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荷蘭的廢除奴隸紀念日(Keti Koti)


在荷蘭,7月1日是「廢除奴隸紀念日」(Slavery Remembrance Day)。這個紀念日有個可愛但悲傷的稱呼:Keti Koti,它在蘇利南語(Sranang)中,是「破除枷鎖」、「斷開鎖鏈」的意思。它既可以是動詞,指破除鎖鏈(break the chains),也可以用來描述鎖鏈已破除(chains have been broken) 的狀態。

一般來說,國際社會將1873年訂為廢除奴隸制度的紀念日,而荷蘭提早十年,在1863年時,已宣布廢除殖民地的奴隸制度。2023年7月1日,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King Willem-Alexander)在廢除奴隸制度160週年的紀念儀式上,針對荷蘭過往的黑歷史,發表了王室的道歉聲明。同時,荷蘭政府也宣布,2023年7月1日到2024年7月1日這整年,是荷蘭的奴隸制度紀念年(Slavery Memorial Year),並提供200萬歐元在各項紀念奴隸的文藝活動與展覽補助。

事實上,荷蘭社會現今對過往參與奴隸之黑歷史的反省,是累積將近一百年才逐漸達成的。

在19至20世紀時,只有蘇利南(Suriname)或安地列斯(Antilles)一帶會紀念7月1日的廢除奴隸紀念日。直到廢除奴隸制度一百年後,也就是1963年開始,這項議題才逐漸獲得全國性的媒體關注,阿姆斯特丹(Amsterdam)也率先發起遊行與相關紀念活動。

到了1990年代,來自鹿特丹(Rotterdam)的非裔荷蘭人社群提出一系列批評:「為什麼歷史教科書裡沒寫到我們?」、「為什麼7月1日不是國定假日或紀念日?」、「現在,荷蘭政府是不是該為此道歉呢?」

這些批評和反省,在往後幾年取得了些許成效。除了荷蘭政府宣布7月1日為國家紀念日,阿姆斯特丹也於2002年,在東公園(Oosterpark)建造一座奴隸制度紀念碑,並建立荷蘭奴隸制及其遺產國家研究所(荷蘭語:Nationaal instituut Nederlands slavernijverleden en erfenis,縮寫為NiNSee)。2013年,也是荷蘭廢除奴隸制度150週年時,鹿特丹的Delfshaven靠馬斯河畔的勞埃德碼頭(Lloydkade)也設置一座紀念碑,用以提醒人們:鹿特丹在奴隸制歷史上佔有重要地位,因為第二大的私人奴隸貿易組織:Coopstad & Rochussen,就來自鹿特丹(註1)。

值得一提的是,當阿姆斯特丹的奴隸制度歷史紀念碑進行揭碑儀式時,只有荷蘭女王、總理與相關特定人士參加,但所謂的黑人群體(或所謂奴隸的後代們)卻沒有被邀請,他們只能站在柵欄後後面,大喊著他們更應該該站在紀念碑前面。這樣情況,在鹿特丹紀念碑的揭幕儀式已有改善,不少相關群體人士獲邀參加。

這個位於阿姆斯特丹東公園的奴隸廢除紀念碑(Slavernijmonument),由蘇利南雕塑家歐文・德佛里斯(Erwin de Vries)設計。這個紀念碑由三個元素組成,彼此瘦弱且相連的人們,代表奴隸制度的黑暗歷史,他們突破阻力之牆,走向光明、自由和美好的未來。(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時間回到2020年的夏天,考量到2023年將是國際社會廢除奴隸制度的150週年紀念(對荷蘭而言,則是160週年),許多論者主張荷蘭政府應為「荷蘭在過往奴隸制度扮演的角色」正式道歉。為此,荷蘭國會曾於2020年7月1日的「廢除奴隸紀念日」當天,舉行一場針對荷蘭政府是否要做出道歉的辯論(註2)。由於前一段時間,恰好是美國掀起「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s, BLM)的浪潮,這波荷蘭關於奴隸制度的辯論,也引起比以往還多的關注。

其中,民主六六黨(D66)、綠黨(GroenLinks)和基督教聯盟(ChristenUnie)等政黨認為應該要道歉。不過,時任總理呂特(Mark Rutte)表示,他覺得還未到道歉的適當時機:

「我瞭解這個要求,我也瞭解這個道歉具有的意義,但問題是,我們能否讓今天還活著的人為過去負責?」

呂特說,荷蘭政府內部討論後決議不道歉,並不是因為擔心索賠、遣返或其他實際問題,而是擔心此舉加深社會極化,且道歉究竟可以追溯到多遠,也是一個考慮因素。

為此,民主六六黨的時任領導人羅布・耶騰(Rob Jetten)提醒道,荷蘭有一定比率的黑人奴隸後裔。如果社會極化的風險是一個考量的話,那誰來承受黑人的痛苦?自民黨(VVD)在議會的領袖克拉斯・戴霍夫(Klaas Dijkhoff)也承認現行荷蘭存在種族歧視的問題,並要求荷蘭政府應極力消除這個現象,例如警察局和國稅局人員在執法時出現種族歧視的舉止。

在國家層級尚未對此事定調的情況下,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Amsterdam)的市長哈爾塞馬(Femke Halsema)率先於2021年7月1日「廢除奴隸活動紀念日」這天,開出「轉型正義」的第一槍。她發表致歉聲明(註3),正式對荷蘭過往的奴隸買賣歷史,以及阿姆斯特丹在歷史上曾涉及全球貿易中的奴隸買賣行為道歉。這項舉動,也讓阿姆斯特丹成為荷蘭境內第一個為奴隸制度致歉的城市。

在道歉聲明中,哈爾塞馬指出,「從1500年到1880年,至少有1250萬人成為大西洋奴隸貿易的犧牲品。這些人被迫離開家庭與家鄉,並被剝奪了姓氏、身分和自由。至此之後,他們被羞辱、毆打,甚至謀殺。我們不知道有多少被奴役的人因為過勞和暴力而喪生,只知道大約有200萬人在非洲登船後,沒有在旅途中倖存下來」。

不過,哈爾塞馬也提到,「今天活著的阿姆斯特丹人,沒有一個應該為過去負責」。她謹代表市政府和市議會,試圖站在不間斷的歷史軸線上,一方面譴責過往從事那些行為的統治者並努力與歷史建立公平的關係,二方面則為共同的過去和解,並努力為共同的未來騰出空間。

阿姆斯特丹市長的舉動,可回溯到2019年,阿姆斯特丹市議會成立一個委員會,調查阿姆斯特丹參與殖民奴隸制度的商業體系和全球奴隸貿易的情況。結果表明,從16世紀末到19世紀,阿姆斯特丹在奴隸制度的參與行為是直接、大規模、全面的和長期的。隨後,阿姆斯特丹市議會也於2020年決議成立一個執行委員會,以督促荷蘭政府為奴隸制度的歷史公開道歉。

然而,針對阿姆斯特丹開出的第一槍,呂特總理的態度依舊與2020年一樣,認為此舉是在「揭開歷史的傷疤」,不僅可能導致社會極端化,也可能喚起部分荷蘭人的痛苦回憶。

在接受國內許多壓力,以及內部持續調查進展下,呂特總理終於在2022年12月19日位於荷蘭國家檔案館(Nationaal Archief)的演說中,代表荷蘭政府針對「荷蘭過去曾參與奴隸貿易的黑歷史」公開道歉。那些黑歷史,包括荷蘭政府曾經通過、宣揚殖民地的奴隸制度,以及參與奴隸貿易的商業行為等等。

在演講中,呂特表示,過去的傷害無法逆轉,但政府要正視。「在長達幾百年的期間,在荷蘭政府容許下,有些人類被當作商品販售,這些人受到剝削與虐待,他們的人類尊嚴,被以最可怕的方式侵犯」。

為此,荷蘭政府將設置一筆2億歐元的教育基金,用以協助殖民地奴隸的後代,以及處理相關延伸的問題。不過,呂特總理也指出,這並非是荷蘭政府向奴隸制度受害者後代的賠償金。

在連續幾波批評、反省與調查的推波助瀾下,荷蘭政府終於在2023年(荷蘭廢除奴隸制度的160週年)宣布:2023年7月1日到2024年7月1日這整年,是荷蘭的奴隸制度紀念年(Slavery Memorial Year)。

荷蘭教育、文化與科學部(Mininstry of Education, Culture and Science)為該紀念年架設的網頁(註4)寫到:

300多年來,來自非洲各地的成年人和兒童,在不人道的條件下被綁架並橫渡大西洋,被荷蘭奴隸販子賣往荷蘭殖民地蘇利南和加勒比海島嶼之阿魯巴(Aruba)、博內爾(Bonaire)、庫拉索(Curaçao)、薩巴島(Saba)、 聖佑達修斯(Sint Eustatius)和聖馬丁(Sint Maarten)等等。在亞洲,奴隸被交易到聯合東印度公司(VOC)管轄的地區。世世代代以來,人們都是在奴隸制中出生的。他們被迫終生從事奴隸勞動,為荷蘭種植園主服務。

