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時代繪畫熱潮持續延燒! 荷蘭弗蘭斯.哈爾斯博物館特展

弗蘭斯.哈爾斯博物館的古典中庭。(©cynthia攝影)
年初,筆者曾介紹過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術館(Mauritshuis)的特展《英國女王借維梅爾見證荷蘭黃金時代榮光》,無獨有偶,在哈倫(Haarlam)的弗蘭斯.哈爾斯博物館(Frans Hals Museum)也從去年11月起推出黃金時代名畫展「來自布達佩斯的荷蘭大師們」(HOLLANDSE MEESTERS UIT BOEDAPEST),趁著匈牙利布達佩斯美術館(Szépmuvészeti Múzeum)整修期間,將 80幅大師畫作借來荷蘭展出。

荷蘭弗蘭斯.哈爾斯博物館內,購票櫃台旁另闢的特展周邊商品區。(©cynthia攝影)
又一場荷蘭黃金時代繪畫的饗宴
2016年又適逢荷蘭名畫家弗蘭斯.哈爾斯(Frans Hals)逝世350年紀念,此批從布達佩斯來的作品中也有兩幅他繪的肖像。展品含當時流行的風俗畫、靜物、肖像、風景與素描,涵蓋範圍極廣。
論荷蘭黃金時代(Gouden Eeuw)繪畫定少不了「風俗畫」,這回除上次介紹過畫《臥室仕女圖Vrouw in een slaapkamer》的陽.史丹 (Jan Steen)、與畫《切洋蔥少女圖Meisje dat uien hakt》的格里特.德奧(Gerard Dou)的其他作品外,另有同儕如約翰那斯.韋斯龐克(Johannes Verspronck)、德里克.哈爾斯(Dirck Hals)、陽.敏斯莫倫那(Jan Miense Molenaer)和理查德.布拉肯比赫(Richard Brakenburgh)等人畫作。去年(2016)年11月,同樣流有匈牙利血統的荷蘭王子之妻維多利亞公主(Prinses Viktória de Bourbon de Parme)應邀到哈倫的新教堂為這場為期到今年2月13日的特展剪綵開幕。
名畫是怎麼去到匈牙利的?
普遍說來,提到哪裡有黃金時代繪畫,巴黎羅浮宮與英國國家藝廊是兩大重鎮。所以匈牙利藝術博物館,或簡稱賽普博物館的Szépmuvészeti Múzeum的收藏就比較沒沒無聞。
這批名畫最早屬於匈牙利貴族埃斯特哈奇家族(Esterházy)所有。此名門望族歷史可追溯到15世紀文藝復興時期,他們擁有大片土地,到17至18世纪時堪稱富可敵國。尼可拉斯二世(Prince Nikolaus II /Miklós Ferdinánd)在西元1804年任命維也納出身的約瑟夫費雪(Joseph Fisher)掌管收藏,恰巧這位藝術經紀人偏愛荷蘭畫作,為尼可拉斯二世買下為數眾多的畫。西元1812年這批從義大利與荷蘭購置的繪畫(263件)正式對外開放給民眾參觀。到其子尼古拉斯三世繼位後為解決財政困境,出售給當時的奧匈帝國政府。直至1906年此批珍品才被放置在如今的博物館(Szépmüvészeti Museum),此家族/國家收藏品件數是荷蘭本國除外全球的第四大。

可近距離端詳畫作實在很幸福。(©cynthia攝影)
館方小貼心,歡迎來左右比比看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有一幅皮特.傑斯.桑里達姆(Pieter Saenredam)繪製的哈倫新教堂圖(Nieuwe Kerk)遠從匈牙利過來,此圖共兩幅,各繪於1652年(Haarlem)和 1653年(Boedapest)。弗蘭斯博物館恰巧擁有一幅。這還是此兩幅畫首度「同場獻藝」,館方特將兩幅並排讓訪客瞧瞧箇中差異。如果找不出來也沒關係,這邊讓我們來為您揭曉:其中一張畫與事實不符。原來,當初經費刪減的緣故,建築師亞克布(Jacob van Campen)繪製的全整修圖不得不減少幾根柱子。由於畫家與建築師為知交,桑里達姆遂根據原圖又畫了一張教堂的應有原貌。

