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2017年荷蘭大選結果(上):向右傾斜,但極右勢力成長不如預期

荷蘭於2017年3月15日舉行了國會下議院選舉。(圖片來源:©陳亮宇攝影)
荷蘭國會下議院(Tweede Kamer)大選已於2017年3月15日舉行,並由選舉委員會在3月22日正式公布選舉結果。由於英國通過脫歐公投(Brexit)和美國共和黨的川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已先後為全球投下兩顆震撼彈,荷蘭大選前,我們常見的外電媒體報導和評論分析,大都將其視為觀察同年4月法國總統大選和9月德國國會大選的前哨站。荷蘭脫歐(Nexit)的主張、保守勢力與極端主義(包含極右與民粹主義)能否在這次大選勝出,進而形成骨牌效應席捲歐洲、造成歐盟(EU)崩解,都是媒體熱切討論的話題。由「荷蘭川普」——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領導之極右派自由黨(Partij voor de Vrijheid, PVV)能取得多少席位,甚至躍升為第一大黨或組閣,更吸引了眾人的目光(註1)。
由於PVV在選前好幾個月的時間,都高居民調榜首(但也在選前一個月逐漸下滑而失去領先地位,可參考《荷蘭2017年大選解析》),加上媒體推波助瀾的結果,營造出一股極右翼政府將首度執政的氛圍。然而,選舉結果相較於國外媒體和評論標示的極端落點,似乎仍有段距離。換句話說,當海外媒體將風向帶到一片令人憂心忡忡的不安時,現實中的荷蘭似乎沒有如英國和美國一樣,演出引起外界騷動的劇情(註2)。
那麼,究竟這次荷蘭大選的結果如何,又讓我們觀察到哪些政黨生態的變化呢?雖然這篇文章來得晚了些,但目的在於讓讀者們在選戰激情過後後,能平靜地再次增加對荷蘭政黨政治的認識,也瞭解到政治這回事,不是選完就沒事。在上篇中,我將陳述官方公布的席次分配結果,和討論荷蘭左派和右派政黨勢力的消長,至於在下篇中,我則將其與過往的荷蘭政黨結構相比較。

本次荷蘭大選相當受國際媒體注目的政治人物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是荷蘭極右翼政黨--自由黨(PVV)之領導人。(圖片來源:Independent
2017年荷蘭國會下議院的選舉結果
根據荷蘭選舉委員會(De Kiesraad)在2017年3月21日發布的選舉結果,本次大選投票率為81.9%,是繼1986年國會大選(85.8%投票率)之後,選民投票最為踴躍的一次。28個成功登記參選而名列在選票的政黨中,共有13個取得國會席次。在下議院共150個席次中,現任總理呂特(Mark Rutte)領導的中間偏右政黨:自由民主人民黨(Volkspartij voor Vrijheid en Democratie, VVD)囊括33席,再度拿下第一大黨寶座,但較上屆2012年選舉減少了8席。威爾德斯領導的反歐盟、反伊斯蘭之自由黨(PVV),以20席名列國會第二大黨,比2012年成長5席。獲得19席而排名第三的政黨共有兩個:中間偏右之基督教民主黨(Christen-Democratisch Appèl, CDA)(成長6席),以及中間溫和之民主六六黨(Democraten, D66)(成長7席)。
排在前段班之後的,為三個左派政黨:綠色左翼(GroenLinks, GL)和社會黨(Socialistische Partij, SP)均取得14席,前者較上屆增加10席,是本次選舉最大亮點,後者則減少1席。不過,該次選舉跌跤最慘的,莫過於原先和VVD共同執政的工黨(Partij van de Arbeid, PvdA),只獲得9席,較上屆驟降29席,亦創下荷蘭工黨史上得票率最低的紀錄。接下來,偏右的基督教聯盟(ChristenUnie, CU)拿下5席,和上屆相同;偏左的動物黨(Partij voor de Dieren, PvdD)取得5席,較上屆成長3席;強調中老年人照護和社福權益之五十歲以上黨(50PLUS)搶下4席,比上屆增加2席;老牌的保守基督教政黨:政治改革黨(Staatkundig Gereformeerde Partij, SGP)獲得3席,和上屆相同。
最後,本屆參選的政黨共有28個,當中多達一半(14個)是2014年以來才成立的新興政黨(當然,許多是政治人物從既存大黨出走而創立的)。這次選舉,果真有兩個政黨初試啼聲便攻下席次:左翼、親移民、主張反歧視和強調文化多元的思考黨(DENK)分得3席,以及定位在極右、主張直接民主且拒斥歐盟的民主論壇(Forum voor Democratie, FvD),也斬獲2席。

