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社會科學研究所(ISS)-特別強調社會批判的研究機構

位於海牙的國際社會科學研究所(ISS)學院建築。「看清楚了,我們家叫ISS,不是ISIS!」(圖片來源:A Brief History of ISS
際社會科學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Social Studies,以下簡稱為ISS),是伊拉斯謨斯鹿特丹大學(Erasmus University Rotterdam)這龐大組織下的一個研究所,主要的研究走向為國際發展學和批判性的社會科學。學院座落處不在鹿特丹,而是在荷蘭的行政首都海牙。由於是個國際機構,大多數的學生來自於世界各地而非荷蘭本地。以2015-16年的碩士入學生為例,將近120名學生,分屬於五個不同的科別,學生們來自於55個不同的國家,其多樣性之高,大概也是其他院所望塵莫及的吧!
接下來,我將先介紹ISS涵蓋的研究領域和教學特色,我自己的學位修讀經歷,以及整個ISS學院師生的風氣。
名字看來陌生,但發展學界的人都會知道的一所學校!
除了隸屬於世界百大的鹿特丹大學,ISS本身也一直是在國際發展學界聲名遠播的研究機構。尤其在女權、社會運動、土地掠奪等方面,ISS已紮根許久,累積出相當豐碩的研究成果。此外,迥異於常人認為社科院師生都很文靜的刻板印象,ISS更多的是對於人權和社會的批判和實踐。這些ISS當今的特色,其實源自其特殊的背景。成立於1952年的ISS,原本是荷蘭政府設置來培訓發展中國家政府菁英的獨立教學機構,後來才轉型為大學下的研究所,也因此創造出其獨特的生態環境。ISS旨在培養國際性非營利組織和發展中國家的政府單位人才。「培訓實務人才」,是她最大的教學宗旨。
到底ISS的發展學是學什麼呢?
ISS學位的設計,是以不同專業的觀點來切入發展學的領域,目前ISS碩士班的學科分為五個主科:社會政策與發展(SPD)、經濟與發展(ECD)、政治學與發展策略(GPPE)、人權、性別和衝突研究:社會正義觀點(SJP),以及農業、食物和環境研究(AFES)。
那麼,究竟什麼是「發展學」(Development Studies)呢?發展學是一個用跨領域的視野,來探索社會發展現象的研究。無論是低度發展,已發展或是改變中的發展狀態,都是它的研究內容。結合社會科學和國家發展,ISS對於發展現象的討論大多於聚焦於貧窮、全球化、性別和不平等這四個副軸下面,一如之前所說,ISS主旨是要培訓全球視野的人道智識。

20161207_iss-den-haag_cover_young_pakistani_researchers_01
一場由ISS和巴基斯坦勞工教育機構合辦的培訓課程,主題為「理解全球化和勞工:議題與方法」,最後還請巴基斯坦的研究者和運動人士來總結整個講座。(資料來源:Young Pakistani researchers and activists successfully conclude capacity building in labour research
ISS的課程設計
強調紮實工作、批判性思考的實作學風,也反映在實際的課程規劃中。ISS的教學內容,主要是針對如何將理論與實務結合,並且培養研究調查的能力。整個學程分為四個學期(Term 1~4),共為一年又四個月的時間,每學期大約為3個月。前三個學期為課程學習,最後一學期為畢業論文撰寫。第一學期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為共同課程,包含社會學、經濟學、政治學、發展學和學術技巧/英文寫作課程,每門課共8~10堂課,幫你充實所需的基本知識;第二階段為主科基礎知識,除了繼續發展學、學術技巧、英文寫作的課程之外,將會再加上自己的主科基礎理論,以我自己修業的SPD為例,基礎課程就是社會援助與福利概論。第二學期、第三學期皆為自我選課,兩門研究方法課程、三門專題選修課程和持續的學術技巧課程是必要之外,10堂的論文寫作工作坊更是在第三學期加入,為接下來的論文寫作做準備。
