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北方的學習之旅:我就讀的漢斯國際溝通碩士

上課系館 Hanze Energy Academy Europe(圖片來源:©賴嘉瑩 Inka Lai攝影)。


在臺灣,我是一個政治學士出身、擁有一年數位廣告經驗的跨領域挑戰者。在荷蘭,我念的是國際溝通碩士、懷著能「找到自己專長及喜好」夢想的新鮮人。在台灣的新創環境下磨練,雖然快速學習的能力帶給我不少的成就感,日復一日的例行公事卻讓我時常懷疑:「自己的能力是不是只有這樣而已?」跨領域的心躍躍欲試,曾經在荷蘭交換半年的我,也就在天時、地利、人和的狀況下再度踏上荷蘭求學的旅程。

國際溝通(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這門科目尚未在臺灣設立;我為什麼會搜尋到這門新鮮的科目,都是靠排除「商管畢業生」、「修習過足夠的統計科目」、「GMAT」、「過高學費」而來的驚喜相見歡。而我鎖定的漢斯應用科技大學(Hanze University of Applied Science),不只學費相較便宜,學校官網上的資訊有提到第三個學期規劃為實習。對我來說,實習不僅是提高未來在荷蘭工作的可能性,同時也可以增加收入來源,是一個 CP 值很高的選項。


為什麼我選擇漢斯應用科技大學

漢斯應用科技大學(以下簡稱漢斯)位於 Groningen,荷蘭的北方城市。雖然距離大城市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海牙都有兩個小時以上的車程,Groningen 以自身的三大優勢:安全、友善、物價較低,曾三度被票選為荷蘭最佳學生城市。總體而言,Groningen 少了點資本主義,多了年輕、純樸的氛圍。漢斯在 1798 年先創立了「繪畫 (Drawing)」及「建築(Construction)」科別,再慢慢擴展至目前共 19 個學院、73 個科目。現今最有名的科目為「能源(Energy)」、「健康與老齡化(Healthy ageing)」及「創新與創業(Entrepreneurship)」。除了漢斯有國際溝通碩士,荷蘭知名都市海牙的應用科技大學也有提供國際溝通管理碩士,差別就在漢斯的學費比較便宜、學程較長。基於預算考量,漢斯當然是我的不二選擇。

Groningen(圖片來源:©賴嘉瑩 Inka Lai攝影)。


國際溝通碩士 Master in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我在漢斯就讀的國際溝通碩士,課程內容涵括跨國企業對內(人力資源)、對外(公共關係與行銷等等)的溝通,並且訓練你在國際化的工作環境中具備跨文化的領導力、合作能力及推進力。和大家比較熟悉的「國際企業管理」的相似之處為:未來出路不限產業別;差異的地方在:國際溝通非常強調「文化」及「溝通」,無論是上課所閱讀的理論、案例、或實作課程,大前提都是「組織在跨國市場發展」會面臨到有關「溝通」的議題。

我在 2019 年 9 月入學漢斯應用科技大學的國際溝通系,學制為一年半。在荷蘭通常以「block」來區分每個學習的段落(一年有兩個學期,每個學期有兩個 block),因此 2019 年漢斯的國際溝通碩士必修為四個 block (共一年),再加上半年的寫論文時間。每一個 block 的教學主題都是和科系有關的未來出路,分別是:

* 企業溝通顧問 Corporate Communication Consultant (Block 1)
* 品牌策略經理人 Strategic Brand Manager (Block 2)
* 跨國革新者 International Change Maker (Block 3)
* 跨國協調/促進者 International Facilitator (Block 4)

學程簡介(圖片來源:賴嘉瑩 Inka Lai)。


所有課綱的教學內容,都是為了這四種職位量身訂定做的。考量到這門碩士是「全職(full-time)」,學生不需要、也不被建議自己多選課。

一開學聽到這四個職位聽起來很玄、也很空泛,當中要我們培養的技能,例如課綱中寫的「國際與跨文化溝通」、「批判性思考及研究」、「解決問題與創新」,聽起來都非常「軟實力」,不知道他們到底要如何教起。

身為念完一年課程、正在最後半年論文階段的在學生,我可以從課程規劃、課堂特色、評量標準來介紹國際溝通到底在學什麼。


課程規劃形式
每個 block 大約會有 3-5 門課,包含:

1. 講課(Lecture):研究方法、策略企業溝通、策略品牌管理、溝通與行為、議題與危機溝通、跨文化溝通

2. 工作坊(Workshop):個人領導力、跨文化推動(Intercultural Facilitation)