1863年7月1日,荷蘭王國通過《解放法(Emancipatiewet)》,廢除蘇利南和加勒比海群島的奴隸制度,大約有超過四萬名奴隸獲得「解放」。然而,很大一部分的「被奴役人口」,不得不繼續在國家監督下,繼續在原先農場工作十年,以減輕「這項措施對種植園主造成的損失」。當時,每解放一個奴隸,得向奴隸主支付三百荷盾作為補償。因此,即便荷蘭號稱提前十年廢除了奴隸制度,對許多親身經歷的人來說,奴隸制仍要到1873年7月1日才真算正結束。甚至,在1873年後,還有很長一段時間,荷蘭都繼續從亞洲找來契約勞工(contract labour),將他們送往蘇利南和加勒比一帶繼續接受苦役。

在長達一年的奴隸制度紀念年期間,荷蘭政府投入200萬歐元作為社會組織和文化機構申請與奴隸紀念相關之藝術、文化與教育類活動。無論博物館、劇場或檔案館,或者藝術家、創意人士與私人名義,均可以向蒙德里安基金(Mondrian Fund)和文化參與基金(Cultural Participation Fund)提出申請。

2023年7月1日「廢除奴隸活動紀念日」這天,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依慣例來到阿姆斯特丹東公園的紀念碑前,代表王室向受迫害奴隸的後代致意,並發表了演說(註5)。

在這紀念廢除奴隸150/160週年的演講中,國王提到,他曾多次與具有蘇利南、加勒比海或印尼血統的人進行交流,發現當初有些人只需往上追溯三代,就可以找到出生於奴隸制的家庭成員。這些後裔,非常清楚地表明傷口有多深。

根據史料,共有超過60萬人乘坐荷蘭船隻從非洲被運送到大西洋彼岸,被當作奴隸出售或在種植園工作。約7萬5千人在渡海過程中喪生。

奴隸制度和奴隸貿易被認為是危害人類的犯罪。但是,當年奧倫治-拿騷(Oranje-Nassau)時期的歷任總督和國王,卻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阻止它。他們按照當時被認為可以接受的法律行事,但如今我們知道這些法律並不公正。

因此,國王表示,在紀念日這天,他請求「原諒我們在面對這項危害人類罪時,未能明確採取行動」。

同時,國王也提到,並不是每個人對奴隸紀念活動有相同的感受。事實上,荷蘭有些人依舊認為,在廢除奴隸制這麼久以後還得道歉,實在太過分了。因此,他請求所有人為合作建立一個人人都能充分參與的社會敞開心扉,尊重人們的經歷、背景和想像的差異,彼此互相支持,建立一個沒有種族主義、歧視和剝削的世界。

最後,國王說,在承認錯誤與道歉後,人們才能尋求和解、治癒和復原,進一步為彼此的共享感到驕傲。為有此刻,我們才可說:

Ten kon drai
時代變了

Den keti koti、brada、sisa
鎖鏈斷了,兄弟姊妹

Ten kon drai
時代變了

Den keti koti,fu tru!
鎖鏈斷了,這是真的!


註1:”Keti Koti is a memorial and a celebration in one.”:https://www.eur.nl/en/news/keti-koti-memorial-and-celebration-one

註2:Kamer debatteert over institutioneel racisme in Nederland:https://www.tweedekamer.nl/kamerstukken/plenaire_verslagen/kamer_in_het_kort/kamer-debatteert-over-institutioneel-racisme

註3:Speech apologies slavery:https://www.amsterdam.nl/bestuur-organisatie/college/burgemeester/speeches/speech-apologies-slavery/

註4:Slavery Memorial Year 1 July 2023 to 1 July 2024:https://www.government.nl/ministries/ministry-of-education-culture-and-science/events/slavery-memorial-year

註5:Speech by King Willem-Alexander at the commemoration of the role of the Netherlands in the history of slavery, Oosterpark, Amsterdam:https://www.royal-house.nl/documents/speeches/2023/07/01/speech-by-king-willem-alexander-at-the-commemoration-of-the-role-of-the-netherlands-in-the-history-of-slavery


延伸閱讀

荷蘭博物館的轉型正義(上):東印度公司——償還掠奪而來的藝術品

荷蘭博物館的轉型正義(下):西印度公司——歸還奴隸的尊嚴

光榮故事的另一面:反思荷蘭東印度公司(VOC)在亞洲的殖民歷史

因陀羅網上的東方:荷蘭國家檔案館特展The World of the Dutch East India Company

菁英會議與殖民遺緒-荷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專家會議會外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