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裔英籍爵士畫家阿爾瑪塔德瑪,帶您搭上時光機重遊古埃及與羅馬

2
《發現摩西!Mozes gevonden》(1904)。塔德瑪晚年名作。(圖片來源:博物館官網)
勞倫斯阿爾瑪塔德瑪爵士「荷」許人也?
勞倫斯.阿爾瑪塔德瑪爵士(Sir Lawrence Alma-Tadema, 1836-1912)是19世紀英國最負盛名的畫家之一。西元1899年不但獲英維多利亞女王策封為爵士,死後更被葬於倫敦聖保羅大教堂供人瞻仰。但你知道其實這位名揚英國的大畫家卻是道地荷蘭血統?此外他也是第一位全力重現古典時代的畫家,由於圖畫異常優美,以至於常讓人混淆畫作的生成年代。而他的藝術也間接影響不少好萊塢電影,如氣勢磅薄的鉅片《賓漢》與《神鬼戰士》等。戲中場景與服裝也都有塔德瑪的影子。
畫家的比利時奮鬥史
畫家本人。(圖片來源:網路)
勞倫斯.阿爾瑪塔德瑪爵士原名Lourens Alma Tadema,改為較有英國味的Lawrence則是移民英國之後的事。出生在荷蘭北境小村莊Dornrijp,稚齡就立志當畫家。十幾歲時離鄉背井到比利時安特衛普習畫,就學時期一邊寄居其他畫家翼下工作或當學徒,到1862年才開始獨當一面。
在比利時皇家藝術學院就讀時一路贏得不少獎項,他鑽研荷蘭前期大師們的畫作,也學習歷史與各代傳統服飾。西元1861年以一幅「克洛維斯孩子們的教育課」(De opvoeding van de kinderen van Clovis )在安特衛普美術大會初試啼聲,讓他名聲大作。雖畫評有褒有貶,畫也順利售出,後被貢獻給了比利時國王李奧波德一世(koning Leopold I van België)。直到西元1860年代中期,勞倫斯對法國宮廷梅羅文加王朝(Merovingisch時代)(註1)似乎情有獨鍾。可惜不符合當時市場需求,他改選以古埃及為題進行創作,這招果然奏效。
勞倫斯作畫時不是只憑豐沛想像力,事前還蒐集材料跟進行嚴謹考究,盡己所能最大程度地去復活古代埃及(人)。度蜜月時還去義大利羅馬、那不勒斯與龐貝實地考察。

《法老王長子之死 De dood van de eerstgeborene van de Farao》 (1872)。(圖片來源:網路)
西元1863年塔德瑪與髮妻瑪麗寶琳(Marie-Pauline Gressin Dumoulin)結縭,元配為住在布魯塞爾的法國記者之女。塔德瑪為她畫過三張肖像。他們共育一子二女,可惜長子出生數月就死於天花。塔德瑪曾畫過《法老王長子之死 》(De dood van de eerstgeborene van de Farao),畫中王妃的埋頭啜泣、面無表情震驚不已的法老道盡喪子的不捨與悲傷….傳說畫家也因睹畫思人,最後在家用布幔將畫給蓋住了。
揮別歐洲大陸,在英國出人頭地
瑪麗寶琳過世後,由於作品在英國漸受歡迎,帶著兩位女兒的塔德瑪決意搬到倫敦(西元1870年),與第二任妻子羅拉(Laura Epps)也相遇在此。初見面時她僅17歲而他34,同樣流著藝術血液的兩人不久陷入熱戀,隔年就步入結婚禮堂。塔德瑪將羅拉視為繆斯,甚至還曾自嘲為她畫了太多畫。
塔德瑪不但本業上闖出名號,室內建築與設計方面也享有美譽。倫敦的住所是和英國妻子羅拉共同打造,據聞家具十分考究,曾有報導描述此住宅就像倫敦一所遺世獨立的夢想宮殿。塔德瑪的藝術經紀人還曾抱怨他花太多時間搞布置而不去畫畫。就連畫家自己也說過只要盯著家中擺飾或家具,就會冒出想為其作畫的念頭。
社交生活上,勞倫斯.阿爾瑪塔德瑪也愛呼朋引伴。豪宅竣工後,幾乎每周舉行宴會,參加的也多是名流與藝文人士,賓客甚至會模仿羅馬人穿著且戴桂冠出席。
塔德瑪畫令人著迷之處?
他全心描繪的羅馬帝國人生百態讓世人著迷。不光只選歷史上大事件,更多是平日生活片段的擷取。衣飾光鮮亮麗的羅馬貴族與仕女、巍巍的大理石柱、圖案繁複的馬賽克拼貼磚、嬌豔欲滴綠意盈盈的花與植物、湛藍的地中海與蔚藍晴空….來拼湊成那遙想中的古輝煌帝國。這些元素構成了一則則他想述說的故事。除了是說故事高手外,觀者更能從飄落的花瓣、亮晶晶的大理石地板、羅馬人充滿皺摺的長袍、甚至是小到貴婦身上精緻的首飾、發亮的緞帶與光滑的絲綢等,體會到那精湛的技巧。他畫的大理石與花崗石栩栩如生,在當時被推崇是世界第一人。
陽台上遠望的貴婦人,看的是左下角載著情人歸來的船艦。《een gunstig uitkijkpunt’s》(1895)。(圖片來源:荷蘭FD報
即使夢想世界,考證也不可少
塔德瑪為讓史書上的古希臘羅馬時代在畫布上重新活躍起來,下了許多考證功夫,包括檢閱跟收集許多文物照片與素描:比如去德國美因茲博物館(museum van Mainz),就帶回那兒出土的羅馬涼鞋與皮革編織圖型的素描。曾有建築家去考據他畫中的石牆等石製建築,確定畫家不是無的放矢,畫裡城牆與柱子上的工法的確屬於該年代;連他某幅畫中出現的花卉植物也是古時就曾出現在史籍與圖鑑上的,由此可見他的嚴謹已達到錙銖必較的地步。也正是如此他憑空捏造的古代桃花源才能使人信以為真。