右邊為1952年所繪,哈爾斯博物館館藏。(圖片來源:
kunstkieken.nl
小提弗蘭斯.哈爾斯博物館裡的《弗蘭斯.哈爾斯》
弗蘭斯.哈爾斯(Frans Hals)與林布蘭、維梅爾等大家齊名,皆屬荷蘭繪畫歷史中絕不能遺漏的人物。出生在比利時安特衛普,幼齡時即跟家人移民到荷蘭哈倫(Haarlem),終其一生都在此地度過。這位大畫家的肖像畫尤為出名,傳世的數百幅作品幾乎都是肖像畫。畫評認為其畫技影響了後世的莫內與梵谷。館中那數幅描繪市民巡邏隊與官員聚會如《Banquet of the Officers of the St George Civic Guard》和《Meeting of the Officers and Sergeants of the Calivermen Civic Guard》等團體肖像畫尤為鎮館之寶。
弗蘭斯.哈爾斯博物館自1913年開幕以來,因坐擁不少黃金時代名作,又是收藏全世界數量最多的弗蘭斯.哈爾斯而馳名。十七世紀時的哈倫是黃金時代繪畫搖籃,孕育了多位傑出畫家。
展內繪畫欣賞(精選解析)
1. 青春無敵美少婦

法蘭斯彼德薩 Frans Pietersz de Grebber《25歲女子畫像 Portrait of a 25-year-old woman》。 (圖片來源:www.alaintruong.com
從這肖像畫左上方的題詞可猜測出模特兒當時應是25歲的年紀。這位來歷不明的女子慎重地穿著傳統服裝:全黑有編織圖案及大量蕾絲的禮服、戴小兜帽、腰間拉緊並以金黃色針狀物做裝飾、還有當時流行的誇張白色蕾絲環狀領。相較於全身的黑與白,為畫增添生氣的就是她身旁攤在桌上的掛毯。有各色奇花異草,還畫龍點睛地添上在枝頭棲息的小鳥。畫家法蘭斯彼德薩.得蓋博(Frans Pietersa de Grebber)實際上分身就是掛毯設計師,畫評家相信毯子的圖案就是他親自設計的。法蘭斯彼德薩一輩子都在哈倫生活與工作,子女們也都繼承衣缽,長子皮耶特.得蓋博(Pieter de Grebber)青出於藍成為比父親還要成功的畫家。
2. 鶼鰈情深夫婦同框

安東尼.范戴克 Anthony van Dyck《夫婦肖像 Portrait of a Married Couple》。 (圖片來源:www.alaintruong.com
看者很容易從皺紋就能看出畫中男女年紀皆非青春年少,但隱約透出來很像是為慶祝新婚才委託作畫的氣息:兩人右手相握在圖中明顯處,男子左手搭在女人椅背上,姿勢含有保護意味。在十七世紀荷蘭畫界這樣的雙畫像實屬罕見,在當時如果夫婦要求繪自畫像,會是個別作畫之後再將兩張畫並排在一起。畫中人物裝束是大片的黑,但紅色的簾幔、人物栩栩如生白裡透紅的膚色、婦人配戴的黃金首飾、甚至小到手套上的黃金飾物等,都讓畫面色彩不太過暗沉。
大畫家安東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出生在比利時的安特衛普。十七世紀時比利時西部與荷蘭南部地區被合稱為弗蘭德斯(荷蘭語:Vlaanderen),居民說荷蘭語(又稱Flemish)。這位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的高徒成名甚早,曾被英國國王查理一世冊封為爵士並擔任過首席宮廷畫家。
3. 勾引五覺的完美範本畫

威廉.白特威取 Willem Buytewech《歡樂聚會 Merry company》。 (圖片來源:www.alaintruong.com
這幅宛若風俗畫範本的「歡樂聚會」(Merry company)出自荷蘭畫家兼雕刻家威廉.白特威取(Willem Buytewech)筆下,在當時他是活躍在鹿特丹與哈倫兩地的藝術家。雖然保存下來的畫並不多,但被歸為早期黃金時代趣味代表人物。在科技尚不發達的年代,畫家絞盡腦汁用平面畫布來捕捉3D場景。就像端出一盤色香味俱全的珍饈:燭檯上燃燒著的火焰代表著「視覺」、正在冒煙的菸斗與仕女頭上的玫瑰代表著「嗅覺」、桌下的水壺與玻璃杯代表著「味覺」、牆上的樂器則代表著「聽覺」、畫中央的男子伸手搭在女士手背上則暗示了「觸覺」。
注意一下其他小地方也能發現此畫隱含了情色意味,比如說匕首與刀鞘。畫的主題是描繪百年前荷蘭青年男女追逐聲色娛樂的一幕,那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態,且畫中黃衣男子還刻意起身讓觀者瞧他的屁股,是不是跟現在的年輕人嘲諷時做的動作無異?
4. 宗教畫也可不無聊,聽過天使與魚嗎?