由這樣的課程安排,可以看到ISS的三個特點:
1. 選擇多元、適性:由於所有的課程都是為自己的論文做準備,因此如何在8門研究方法課程和 30多堂選修課中,選出最適合自己的專題和未來發展的組合,一直是讓每個學生極為頭痛的事情。學院內五個主科的選修課都是可以互選的,因此在跨領域的交流和學習上,有無庸置疑的高自由度。
2. 重視基礎學術能力:論文準備、學術技巧、英文寫作、基本理論介紹,這些基礎課程在ISS是被相當仔細地準備的,老師們也會一步一步帶領你用這些技巧練習實際操作。這樣的產出結果,是完整的概念和紮實的學術能力。迥異於許多名校的放牛吃草,這些枯燥乏味的基礎課程,讓每個學生都能有建立基礎架構的能力,節省出餘力來進行自己的專題。
3. 批判性思考和實際演練:所有的課程都是由講師授課(Lecture)、專題認識(visiting tour/speech)和工作坊(workshop)組成。經過授課的知識接收後,學生必須結合自己的觀點和實際案例,針對每個主題提出改革或中長期的計畫。這樣的課程設計,使得課前準備工作變得十分的重要,這樣才能在課堂上就實際的案例直接進行建議和討論,也會讓自己對整個主題的來龍去脈有很全面的了解。也許過程中,所有的問題都沒有正確解答,但加強了每個人觀點的價值和實際操作的重要。
成績評量方面,會因為課程不同而有各自的設計。大體來說,每門課的期中和期末各有一次個人報告和一次團體報告。這樣算來,我們的功課量看來好像是有點大(歪頭),但整體來說,一定都是人類做得到的範圍內的(握拳)!
20161207_iss-den-haag_02
位於學院樓層中間的五彩繽紛交誼廳,無論在此休息、聊天、談學術,都非常適合。(©陳亮宇攝影)
發展學與社會政策(Social Policy for Development, SPD)
介紹完ISS的碩士修業和課程規劃後,接下來不免俗地要聊一下我自己的專科--Social Policy for development。發展學在台灣的社會科學領域中,尚算是新發展的學科,且少有著眼於社會福利和安全相關的議題。然而,目前所有的社會福利和保障,都已經不再是自己國家說了算!事實上,國際組織和國際公約制定的內容,是每個國家都須遵守的,如何整合該地文化、社經狀況、該地政府架構和草根意見以集結出最適合該群體的策略,就是SPD主要學習的目標。在共同理論基礎上,我們分成三個子題:兒童與教育、貧窮與不平等、勞工與移動人口,探討社會福利政策在這些子題上的建置與落實。對於社會福利和國際視野有興趣的人,ISS的確是不錯的選擇囉!
教書只是我的副業,我的正職是社會運動
「教書只是我的副業,我的正職是社會運動」。這個ISS名句,是學院很多老師的實際寫照。也許是因為多年強調人道救援和社會正義,在這所學校的老師和學生對社會都有一定的使命感,並且致力於實地投入社會運動。無論何種議題,隨時可見有老師或同學帶領大家去瞭解各國的狀況並為那些權利發聲。
建基於相信每個個體都有其力量和對體制發聲的權利,社會運動的展現在生活中的各個層次上。在校園內,針對學校體制的異議,透過學生自我組織,進行連署、談判、講座和公聽會等,並透過行動改善現況。像是校園使用的有機咖啡遭到替換和抬高價格、房租上漲和屋況落差、圖書館使用時間等,校園本身就是一個體制,藉由學生自我組織的倡權和協商,來進行對現況的改變。行動中,也透過與老師們討論,以研討策略和其精神。這樣「做中學」的社會運動,也在每個國家若有相關人權議題上,自發組織討論會一起來研究人權議題,並實際上街前往抗議。這樣的風氣,不是只有學生,老師本身也是社會中的倡權者。不論是領導草根組織以對抗土地剝削的議題,或是透過學術與工會團體合作,一同討論如何透過文章和行動相互增益勞工權益。從自發於體制的疑問和觀察,進行討論並透過實際行動進行改變的可能,這是每個ISS師生的校外作業。
