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疫情下的社會實驗:出去玩!為玩樂快篩吧!

快篩地點的停車場。(圖片來源:©古念華)


嗨!在荷蘭的大家開始出去玩了嗎?荷蘭政府在2021年四月底開始,取消了宵禁,非必要商店也可以讓客人免預約入場消費,也開放了餐廳的戶外用餐,社會似乎往重新開放發展中。

為了讓荷蘭的生活能夠逐漸步入正常,荷蘭政府與重啟荷蘭基金會(De Stichting Open Nederland)正在規劃逐步的計畫,從小規模的測試開始,逐步擴大活動範圍。目前該基金會安排了 9.2 億歐元的預算,希望觀眾重新回到觀眾席、派對以及博物館中,這場實驗包含了 1445 場活動,預計讓 23 萬人次的觀眾重回娛樂活動中。

這場實驗也的確極具爭議,首先這筆錢還不確定會由政府全面買單,還是會由舉辦單位來共同承擔;多方醫療權威也發文表示這樣的實驗沒有對症下藥,與其花錢在這種經濟測試,還不如多買疫苗,讓想打的人趕快接種,那社會重啟自然也水到渠成。


那這場社會實驗長什麼樣子呢?

作為 在家裡悶壞的的滯荷工作者 對於社會實驗極具好奇心的人,筆者也參加了這場活動,從流程上來說,事先購得活動票券;待票券時間確定後,與會者須事先前往 Tosten voor toegang 預約新冠快篩,若是快篩結果為陰性,與會者會獲得一組需要在入場使用的健康碼。活動當天,備妥活動票卷、健康碼和有效證件,就可以入場參加活動了。

假如你之後也想參加這類的活動,這篇文章會以筆者的經歷,簡單介紹類似活動的參與流程和須知事項。


報名活動

筆者這次是參加了荷蘭博物館的快篩測試活動(sneltestpilot),在 2021 年 4 月 19 日至 25 日,荷蘭總共有 17 個博物館為此次的快篩活動開放,當時若你手上有博物館卡的話,你就有資格申請參加活動。若讀者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荷蘭已經沒有這種需要進行快篩,並有人數限制的活動,筆者希望到時候,博物館或公共空間已經恢復有限度的開放預約,而非處於全境封鎖而關閉的狀態了。

Sneltestpilot 的活動封面。圖片來源:https://www.museum.nl/nl/sneltestpilot


筆者這次預約了荷蘭東北方茲沃勒(Zwolle) 的視覺藝術博物館 Museum de Fundatie,由於是本次館方開放為因應此特別的社會實驗活動,民眾需要統一在活動網站進行申請票卷,而不是如以往在博物館網站就能購得。博物館開放時間每個時段都有參觀人數上限,這種依時段預約的方式,和去年當疫情延燒而館方仍被政府允許開放時的辦理方式類似。民眾選定參觀時段,付款後就可以獲得電子票卷,該票卷需要透過一款名為 Close 的 app 才能夠獲得。Close 像是一個引導和提醒系統,帶領使用者一步一步完成接下來的流程。

Close的app封面


快篩測試

接下來 Close 會提供連結請你去 Tosten voor toegang 網站進行快篩申請,Tosten voor toegang為荷蘭的快篩預約網站,為民眾提供新冠病毒的快篩測試。在筆者需要進行測試時,荷蘭在各大城市都設有快篩點。以鹿特丹為例,我們有西部和南部兩個檢驗站。要注意的是,快篩是有時效性的,最早只能在活動入場前 36 小時受測,而這些快篩站可能不在活動或者車站附近,所以沒車的朋友大概必須在前一天保留1個半小時去接受快篩。在Tosten voor toegang網站上完成預約後,會以 email 寄送快篩碼。

Tosten voor toegang 預約頁面


筆者選擇的快篩點是在鹿特丹與城西的chiedam 交界的停車場,測試點的設計上是給駕駛 stop & go 的,假如你是走路或騎腳踏車的人,直接走到快篩點排隊即可。筆者的經驗是,與我同一時段前往受測的只有兩台車和三位行人,受測空間可以說是空蕩蕩的,要和受測者保持安全距離不是太大的問題。比較需要注意的是,受測者需要:

1. 攜帶個人證件還有快篩碼

2. 準時抵達

快篩地點的停車場。(圖片來源:©古念華)

測試時檢驗人員會給你一張衛生紙清清鼻道,然後就接受鼻道的「深度」接觸了。受測完就能安心離開會場,我總共從排隊、等報到到離場共花了 15 分鐘。受測後約莫半個小時,就能夠收到檢驗結果的簡訊和信件,這時候你會需要安裝荷蘭政府的 CoronaCheck 的 app(https://coronacheck.nl/nl/)。此app裡面會顯示你的檢驗結果還有有效期限,這裡面的健康碼也會是你的活動入場憑證之一。


抵達會場

在這一系列的前置作業都完成後,剩下的就是等待活動當天的入場了。當天,筆者在約定的時間抵達博物館時,門口已經排了同個時段的其他參加者。館方首先會先掃描我們在CoronaCheck裡的健康碼、檢查是否過期後,就讓我們進會場兌換門票了。會場裡面有固定的動線,博物館的每一個展間也都有限制人數,所以整個會場逛完,也比想像中來得多花一點時間。

Museum de Fundatie 門口,與我同時段的參觀者排隊入場中。(圖片來源:©古念華)

博物館有設定一條從頭到尾的觀看動線,而工作人員會要求觀眾按照這條路線前進,以避免不必要的觀眾接觸。此外每個展廳有規劃限定的觀眾人數,也因此在從大廳到小廳的路上,往往會產生排隊的狀況,大家就必須小心翼翼的依序排隊觀看。

博物館的地板動線指示。(圖片來源:©古念華)

大部分博物館有觀眾歇腳的咖啡廳,儘管目前荷蘭目前仍然不允許餐廳與咖啡廳開放室內用餐,但是在這次的測試中,這些博物館特色咖啡廳是可以開放,入座後就可以把口罩拿下來。在這邊遇到了當地特色蛋糕 zwollenaartje,外頭酥脆似餅,裡頭有軟嫩如蛋糕,有著濃厚奶味又有糖霜的甜意,實在太了不起了。

博物館咖啡廳的zwollenaartje。(圖片來源:©古念華)


那,出來玩嗎?

事隔半年重回博物館真的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就筆者這次經驗來看,其實還算順暢,從服務的角度來看,本次活動主辦方的Close和荷蘭政府的CoronaCheck兩組app,可能因為考量到使用者隱私和個資安全關係,沒辦法做資料交換,也因此在前置作業和入館檢查,與會者需要同時準備兩個 app ,算是少數比較不方便的事情,但整體體驗還算安全且順暢。

在荷蘭一年半的開開封封情況下,很慶幸難得有些旅遊放鬆的機會,希望這次的社會實驗能夠順利,活動幾週後感染人數不飆高,最終人人能夠出來玩。



內容企劃&文字編輯:黃又嘉、陳亮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