《水中的寵物金魚Water Pets: Goldfish’ 》(1874)。馬賽克地磚的擬真比金魚更抓人眼球。(圖片來源:荷蘭FD報
風光背後也有陰影
塔德瑪戮力經營藝術事業,又懂人情世故,接案子接到手軟,名利雙收。但並非所有畫評都對他和善,持反面意見者甚至譏諷他是19世紀最差的畫家。在戰前他的作品洛陽紙貴,在他過世後現實主義藝術取而代之,塔氏畫身價一落千丈,幾乎到無人問津的地步。
沉寂到西元1960年後爵士所代表的古典藝術重新進入大眾眼簾,加上審美觀念逆轉,過去十幾年間他的畫增值速度有如火箭升空,一幅取材自聖經的《發現摩西!》(Mozes gevonden)在西元2010年美國紐約蘇富比拍賣會上,竟以三千六百萬美金的天價售出,比預估高出七倍!創下維多利亞時代經典畫中最高的歷史成交價。想當初他的《發現摩西!》便命運多舛。畫完該畫時,畫家已68高齡,是他過世前少數幾幅大尺寸作品。西元1950年代時畫廊被迫把畫給割下來,因他們只能找到願意買畫框的客戶。但又有誰曉得被打入冷宮後,如今此作竟鹹魚大翻身?好萊塢導演賽西爾.德米爾(Cecil B. DeMille)便是以此畫為靈感在1956年拍出電影「十誡」。

《靜靜的問候 A silent greeting》 (1889)。是英國爵士亨利.泰德委託塔德瑪畫給其妻的結婚禮物。畫中可見丈夫對妻子的深情,甚至可一窺古羅馬時代富人家中室內場景。(圖片來源:
www.oceansbridge.com
名作小故事

《羅馬帝王的玫瑰花 The Roses of Heliogabalus》(1888)。(圖片來源:
英國報紙the Guardian
《羅馬帝王的玫瑰花》(rozen van Heliogabalus)的故事很有可能是取自杜撰的野史。這位在位僅十多年的皇帝埃拉加巴路斯(Elagabalus),又被稱為海利歐加巴路斯(Heliogabalus),這位暴君嘗試用無數玫瑰花瓣把宴會上不知情的客人們壓(悶?)死,圖左上那掉落花瓣的吊棚似乎說明了這點。
此畫貌似描繪了極致的狂歡,又有誰知穿著黃金袍子戴著桂冠斜趴在塌上的暴君為了跟身邊同伴找樂子,設計從天花板上掉落成堆花瓣讓其他不知情客人窒息而死?粉嫩的花海實在無法讓人聯想真正用意是那麼殘酷,完全是想像與現實的反差。賓客們上的表情也瞧不出驚恐,似是樂在其中。本畫中玫瑰絕對是主角,為了在冬季能不斷有新鮮花瓣當素材,塔德瑪一連數月從法國蔚藍海岸運樣本到他英國畫室裡,也只有完美主義者如他才能做到。
此畫完成後在同年於倫敦皇家藝術學院展覽中展出,並以4000英鎊賣出,百年前的物價折合約當現今十萬歐。但收藏藝術品的風險就在這兒,西元1934年時該畫價格竟下跌近十倍。但在西元1993年《羅馬帝王的玫瑰花》在倫敦佳士得拍賣會上,又很爭光的以160萬英鎊成交。
據野史記載暴君用的花其實是紫羅蘭與其他種類,那麼是塔德瑪誤植或別有用意?維多利亞時代玫瑰花可被比喻成美麗、腐敗還有死亡。還有畫家是熟知典故的,若細看畫中桌子底下,就能發現一撮藍紫色的紫羅蘭,借用玫瑰只是強調用法。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Vain Courtship》(1900)。(圖片來源:
pinterest
若將此畫置於塔德瑪其他同以羅馬時期為題材的畫作一起,的確不會叫人起疑。然略知內情的人一看就不難發現雖畫中男女主角都做羅馬人打扮,男主還頭戴花圈充滿愛意地凝視女主….但背景擺飾根本和塔德瑪的倫敦住宅如出一轍。
這是塔德瑪後期作品,此時期作家似有把古今交錯的傾向,諸如此類的構圖經常可見。不過由於前面說過塔德瑪家中有宴會時,賓客也有穿羅馬長袍現身的傳統,因此這幅畫到底是不是派對上的一景就無從得知了。
福梨士博物館搭上順風車