各政黨在2017年荷蘭國會下議院的選舉結果,並與2012年的得票率和席次相對照。(圖片來源:TK17: bekijk de uitslagen (per gemeente) en vorm je eigen coalitie
荷蘭選民向右靠?極右派真的獲勝了嗎?
綜觀本次選舉結果,確實和選前民調預測的方向一致:向右傾斜。包括極右派PVV在內,得票率排名前四位的前段班,均為中間偏右(VVD、CDA)或溫和(D66)的政黨。相形之下,幾個左翼和進步派政黨雖然都有所斬獲,但皆沒能衝到前段班的位置,且即便將他們成長的席位相加起來,也無法彌補工黨(PvdA)丟掉的大片左派江山。
一片驚滔駭浪之中,中間偏右的自由民主人民黨(VVD)終究保住第一大黨的地位,但也流失8個席次。回溯大選期間,在PVV驚人的壓力下,VVD也不得不改變作風以鞏固右派選民支持。例如,呂特總理(VVD黨魁)曾在一月發表一封致荷蘭國民公開信,要求那些無法尊重荷蘭價值與習俗者離開:「如果你從根本上反對我們國家,那我寧願你離開。行為正常一點,不然就滾吧」(If you reject our country fundamentally, I’d rather you leave. Act normal, or go away)。此舉雖然遭致強調多元價值觀和融合的政黨與論者批評,但呂特刻意將目標鎖定在那些「不尊重荷蘭價值的人」(矛頭顯然是指向荷蘭境內的穆斯林,特別是摩洛哥和土耳其裔移民),傳達出多數厭惡移民之保守派人士的心聲,可說是既鞏固溫和右派支持,又可吸納極右翼PVV票源之計。

荷蘭總理呂特,同時也是自民黨(VVD)黨主席,在2017年1月22日透過報紙和媒體發布一封名為“Aan alle Nederlanders”(致所有荷蘭人)的信,表達其對於某些人正在破壞荷蘭傳統價值的憂慮,並向那些人喊話“Doe normaal of ga weg”(行為正常一點,不然就滾吧)。(圖片來源:VVD
此外,當距投票只剩不到一周時,又發生一件荷蘭與土耳其的外交爭端,為幾天後的選舉帶來一段插曲。3月11日,兩名土耳其部長欲到荷蘭第二大城鹿特丹,為將於4月舉行的土耳其憲法公投,向海外(荷蘭)土耳其人進行宣傳,但荷蘭政府卻強勢拒絕其入境,並將其中一位部長遣送至德荷邊界。當日晚間,有上千名群眾聚集在土耳其領事館外抗議,也遭到荷蘭警方以武力強制驅散。稍後幾天,兩國官員持續隔空叫陣,呂特總理硬起來地對該事件強勢表態,向土耳其嗆聲,也被認為多少在選前替VVD穩住了右派選民的支持。
若將時間拉長來看,VVD自2010年執政至今,由呂特領導的兩任內閣,正逐漸帶領荷蘭走出前一波歐美國家陷入的金融危機。直到2017年選舉以前,荷蘭的失業率和GDP成長率等指數,都正在恢復至金融危機前的水準。在復甦經濟的政策表現上尚且令人滿意,也是企業界、中產階級選民願意支持VVD的原因。不過,既然VVD比上屆掉了8席,顯現仍有選民對於執政政府感到不滿。
與此同時,自2012年起和VVD聯合執政的左派工黨(PvdA)下場就慘多了。當政府以對抗金融危機為由,採行一系列揚棄社會福利體系國家的政策,像是大砍醫療保險支出和失業補助、精簡政府組織和人力、提高退休年齡至67歲並降低年金給付時,誰承擔來自廣大勞工階層和弱勢群體的埋怨呢?答案顯然是PvdA。當初將票投給PvdA的選民,很多正是需要社福體系照顧的群體;他們投票給PvdA,正是希望PvdA能夠捍衛他們的權益。因而,當共同執政的PvdA一再與VVD妥協,推動一系列刪減社福的措施時,他們遭到背叛的憤怒可想而知。影響所及,2015年的地方議會選舉,PvdA的席次已大幅滑落(整體支持率較上屆地方選舉掉了7.24%),這回全國大選,PvdA輸到僅剩個位數字的9席(支持率整整掉了19.1%),創下該黨史上新低,只能寄望未來可以東山再起了。