3. 團體報告(Group work): 跨國溝通策略、數位溝通策略、改變溝通策略、永續溝通策略


課堂特色:不是在互動就是在互動的路上

跟臺灣教育體制相比,荷蘭課程被認為是互動性極高的。國際溝通碩士的課程,當然少不了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不斷地溝通及合作。

「師生互動性高」有好也有壞。假如老師講的很好,學生的反饋可以刺激更多火花;但如果老師在講一些很空泛的東西,又要學生反饋,那我反而比較希望老師「講的內容精實、沒有互動」,就像我在臺灣喜歡的課堂,通常是知識量爆炸,我聽得津津有味那種。畢竟我花這麼多錢來這就是想好好吸收知識啊!如果聽過有人說「碩士必須自學」,你可能會覺得自己很像花錢來這看教科書自學;不然就是要從師生互動中獲得自己想要的滿足感。

另一個特色是,因為我們班是由不同國籍的人組成,所以真的可以透過小組報告訓練所謂的「國際溝通能力」。這個科系一直很強調「跨文化」的知識,舉一個最明顯的例子:亞洲國家多屬於高語境(High-context)的溝通模式,就是話中有話、講話習慣委婉、注重禮貌、道德高尚的人還會以德報怨;但荷蘭、德國就是典型的低語境(Low-context)溝通模式,你會覺得他們說話很直,「不」 就是 「不」,程序就是這樣,不配合就拉倒,沒有在跟你打人情牌的。有時對方的溝通模式不是你所習慣的那種,這樣要怎麼溝通?有些人習慣集體決定,有些人個人色彩很明顯,這其實都跟文化不同有關;而我們會透過一些課程來認識有這麼多不同文化的差異,並且反思自己應該如何解決問題。

小組合作(圖片來源:©賴嘉瑩 Inka Lai提供)。


沒有考試的評量標準

這個碩士課程沒有考試,只有個人作業、團體作業及面談(Interview),檢驗你的能力在一個 block 之後是否有進步。學期一開始我們會做一個跨文化發展評量(Intercultural Development Plan),主要在衡量自認擁有的跨文化能力與實際的落差,通常結論都是會高估自己。老師就會依據你目前具備的跨文化知識,檢視你經過一個又一個的 block 之後有沒有進步。而他們又是怎麼檢驗你有沒有在成長呢?我自認是要能透過學期作業,反思自己遇到的困境、跟你是怎麼運用一些理論去解決問題。作業有切中課堂重點的話,他們就會視為你成長的很好。評分的內容為:每一個 block 都會產出一個 portfolio(作品集的概念)。我們是依照這個作品集拿學分的,但因為沒有標準答案,只要你有運用理論,闡述有條理,不抄襲、掏心掏肺寫出來,老師通常給分都很大方,不太會當學生。


印象深刻的地方

跨文化的議題討論起來其實很有趣,例如有一次班上在討論中國是如何與人民溝通「社會信用體系」的,注重自由的歐美國家多半無法想像,但身為臺灣人,若從歷史的角度出發,其實會發現人們會因為所處環境而造成很大的思想差異。又例如,當全世界都在撻伐丹麥動物園在孩童面前解剖的長頸鹿遺體實在太血腥時,動物園管理人卻覺得這是富有教育意義、沒有任何不妥的地方。我們很容易會以自己的思想去評斷他人的行為,跨文化溝通讓我們看見,他人也有自己的「以為」。


與其把期待放在學校身上,不如還給自己

漢斯屬於應用型科技大學,與研究型大學來比,較注重實作及與產業接軌。當初我是抱著學校會提供實習管道的期待而來,後來才發現:完全沒有這回事!什麼都要自己爭取。譬如平常課程老師請到的講師或企業客戶,學生若想進一步為實習或就業鋪路,都要自己去建立人脈。此外,因為作業性質的應用實作性非常高,四個 block 做出的溝通策略,以及論文結果,往後都可當作面試企業的作品集。

在荷蘭念碩士,就像被打回原形。過往在臺灣再突出的能力,都有可能被團體作業掩蓋光芒;就算學費已經付了,學校或老師有可能還是無法滿足你對於學習的期待。一年半的時間說長不長,課程及作業安排也許比想像中緊湊。不管是要把握在學期間邊實習邊寫論文、或是好好自學、培養興趣或專長,我認為想任何收穫的形式,都是好好適應自己所處環境而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