《戲院入口。Entrance of the theatre》(1866)。(圖片來源:福梨士博物館官網)
有著天時與地利,塔德瑪出生地立爾瓦登(Leeuwarden)所在的荷蘭福梨士博物館(Fries museum)順勢推出經典重現展。這次展覽協同海內外多國博物館(如巴黎奧賽美術館、倫敦泰德美術館、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等)與私人收藏家,網羅超過80幅大小畫作。畫家遺族亦捐出不少展覽物件。福梨士博物館去年新購的另一傑作《戲院入口Entrance of the theatre》也會出現在展覽中。
除了看畫,館方還會展示畫家在倫敦的前後房子照片:最初住的公寓與畫室,還有飛黃騰達後那間有66房間的大宅。還有家中的彩繪屏風、餐具、椅子、櫃子等。塔德瑪畫作因多半流往英美,使得他在祖國荷蘭名聲不若海外響亮,因此這也是很好的機會來向荷蘭大眾「行銷」這位名畫家。
如要數字化這場展覽有多轟動,那麼在開幕短短兩個月,就為博物館吸引八萬多訪客,這速度也是前所未有的紀錄,還曾造成需排隊一兩個小時才能其門而入的盛況,館方亦曾在某些日期提早一小時開放參觀紓解人潮,且觀後訪客給的滿意分數也達平均8.6,是該館目前所有展覽中評分最高的。此外博物館也做了訪客調查:高達百分之八十來自荷蘭其他省分或是國外。這次展出是近百年來塔氏最大回顧展,除在荷蘭外接下來也將巡迴維也納(Belvedere Museum)及倫敦。
其他向爵士致敬與緬懷的活動
24位來自荷蘭北方浮藍斯專業協會(FRIA)的視覺藝術家以塔德瑪的藝術為啟發,在菲士蘭省文化中心(Tresoar)推出聯合展覽。他們用來致敬的方式從油畫、素描、版畫、珠寶、織品到雕塑等,可看成是回顧展的另類延伸。

向塔德瑪致敬的藝術展海報。(圖片來源: 文化中心Tresoar官網)
此外立爾瓦登觀光局也趕上熱潮,開發付費導遊帶領的塔德瑪歷史小散步,帶有興趣的民眾去看塔氏舊宅、母校、或是與塔氏家族有關聯的建築等,使得這場畫展不再侷限於平面而已。
這些年荷蘭流行畫家的「再發現」,眾多博物館也不遺餘力推出相關展覽,希望我們能為無法親自到場的您提供有趣且有意義的紙上導覽,一起走入爵士畫家勞倫斯.阿爾瑪塔德瑪筆下絢爛璀璨的古文明。

延伸閱讀畫家傳記與繪畫相關連結
www.arthistoryarchive.com 
www.artrenewal.org

註1:梅羅文加王朝(法文:Mérovingiens)是個在中世纪歐洲的法國朝代,其領地包括大部分高盧(今法國地區),统治時間為公元五世纪至八世纪間,後被卡洛林王朝所替代。

參考資料
wiki:Lourens Alma Tadema 
Een orgie van licht en schaduw 
Al 80.000 bezoekers voor Alma Tadema
Primeur Fries Museum met duurste schilderij Alma-Tadema
Grote drukte bij Alma-Tadema: Fries Museum uur eerder open
www.tresoar.nl
www.tate.org.uk
wiki:De rozen van Heliogabalus 
penelope.uchicago.edu

2 Responses

  1. Rainy

    我預計今年三月底四月初去荷蘭玩
    可以請問一下,這個畫展展到何時嗎

    回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