太囚犯(被陸續轉送到其他滅絕營),還有像是異議份子、吉普賽人、同性戀、耶和華見證人教徒等皆可能淪為階下囚。
Vught集中營三任惡名昭彰的總司令
Vught集中營經歷三任總司令:Karl Chmielewski、Adam Grünewald和Hans Hüttig。這三位司令的治理,讓Vught營區宛如人間煉獄。第一任司令Karl Chmielewski(1943)因為不當管理、濫用職權縱慾狂歡而遭解職、甚至下獄;第二任司令Adam Grünewald(1943-1944)在1944年將一名女囚領導人關進De Bunker等待處決。此舉造成同舍女囚群起抗議。為了鎮壓反對聲浪,他下令將74名女性關在僅9平方米(約2.7坪)大且通風不佳的暗室裡,長達14個小時,造成10名女性死亡,史稱Bunker Tragedy。事後這場悲劇的消息走漏、媒體大肆報導,Adam Grünewald因此被拔除官階免職;最後一任司令官Hans Hüttig,在1944年得知戰敗後,從營區撒退前,下令處決所有倖存的囚犯。
當年關押74名女囚的暗室,位在火葬場一隅。窄小的暗室空無一物,只有地磚清晰可數。難以想像這間斗室在那一夜,承接了多少的祈禱、哭喊和呼救,直至一片死寂…。

1943-1944年Vught集中營的完整地圖。(圖片來源:Eindpunt of Tussenstation
戰後與今日的Vught營區
戰後解放的Vught營區,原本用來關押待處決囚犯的牢房(De bunker),被用來關押德國戰犯。一部份的集中營舍被拆除翻新,用來安置二戰時期為荷蘭在印尼作戰的印尼籍士兵(KNIL, Koninklijk Nederlandsch-Indisch Leger)。後來荷蘭政府在Vught市區特別規劃了住宅區,希望這些印尼士兵及後裔能搬離該區、融入荷蘭社會,但部份居民拒絕搬遷。隨著時序更迭,也有不同族群的居民移入,成為一個遺世獨立的安靜聚落。對這部份故事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Camp Vught的紀錄片(英文字幕)
今日的Vught營區,被劃分為四個區域:一大部份營區成為今日關重刑犯的監獄(Penitentiaire Inrichting Vught);焚化爐等設施仍原地保留,成為紀念園區(National Monument Kamp Vught);廚房和洗衣房舊址(E點)已成為工兵博物館(Genie Museum);而SS基地和相關設施,則歸荷蘭軍方管理,平日不對外開放。

1943-1944年Vught集中營區的地圖(包含集中營區+SS基地)。用紅色圈起來的地方,才是今日Vught紀念營區(其實紀念園區並不大);綠色圈起來的地方,是現在軍方管制區。中間部分則大都被拆掉了。(圖片來源:Eindpunt of Tussenstation
親歷實境,走訪黨衛軍SS基地
住在Den Bosch的筆者,今年夏天看了著名的大屠殺紀錄片《浩劫》(Shoah),才發現原來荷蘭也有集中營,而且離家不遠的Vught居然就有一個!稍後筆者又發現Vught集中營暑期有個必須事先預約的導覽活動,能夠參觀平時不對外開放的SS基地(Rondleiding SS-terrein)。雖然是全荷文導覽,但抱持著姑且一試的心態,還是拉著男友一起報名練練荷蘭文。此次參訪的SS基地,由於是軍事管制區,不能拍照攝影,且只能跟隨導覽員行動。入場時,警衛會從參加者中,隨機抽驗居留證或護照,戒備相當森嚴。
SS 基地位於Vught集中營營區最南端。這次的導覽之旅,由正門守衛哨(圖中A點)為始,逆時針繞行基地一圈,結束於囚犯廚房/洗衣房(E點),現為工兵博物館(Genie Museum)的後門。
以下介紹的地點,是筆者依照導覽志工的解說順序編排而成。
B. 儲藏室(Opslag ontsmettings gas)
集中營解放後,盟軍軍官看見儲藏室有罐裝氣體,以為Vught集中營也有毒氣室,實則不然。當時集中營的衛生條件非常差,因此必須定時施用氣體消毒。
C. 營本部/總司令辦公室 (Kommandantur)、D. 集合廣場(Appelplaatz)
從守衛哨A往營本部的這一段路,步伐格外沉重。這是許多囚犯們向自由世界道別的最後一哩路。有別於其他集中營區,Vught SS基地的磚造建築群,結合了德國傳統半木造建築(Fachwerkhaus)的特色,相當特別。
從營本部露台望向集中營區,約莫兩個足球場大的集合廣場(Appelplaatz)一覽無遺。營區的數千名男囚,不論晴雨,每日早晚必須在廣場集合,等待司令校閱(女囚則是在女囚的房舍區集合)。當時的第二任司令有個十歲大的兒子,司令時常讓兒子站在露台,對囚犯下指令動作。有時候囚犯必須不斷重複戴帽和脫帽的動作;有時甚至必須像青蛙往前跳躍,不分老少。若不服從或是跟不上,就有可能被處決。
E. 廚房和洗衣房(Keuken/ Wasserij)
“Heerlijk, vrijdag over een week.” “Wat dan?” “Dan krijgen we koolsoep.”
– David Koker, kampVught, vrijdag 19 maart 1943
囚犯的伙食很差,一週五天通常只有捲心菜湯和些許馬鈴薯。廚房前的道路,被苦中作樂的囚犯們戲稱為捲心菜街(koolsingel)。David Koker是集中營的其中一名囚犯,他每日書寫日記,記錄營區生活。Koker的日記其中一段提到:
『太美味了,下星期五(的食物)』『是什麼?』『我們有捲心菜湯喝。』
洗衣房是囚犯為黨衛軍洗衣的地方。集中營的囚犯只發配一套衣物,如果囚犯想洗滌衣物,便只能將濕淋淋的衣服穿在身上,直到自然風乾。
F. 收發室(Schreibstube)
雖然Vught集中營的囚犯可以對外通信,但信件會經過內容審查,不是每一封信都能順利送出。此外,親友也可以在Vught市區的指定店家買食物,把食物(主要是麵包、三明治)寄給住在營區的囚犯。
S1. 黨衛軍房舍(Huisvesting SS)
只有德國黨衛軍才能住在SS基地。為德國納粹效力的荷蘭國家社會主義黨(NSB, Nationaal-Socialistische Beweging)成員,只能住在Vught營區外不遠處的宿舍。
S2. 狗籠 (Hondenhokken)
狗籠前面的街道,被囚犯戲稱為woof woof SS。每日傍晚,離營勞動的囚犯魚貫穿越營本部大門回營。有時候第二任總司令覺得囚犯行進動作太慢,便會故意將手套擲向隊伍之中,命警犬取回手套。兇猛的警犬經常在過程中咬傷囚犯。司令官便藉此方式,加速隊伍行進。
S7. 儲藏室/馬廄(garage)
養馬是第一任司令的主意,因為養馬是身分的象徵。於是司令下令建了馬廄並養了數十匹馬。然而第一任司令覺得馬很可怕,所以在其任內從沒騎過馬。直到第二任司令才開始使用馬匹,和孩子一起上馬術課。
除了上述設施以外,SS基地也設有餐廳、烘焙坊,製作美食佳餚供黨衛軍享用。在囚犯組成的樂團伴奏下,黨衛軍在宛如渡假小屋的餐廳,品嚐美食、享受生活;圍牆的另一側,囚犯在惡劣的環境中苟活,直到一班列車將他們載往人生的終點站。

