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搖籃到搖籃(C2C)-逐漸盛行荷蘭的永續理念與標章

2
經過搖籃到搖籃金級認證的產品。兩個 C 連在一起的圖示即為搖籃到搖籃(C2C)的認證標章。其實在台灣買這個美則(Method)的商品還比較方便。在荷蘭要上網訂,產品會從比利時運過來,運費貴霜霜!(圖片來源:method Household Supplies
果說到環境保護與環境友善的概念,大家對「3R」應該不會太陌生:減量(reduce)、重複使用(reuse)與回收(recycle)。3R的觀念來自於資源有限,人類欲望卻無限的困境,期待能透過努力減少地球的資源消耗。雖然這個事實可能令人不太舒服,但工業革命時代以來,人類文明和消費行為下的產品,往往是在垃圾堆中,結束他們的生命週期。另一個不爭的事實則是,人們節約和回收資源的速度,往往比不上消耗它們的速度;許多資源,也在回收再利用的重製過程中浪費掉了。那麼,我們可以思索的問題是:當一個產品只剩部分的原料可以回收時,整個回收過程還是對環境友善的嗎?
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的理念
以上述問題為出發點,一個新穎的環保哲學: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 C2C),於二十世紀末在歐美孕育而生。德國化學家麥克‧布朗嘉(Michael Braungart)與美國建築師威廉‧麥唐諾(William McDonough),算是第一波推廣此理念的先驅(註1)。
有鑒於過往的產品,往往擁有從「搖籃」走向「墳墓」的單一生命週期:資源汲取(take)、製造(make)、丟棄(waste),搖籃到搖籃的設計哲學,是從「養分管理」的理念出發,在產品設計階段就預先構想產品最後的下場,並將產品的材料納入生態循環及工業循環等兩個封閉迴圈。其中,生態循環之產品由生物可分解的原料製成,最後回到生態循環提供養分;工業循環之產品材料則持續回到工業循環,將可再利用的材質同等級或升級回收,再製成新的產品。換句話說,搖籃到搖籃的哲學。在於徹底消除「廢棄物」的概念。產品的原料與製程、回收管道、供應鏈,以及生產公司根據認證準則經過完整評估對環境、社會的影響後,該產品即可依其表現獲得從基本到白金、五種不同等級的搖籃到搖籃標章。

 

Biological_and_technical_nutrients_(C2C)
搖籃到搖籃的循環概念圖:左手邊的圓圈為生態循環,右手邊則為工業循環。產品的原料可經由生態循環回歸大自然,或者進入工業循環再製成新產品。當所有原料皆可進入循環時,廢棄物的概念將不復存在。(圖片來源:Cradle-to-cradle design

 

 

由奧地利紙業公司gugler製作的C2C介紹影片。影片提到,過往紙張只有60%的成分(例如紙漿)得以經由回收再利用,其餘油墨和填充料,則被視為有毒物質而得分開處理。如果印刷品使用的材料經過改良,就算無法再回收的成分,也可能成為肥料或腐植土壤,回歸大自然循環。

 

搖籃到搖籃(C2C)在荷蘭的發酵與迴響
早在2006 年底,當一支名為 Afval is Voedsel (Waste equals food,垃圾即食物)的紀錄片在電視台播出後(註2),引起舉國不小的迴響,多家廠商也開始投入、依循搖籃到搖籃的理念製造產品。同時,高等教育界也開始響應,如鹿特丹管理學院(Rotterdam School of Management)、屯特大學(Twente University)、台夫特科技大學(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等,皆開設搖籃到搖籃相關課程。如今,荷蘭已有近百家企業參與、共上百種認證產品,且以建材、室內裝潢與家具製造商為主。較知名的廠牌,例如家具品牌 DESSO(註3),以及荷蘭最大的床墊製造商auping(註4)。
此外還值得一提的是,位於荷蘭東南邊與德國交界,曾於2003年被評為「歐洲最綠化的城市」的芬洛市(Venlo),在接收搖籃到搖籃的理念後,亦決心將這個概念內化為城市基因,推動芬洛市成為全球第一個「搖籃到搖籃城市」。該市提出一個屬於自己的搖籃到搖籃理念的「芬洛原則」(Venlo-Principes),嘗試利用芬洛獨有的社會、環境特色,根據搖籃到搖籃強調的物質循環、再生能源與多樣性等觀念,建造出為後代子孫著想的、改善空氣、水、土壤、與能源品質的城市(註5)。
如今,搖籃到搖籃之概念,在荷蘭這幾年的產官學界都佔有一席之地。她不僅被社會企業責任年會討論、也被考量進公部門採購、水政策裡,受諸多企業採納為核心價值、還成立了專門的科學園區,可說是世界上最積極的國家之一(註6)。