這個特色,也反映到ISS 在學生的篩選上,多以有相關工作經驗的國際學生為主。「人」才是ISS最美的風景,這句話沒有含水的部分。除了老師們都很願意跟學生互動、溝通外,不同領域和單位背景的同學,能帶你看到世界各大組織的內部狀況和國家發展情形。如果你期待多元文化和跨領域專業的社會科學學習,這裡絕對有足夠的養分供你滋養。這點優勢尤其反映在論文寫作上,如果你已經有確定論文的主題,從第一學期就可以找你有興趣的老師(不論科系)討論你的想法,並請他們就自己的專業給予建議,這是在其他大學很少有的特點;在最後一學期時候,你可以提議自己想要的指導教授和第二指導教授。
20161207_iss-den-haag_03
學者Harriet Friedmann課後與同學們的合照。她可是一位將糧食、社會學和地理學連結起來的國際知名大師喔。(賴慧玲提供)
歡笑的背後總是有淚水…
在美好的一切的背後, ISS也仍有一些值得改進的地方。由於ISS目前處於機構轉換的初期,許多行政程序都沒有準則、行政效率不彰,讓很多行政事項處理起來曠日費時。如何處理這種在已開發國家中的「未開發級的」行政效率,實在是一個海外生活的考驗。延伸到學校宿舍管理,雖說學校的宿舍位置和大小皆為一時之選,但是缺乏管理人員、設備久壞不修、管理規章不明的問題,著實困擾著每位同學。處理這些事務的過程,也讓ISS師生得以有「社會運動」的練習機會,如何爭取自己權利是在ISS和荷蘭生活的必要之事。
另外,由於前身為獨立的研究機構,我們學院只有一棟樓而已,雖已算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但若能自主向外擴張資源網絡也是必要的(如:國家圖書館、健身房、餐廳等)。另一項既是ISS優點也是缺點的,就是多元化的學生。畢竟要與55個國家的學生們一起工作,光是約第一次討論時間大家就要協調10分鐘了,更何況後面的專題討論和職務分工。此外,每個國家的風俗與性別觀念不同,對性別界限和禮貌的表現就也不同。舉例來說,有一些國家的男生習慣指使女生做事情,有人見面很喜歡貼臉頰,有些男生不會幫你拿東西。有些時候言語或行為的性騷擾對男生或女生都有可能,有些是文化所致,有些是有意為之,若有感覺到不舒服,都建議大家直接說出來,這樣也能有更多的溝通呢!
20161207_iss-den-haag_04
20161207_iss-den-haag_05

ISS每年都會舉辦的荷蘭文化之夜。(©賴慧玲)
對於未來想來的你啊~
綜合以上討論,如果你想與極富實務經驗的同學一起討論,進行社會學、政經、人權和生態學之間跨領域整合研究,ISS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地方。對於沒有任何工作經驗的人來說,也許一開始要進入學科內容會有點辛苦,但最終問題是會解決的。對於害羞或不擅表達的朋友們來說,ISS一開始可能也會有點衝擊,畢竟上台報告和課堂討論頻繁,如何能讓自己站在舞台上完成任務也是需要心理準備的。只要大膽探索所有可能,並主動分享你的興趣與關心議題,向每個人提問和聊天,這樣不僅能瞭解時事,還可以交到好友呢!(社會資本的累積啊~)
小補充:目前ISS在學的台灣人一直處於一脈單傳的情況(博士生與碩士生各一)。好在ISS學院的師生,對於台灣皆有一定的認識基礎,本身也是供所有異國師生相互照顧(取暖?)的國際大家庭,因而是個不易讓你萌生孤寂感的學習環境。另外,當你想說中文或懷念起故鄉的美好時,ISS的台灣學生一直都自動帶入溫暖的萊頓(Leiden)台灣同學會一起行動,因而,裡裡外外都不會讓你孤單就是了(笑)。
總之,歡迎來到荷蘭和ISS,享受自我與知識的追求之旅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