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埃因霍芬設計學院DAE:無法被定義的Contextual Design碩士

1
埃因霍芬設計學院(Design Academy Eindhoven)碩士生工作空間的一角。(© Pao Hui Kao攝影)
科系Contextual Design 應該是Design Academy Eindhoven (以下簡稱DAE) 研究系所中最讓許多人一頭霧水的了吧!
20160928_dae_cd2
CD系主任Louise Schouwenberg每學期初都會與同學分享和設計大師們預測的設計趨勢與時代下的CD定義。(© Pao Hui Kao攝影)
Contextual Design(以下簡稱CD)真的很難找到一個貼切的翻譯中文詞彙,從曖昧的名稱定義上多少可以反映出自由毫無限制的系所風格。總而言之,設計師必須從自我出發,以「設計手法」詮釋個人的價值觀和哲學思維,因此在這裡最大的課題便是如何找到適合自己且具溝通性的設計方法傳達思維。
20160928_dae_cd3
CD學生把自己喜歡的各種元素印在一張A4上並排放於桌面,而同學則由圖上的資訊與對於此人的了解給予簡短的分析。(© Pao Hui Kao攝影)
誰說你是付錢來學習的?!
既然是研究所,代表學生被認定已具備基本設計能力。記得系主任在開學第一天宣告:「我們把你們當成專業的設計師而不是學生,不要問我們該怎麼做,而是告訴我們你要怎麼做。」
系主任的發言絕對不是為了嚇唬人,而是明瞭台下坐滿清楚自己未來計劃、對設計充滿熱情、躍躍欲試充滿能量的學生,他們尋求的是一個更國際化的舞台揮灑創意。有鑒於此,無論是題目的選擇、材料的選用、發表的形式,CD給予學員的自由度又比其他三系(註1)更高,不會一開始就讓量產、對社會的關懷貢獻、市場需求的定位等問題框住你,而是讓學生在無拘束的製作研究過程中找到自己的標準與個人的專屬答案。
被挑選進DAE碩士就讀的人通常都有些怪異的特質,或者說他們存在著自己相信的小小世界,而DAE就像是一個顯影機,希望這些暗藏深處的特質,能於兩年的淬鍊中找到最適合的形式向外界發聲。 在這裡,只要講得出清楚的故事與邏輯,即使是誇張瘋狂的想法都會得到尊重與認可。而導師的任務並不是提供學員新的想法,而是想盡各種辦法擾亂意志堅定的設計師,這絕對不是因為導師太過愚蠢,而是唯有透過各種面向的自我攻防,才能激盪出創造者內心深處真正在意的根本議題,所以可以解釋成:引導學員重新認識自己的特殊手段。
來到此校,若是一昧等待老師給予你新的想法與方向,那真的是非常可惜,That’s really really bad. 只能說自求多福謝謝不送。
隨處都能圍成一圈變成教室
20160928_dae_cd4
CD所有學生和導師全部圍成一圈,對於每個同學的作品給予意見。(© Pao Hui Kao攝影
DAE碩士可說是小型聯合國,有趣的是地主荷蘭人的比例相對低,因此形成講英文才能通的教學環境。每系每年平均招生20位左右學生,亞洲同學多為有工作經驗再繼續進修,而歐盟同學則多為當屆畢業生,因此平均年齡有一定落差。學生來自各種專業背景,除了產品設計之外,多有藝術、建築設計、室內設計、服裝設計等不同領域佼佼者就讀。
研究所並沒有制式的課程安排,授課老師的特質往往比課程名稱重要,也是影響學生專案走向的重要變因。因此,在課程的行事曆上只會顯示當天授課的老師而不是按科目分類。在兩年共六個學期的課程安排中,每學期都會安排來自不同領域的導師授課:紀錄片導演、建築師、藝術家、設計師、平面設計師、肢體表演課、評論家、策展人等等,主要以荷蘭籍為主,也會邀請DAE畢業的名設計師擔任客座導師(像是 Karel Martens , Maaten Baas , Formafantasma 等)。
一年級,每個學期會安排兩個老師帶不同的專案,上課時通常是同學、老師坐成一圈開始分享自己的想法,沒有講台麥克風、師長距離也很小,就像朋友之間聊天那般互相傾聽給予建議;所以幾個小時的討論下來,可以聽到不同國籍同學對自己議題的多元看法,也可以參與其他同學的專案發展,是體驗文化衝擊與交換想法的遊樂時間。
二年級是發展畢業專題的個人拉鋸賽,因此課程設定多為一對一討論形式,畢業生會在自己的大桌子上專心工作,而每天則會有不同的導師和客座講師輪流到桌邊「拜訪」,和你談心聊專題。每個導師對於同一個專題所給的意見通常是左右分歧,甚至給的建議也是朝令夕改,若是想要討好每個導師絕對是會累死自己而下場悽慘,最重要的是態度的調適:明確知道自己的目的與方向,與導師的討論是處於分享而非等待指示,朝著自己心裡的畫面勇往直前就不會有問題!
透過手做引導思緒 「Let your hands lead your head」
20160928_dae_cd5
CD某位手作狂人的工作桌日常。(© Pao Hui Kao攝影)