 

venlo_do_01-507bfa643a342
經過搖籃到搖籃金級認證的產品。荷蘭的芬落市以朝向「搖籃到搖籃城市」為其努力目標。圖中建築為該市市政廳,很綠吧!(圖片來源:City Hall Venlo
搖籃到搖籃之所以可一呼百應,掀起廣大迴響,或許是因為她為大家印象中遲早會消耗殆盡的資源,提供了另一種可能。當其他主流論述提倡的(資源回收)效率(efficiency)似乎不足以為人口的急速增長解套時,搖籃到搖籃強調的效益(effectiveness),讓人類不需要為自己的存在感到罪惡。此外,如果沒有從源頭設計改變起,很多現有的資源回收效率不彰,只能使產品的生命週期延長,或製造價值較低的產品,有時甚至會產生其他危害。
不過,這個現象背後依舊值得探究:何以一般國民連資源回收都不見得完全做好了(註7),這樣嶄新的概念卻能迅速推動!?而隔壁國家,以大眾環境意識著稱、發起人之一的麥克‧布朗嘉成長的德國,卻無法像荷蘭一樣有這麼高的效率?我想,小國的彈性、和荷蘭人的生意頭腦都是可能的原因:或許搖籃到搖籃,某種程度上,也還是荷蘭企業藉以發展、生存的一種方式。至於究竟是單純漂綠(Greenwashing)、還是賺錢之虞兼顧社會責任,這個就要靠消費者來監督了。
批判與展望
在理念上,搖籃到搖籃勾勒的藍圖很美。不過,仍然有批評者認為她存在疏漏(例如,產品在使用階段時的效率,就不在認證時考量的範圍內),也常有人覺得他的概念過於理想化。如果真有產品能全面使用乾淨能源、材料,完全在封閉循環裡一再重複利用,達到對人體無害又不傷害環境的境界,我們當然可以鼓勵消費者毫無節制的消費。但受限於當今科技發展,大多數商品無法達到完美境界的情況下,諸多只得到初階等級的認證商品,是否仍意味著消費者可以無止盡地購買、浪費?對此,我們只能希望企業會依照認證機構所期待的,設立長遠的改善計畫,在定期續約認證效期的同時,逐步達到像大自然循環一樣的完美。
當然,無論設計理念或其認證標章,都只是試圖達到永續發展的手段之一。身為消費者的我們,亦可以用Question mark這個荷蘭的手機軟體,瞭解在外消費產品背後的故事,和Goodguide,了解其他類型產品對環境、社會、健康的影響。最後,套用台灣社會企業界紅人胡庭碩很愛引用的安娜‧拉佩Anna Lappe的名句:「每一次你花的錢,都是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我也想以一句話作為結語:
我們可以透過消費,投票選擇這個世界的樣貌。

註1 Cradle-to-cradle design
註2 垃圾即食物紀錄片Afval is Voedsel (cradle to cradle) – oktober 2006
註3  DESSO: C2C & Corporate Responsibility
註4 Auping products awared with Cradle-to-Cradle award
註5 Venlo: Cradle to Cradle;  C2C – Venlo Principes (PDF)
註6
公部門採購、科學園區等例子:Cradle to Cradle® achievements by the Dutch government
水政策:Making Cradle-to-Cradle Work: First Steps for Dutch Infrastructure Challenges
註7  就我自己在荷蘭的觀察,看似一切都很先進的社會裡,除了玻璃,民眾對於垃圾分類與資源回收的行為並不那麼普及,大多數家庭和公共場所的垃圾都混雜處理(當然,在消費者丟棄垃圾後的另一彼端,會有若干垃圾或資源回收公司,將收回來的垃圾分類,挑出可回收的資源)。一直到最近,政府都還在力推「塑膠英雄」鼓勵塑膠回收。你可能也注意到,許多超市外面多了橘色塑膠英雄的回收箱。請見:塑膠英雄

參考資料
郭書瑄,2013,荷蘭,小國大幸福:與天合作,知足常樂:綠生活+綠創意+綠建築。台北:新自然主義。
龍應台基金會的分享
台灣搖籃到搖籃平台
C2C觀念解釋小短片(gugler中文字幕)

 

 

2 Responses

  1. Kerwin Chen

    您好;

    我們是臺灣搖籃到搖籃知識平台http://www.c2cplatform.tw/
    為目前台灣最大的C2C知識平台,目前正在積極籌備新網站的架設,
    http://demo.gcii.tw/c2cplatform.tw/

    希望屆時能夠轉載您這篇文章報導於我們的資訊中心內,
    希望能得到您的同意,我會皆會附上來源網址與作者姓名,謝謝,

    在此先感謝你的協助,並附上email,若有任何疑問請與我們聯絡。

    Kerwin Chen
    搖籃到搖籃設計顧問公司

    回覆
    • 安翊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這是一種愛護我們地球的方式;也讓我們的下一代還能有生存的空間。
      我們公司隊也是有相同的認知,目前在全台積極推廣環保鋁模板工法;
      它就是取代目前建築營造業普遍使用的木模板;讓我們減少砍樹的機會,
      也省去最後需丟棄燃燒的命運;不會汙染我們的空氣品質。鋁模板重複
      性再利用最後熔成鋁錠在製成鋁模板完全符合c2c的理念。

      回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