Vught火車站現狀。圖片來源:https://78.media.tumblr.com/。
今日Vught車站一隅。這裡有個不起眼的紀念碑,紀念當年從Vught被轉運到其他滅絕營的一萬四千名猶太人和一千八百名兒童。圖片來源:https://78.media.tumblr.com/。

此地相當於地圖上的C。(圖片來源:https://www.nmkampvught.nl/voormalig-ss-terrein/)
結語
Vught集中營是筆者參觀的第一個荷蘭集中營。也許是因為Vught集中營不同於波蘭Auschwitz一般會有的大規模屠殺,參觀Vught營區的心理負擔比較小。除了焚化爐營的氣氛較為凝重以外,整體營區的氣氛相當平靜和緩,適合想瞭解這段二戰歷史但又怕有太多心理負擔的遊客。雖然Vught紀念園區內的陳列品多以荷蘭文展示,倘若佐以租借的英文語音導覽參觀,並不是太大的問題。
Vught紀念園區雖然小,但展品的陳列別具用心。有別於一般博物館以大面玻璃牆展示展品,Vught集中營以小展示櫃分區陳列展品,空間較具開放性;此外,除了納粹受難者的證言和相關物品,也有納粹軍官/荷蘭納粹的所有物、書信等展品,讓參觀者能夠由其他角度瞭解這段歷史。在此行之前,Vught這個小鎮對筆者而言,只是每天上下班通勤時,火車會經過的一個小站。如今每當火車經過此站,心裡總會想起有多少無助的人們,在這一座不起眼的小站,等待下一班火車將他們轉送至人生的終點。
此外,筆者很喜歡Vught紀念園區的標語:紀念即思考(Herdenken is nadenken)。這些歷史遺跡和文物觸動的自我反思,便是一種實質的紀念。這是一段和我們一樣的普通人,在命運和嚴酷的環境下,做出選擇的故事。我們必須從各種不同的角度認識歷史,來學習如何對現世或未來發生的事情,做出更好的判斷和選擇。
博物館資訊
National Monument Kamp Vught
Lunettenlaan 600, 5263 NT Vught
門票(可參觀紀念園區+園區外的Barak 1B):成人每人7.5歐,青少年(10-17歲)3歐,家庭票18歐(兩位成人+3名青少年)
導覽:2.5歐(英文/法文/德文)語音導覽;英文團體導覽需電洽預約。
交通:平日從Den Bosch搭乘207路公車可達。週日往集中營的公車停駛,建議開車或租OV-fiet騎自行車前往,路程約20分鐘。
Rondleiding SS-terrein(暑期期間限定活動)
導覽期間:7月8日至9月2日,每星期日(需要事先線上預約,全荷文導覽)
費用:成人每人4歐元,如想參觀紀念園區,需另外支付成人7.5歐元入場費
活動網站:https://www.nmkampvught.nl/voormalig-ss-terrein/
交通:平日有公車,周日往集中營的所有公車皆停駛。建議自行開車,或從Den Bosch租OV-fiet騎自行車前往,路程約20分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