卡雷爾.杜雅爾丹 Karel Dujardin《托比亞斯、天使與魚 Tobias and the Angel with the Fish》。 (圖片來源:rectumetjustum.tumblr.com
卡雷爾.杜雅爾丹(Karel Dujardin)以畫意大利風格的風景畫為人熟知,但他也畫過讓人讚嘆的歷史畫,例如《托比亞斯、天使與魚 Tobias and the Angel with the Fish》。這典故出自舊約中的托比書,畫中的托比亞斯(Tobias)右手扣住了魚,左手則指著魚頭,眼神望向身邊的大天使拉斐爾(Raphael)。天使用尾指反指自己的眼睛,意在告訴托比亞斯這尾魚可以治癒他失明的父親。
故事要從托比亞斯被父親托比特(Tobit)囑咐到外地收取債款說起。在路上他遇上一位旅人:阿札拉斯(Azarias)後就結伴同行。一日托比亞斯在湖畔遭遇怪魚攻擊,幾經纏鬥後獲勝,阿札拉斯告訴托比取出並保存魚的內臟。有了阿札拉斯的相助,托比亞斯順利取回金銀,還娶回美嬌娘。回家後托比亞斯用魚的膽汁讓父親托比特恢復了視力。父子決定重金酬謝阿札拉斯。此時阿札拉斯才向他們公布自己的身分,他是上帝派遣來幫助父親托比特這位聖潔的人。故事結尾是托比特長壽的活到102歲。
「托比亞斯、天使與魚」從早期文藝復興時便是熱門主題,大天使拉斐爾被譽為旅行者的保護者和醫治者。
5. 嬌豔欲滴的桃子跟礙眼的蒼蠅

威廉凡艾斯特 Williem van Aelst《桃子靜物畫 Still life with Peaches》。(©cynthia攝影,展場內翻拍)
黃金時代的畫家們,除了繪製人像,對生活周邊事物也展現了高度的興趣。從畫食品如麵包起司到各種生活用品等。隨後以水果鮮花為題的也有後來居上的趨勢。最末要介紹的是此領域中出類拔萃的威廉.凡艾斯特(Willem van Aelst)的桃子畫。
威廉.凡艾斯特出生在荷蘭台夫特,跟隨當畫家的叔叔習畫。曾數年旅居法國,之後前往義大利佛羅倫斯,在西元1649年受聘為當時梅迪西家族費迪南多二世(Ferdinando II de’ Medici)的宮廷畫家。
他的拿手好戲便是用高超手法描繪細緻優雅的蔬果靜物。他善於在畫布上鋪上一層又一層的顏料,用細微的運筆塑造巧奪天工的效果。就連畫中的蒼蠅都因為過於逼真,讓觀者有忍不住想用手揮去的衝動。然而圖中的藍色葉子似乎透露著古怪,綠色自然是原色,但蓋在上面的黃色層在一次錯誤的補修過程中被移除了,形成如今的結果。但這藍紫色配上粉嫩的桃子在畫面上卻出乎意料的合襯。雖然畫家擅長柔美構圖,但據說有暴力傾向,脾氣暴躁且愛飆髒話,曾傳聞說他在某次爭執中不得不跑路就怕差點殺了對方。

古色古香的博物館內欣賞十七世紀繪畫真像走入時光隧道。(©cynthia攝影)
異業結合創造Win Win?
當筆者在博物館官方網站上查詢資料時無意發現上面竟還提供販售匈牙利食品(荷商)的網路商店連結,產品有調味料、臘腸、甚至禮品組合,也提供匈牙利菜餚食譜等;另有一個布達佩斯觀光連結,則提供當地城市旅遊、品酒、遊船與客製行程,不禁讓我想起去年底的一篇展覽文曾提到摩爾博物館(Museum More)建議訪客去隔壁餐廳品嚐特色牛排,看來弗蘭斯.哈爾斯則是雙管齊下,教人一口吃臘腸一邊計劃到布達佩斯來個小旅行……讓我好奇著不曉得下個去參觀的展覽會玩甚麼新花樣呢?

參考資料
www.franshalsmuseum.nl 
uitdekunstmarina.nl
Prinses Viktória opent expositie ‘Hollandse meesters uit Boedapest’
www.essentialvermeer.com
Tobias and the Angel 
wikipedia: Frans Pietersz de Grebber
wikipedia: Willem van Aels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