在1989年成立的綠色左翼(GL),是2017年荷蘭大選的最大亮點,席次從上一屆的4席增加到這回的14席。圖片中人物為綠色左翼黨魁Jesse Klaver。(圖片來源:GronLinks Zoetermeer
那麼,左派工黨大輸的同時,荷蘭極右派真的在該次選舉獲得大勝了嗎?恐怕也並非如此。選前廣受矚目的PVV雖然攻佔國會第二多的20席,比上屆成長5席,但並沒有超過該黨在2010年創下24席的紀錄。推敲其原因,當選前民調顯示PVV極可能成為第一大黨時,不只意識形態與其對立的左翼政黨們表態,就連偏右的幾個大黨,也紛紛宣布選後將不會和PVV一同組成聯合政府。即便選戰過程中,威爾德斯可以藉由種族和脫歐等話題喚起保守人士的激情,但多數選民在務實考量下,最終仍可能將票投給較溫和或偏右的政黨,而非極端的PVV(註3)。既然組閣無望,可以預期的是,PVV在未來這一屆國會將繼續扮演頭號反對黨的角色。
這次大選,媒體和評論大多以荷蘭多黨林立之現象指出「荷蘭政黨結構走向分裂化」,並舉極右勢力崛起為例主張「荷蘭政治文化正在走向極化」,真的是如此嗎?關於這兩個問題,我將在下篇裡繼續探討。

繼續閱讀解讀2017年荷蘭大選結果(下):從三大政黨家族到充滿小黨的大平台

延伸閱讀
荷蘭2017年大選解析
319 荷蘭地方(市)議會選舉之小市民我也要參加!
動物黨?50歲PLUS黨?荷蘭的選舉在玩什麼把戲?
破碎的種族禁忌:荷蘭PVV黨主席的語破天驚
荷蘭選舉面面觀(一):依政黨比例組成的上下議院

註1:若想更深入了解這位話題性頗高的威爾德斯,可參考《破碎的種族禁忌:荷蘭PVV黨主席的語破天驚

註2:事實上,威爾德斯和PVV被民調擺一道的情況早已不是第一次了。荷蘭先前幾次大選(例如2010年、2012年時),PVV同樣經歷過在競選前期的民調氣勢看漲,但在選前逐漸滑落,最終得票率和獲得的席次皆呈現「雷聲大、雨點小」的情況。

註3:尚有一件事情,不僅會被荷蘭政黨領袖(例如VVD的呂特)拿來調侃威爾德斯臨陣脫逃,選民也可能記憶猶新:2010年的國會大選後,PVV原本支持VVD和CDA,一同成為執政聯盟成員,卻在2012年時,因不滿VVD提出之精簡預算案(順應當時歐盟所謂的撙節財政政策),進而退出執政聯盟,導致呂特內閣總辭、國會解散,並在當年9月重新改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