手做在CD非常重要,若經過碩士生工作空間絕對只會看到專注於大量的製作人群;換句話說,學生都是天生的maker,雙手一閒置就覺得渾身不對勁,透過創作展現個人特質絕對是此系的精神,而手作能力是評斷學生的核心標準,但究竟為什麼手作能力如此重要呢?
舉個例子:字如其人,意思是字跡可以表現一個人的個性與情緒,即使每個人寫同一個字也不可能相同,而同一個人寫的不同字都有屬於寫手自己的風格。有一堂由藝術家Gijs Assman(註2)所執導的課,便是要求同學「海量」產出雕塑作品,在不探討物件功能性的前提之下,探索如何將平面的草圖立體化,在這樣的標準下審視,材料與創作者的關係顯得明確,為什麼選擇這樣的材料?又為什麼選擇這樣運用以達到目的?每個人對於材料的操作方式反映了其價值觀與觀點,而關鍵在於創作者是否能在手作過程中解讀自己、是否能在與材料對話的過程中重新認識自己。回頭審視自己親手做出的大量作品,再與其他同學的成果相對應,竟發現這些問題的答案簡直呼之欲出,屬於個人的輪廓與風格是那麼清晰明確。
我們印象中的設計便是把產品刻劃的完美,然而,把東西做得漂亮是一種能力,經過時間的洗練,每個人都能做出美的物件。但個人特質卻是根深蒂固的存在,它不用反覆練習就能自然真切的傳達。因此在CD,誠實地投入自己喜歡的領域、傳達自己的熱情比把物件做的美來的重要許多,或許我們能說,在CD所追求的是由內而外穿透出的特色非凡無法取代的美。
冷血淘汰制
將實境節目殘酷的淘汰規則搬進校園,原本坐在台下的觀眾瞬間變成參與比賽的競爭者,Project run way(決戰時裝伸展台)激烈的淘汰制是該節目維持超高收視率的特點,在DAE卻成了每位學生最恐怖的夢靨。學員會在每個學期期末收到一份考核報告,上面除了有導師們給予的評語,最重要的是會從Pass(通過)和Fail(未通過)兩個選項中擇一,做為當學期的表現成果。若是不幸集滿兩次Fail,則會被視作不適合學校教學方式而被迫退學。此外,非歐盟學生的簽證將立即被取消,必須打包回家不能久留。 平均來說,每年新進的學生約有大於50%的人中途退出(註3)。
20160928_dae_cd6
CD期中發表,同學依照作品需求布置作品,營造出最能呈現設計理念的氛圍。(© Pao Hui Kao攝影)
挑戰心臟的遊戲總是在越接近尾聲時越扣人心懸。DAE有一項流傳悠遠的傳統:即在畢業發表當天才會知道自己到底拿不拿的到畢業證書,最悲慘的劇情是在畢業典禮前幾天才體悟到自己根本不是應屆畢業生!?
20160928_dae_cd7
2016畢業典禮現場,畢業生必須現在畢業證書上簽字才算有效。(©照片提供 Design Academy Eindhoven)
誠實面對自己是唯一途徑
DAE就像是一座條件險峻的礦山,學員就像入山挖掘寶物的修行者,每個人選擇走的路徑與所具備的工具大相逕庭,經歷的過程與領悟到的風景也不可能重複,偶與他人相遇交換經驗與心得後,稍作休憩便要繼續向前邁進,在佈滿恐懼與灰色壓力的氛圍中,唯有和自己誠實對話、勇敢的自我剖析才能挖掘出最耀眼的寶物。
結束探險出山的行者散布世界各地,他們會將這獨特的經歷與更多人分享,勢必吸引更多人慕名前往朝聖。然而,即使讓再知名的行者親口轉述,終究還是屬於他們自己的體驗,並不能代表全部DAE的樣貌,也不會是下一個行者的途徑,唯有自己鼓起勇氣前往,創造屬於自己的故事,才能了解真正的DAE。
DAE絕對不是一間可以讓人享受愜意享受歐洲生活的學校,學費也相較其他荷蘭學校貴上許多,所在城市埃因霍芬(Eindhoven)是一個非常適合退休的清靜工業城, 若是單純想要試試歐洲生活絕對有更優質的選擇。強烈建議申請前先問問自己為什麼而來,多詢問正在就讀或從DAE畢業的前輩深入了解學校狀況,避免來了之後傷錢傷身悔恨不已。

延伸閱讀埃因霍芬設計學院DAE碩士課程的設計哲學

註1:DAE研究所除了Contextual Design之外還有:Social Design、 Information Design、 Design Curating and Writing 三系

註2:Gijs Assman,荷蘭籍藝術家,著重於以雕塑作品探討人與人之間細膩的情感與關係,執導於荷蘭多所藝術設計學院。其引導性的教學方法,一方面鞭策學生全力創作,另一方面成為最強的傾聽者,成為近年來CD學生的精神支柱。

註3: 2014研究所四系共有79位入學,2016年則剩34位畢業。

 

One Response

  1. Ken

    你好,我是想申请明年学荷兰留学的毕业生,我想问下DAE的淘汰率是学校规定的必须这样,还是根据学生的水平而定,而且2014年入学到2016的毕业的学生淘汰率已经超过了50%,那么现在这个淘汰率是在逐年提升还是?还有我想问下contextual design在做的项目是没有任何限制的吗,我看了官网上大部分都是小产品设计,而且都比较贴近北欧生活的non-electronic products,这里如果我想做比较前沿科技性性的产品,比如机器人,飞船这些可以吗,学校教学条件支持吗?谢谢

    回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