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鴨之梵谷風華再現

這幅唐老鴨靈感來自梵谷1887年的自畫像。(©QB Hong攝影)
被票選為荷蘭最偉大人物前十名的文森.梵谷(Vincent van Gogh)生平畫作無數,《星夜》(The Starry Night)《向日葵》(Sunflowers)《夜晚露天咖啡座》(The Café Terrace on the Place du Forum)以及《吃馬鈴薯的人》(The Potato Eaters)都是廣為人知的代表作,現今被各博物館以天價收藏中。對照於梵谷在世時窮困坎坷默默無名,經濟方面必須高度仰賴弟弟西奧(Theo)支援,作品乏人問津只賣出了一幅,《梵谷傳》譯者余光中曾感嘆說道:「生前沒人看得起,死後沒人買得起。」實在很貼切。除了畫作之外,梵谷割耳事件也讓人印象深刻,至於耳朵是自己抓狂割的,還是好友畫家高更(Paul Gauguin)一時情緒失守?這裡就先不多做討論了。
梵谷真心告白:肖像畫是一生最愛
二十七歲時才決定要當畫家的梵谷,在十年創作生涯中畫了大量的自畫像,一併紀錄下各種時期的自己,有一說法是他因生活拮据,請不起模特兒,只好一直以自己當人像來作畫,這原因也許佔某部分,但從他寫給家人的信件(註1)中,可以發現梵谷本身就對肖像畫有著極度偏好和熱愛,並認為比起攝影畫像更能傳達溫度、熱情、感動。
「我越是變得醜陋、衰老、卑劣、病弱、窮困,我就越想用絢麗色彩、分明層次、燦爛輝煌來報復。」(註2) 。
「我個人認為攝影是很嚇人的,完全不想擁有任何一張照片,尤其是我認識或我愛的人。…繪製的人像代表著一種感受,一種愛或尊重被尊重的感覺。」(註3)
「肖像畫就像一件傢俱,能讓你回想起塵封許久的記憶。」(註4)
「最讓我熱愛著迷,遠遠勝過我所有其他擅長事物的是肖像畫 – 現代肖像畫。…我想畫出百年後,人們覺得看起來像是顯靈般栩栩如生的肖像畫,我不想以照片般那樣惟妙惟肖來達到目的,而是要運用我對色彩的知識以及現代品味,充滿熱情而強烈的表達出人物特質。」(註5)
曾親筆寫下「繪畫是種信仰(Painting is a faith)」的梵谷,燃燒內心小宇宙奮力揮灑畫筆卻得不到任何肯定,最支持他的弟弟西歐也因不堪負荷,建議先休養身體暫時停止繪畫,讓他大受打擊,1890年7月29日在最愛的金黃色麥田舉槍自盡結束這悲劇的一生。誰又能料想得到,百年後他其中一幅作品《嘉舍醫師的畫像》(Portrait of Dr. Gachet),以當時(1990年)有史以來藝術品拍賣最高價8,250萬美金售出,真是天意難測,造化弄人啊(盛竹如口吻)!
由唐老鴨來重現梵谷風華
童書唐老鴨週刊為了紀念梵谷逝世125週年,把荷蘭畫家 Wouter Tulp 仿照梵谷筆觸及情境所繪製的唐老鴨自畫像當作第22期封面,梵谷博物館也慎重的將這幅畫表框,安排總編Dimitri Heikamp及八位小朋友共同參與揭幕儀式,整個六月份懸掛於入口大廳供訪客參觀,而這也是博物館收藏的第一件卡通人物作品。
補充一個小插曲,有記者採訪時問了一些相~當~幽默的問題 :
記者:「請問你們有幫這幅畫額外購買保險嗎?」
館方:「如果這是梵谷的真跡才會… 」
記者:「會不會擔心訪客以為這是從沒公開過的梵谷早期自畫像?」
館方:「這很明顯是唐老鴨吧… 而且旁邊有貼說明啊… 」
記者:「你覺得梵谷會發出唐老鴨的聲音嗎?」館方:「鬼才知道… 」
(內心旁白:記者大哥你有事嗎?千萬不要放棄治療啊!)
20150729Donald_Duck2
梵谷博物館董事Axel Ruger表示,希望藉由這幅唐老鴨,能刺激小朋友們的好奇心,開始想從博物館中認識及探索梵谷的生涯與作品。(©QB Hong攝影)
20150729Donald_Duck3
畫像旁的介紹說明。(©QB Hong攝影)

沒機會親自前往參觀的朋友不必搥心肝,目前在唐老鴨雜誌線上商店還能買到這幅帆布畫,想要收藏的朋友別錯過啦~

20150729Donald_Duck4
購得的收藏畫跟梵谷博物館入場門票上自畫像放在一起,有種超越時空的情感連結。(©QB Hong攝影)

註1:梵谷一生給家人及好友共寫了七~八百封信件,絕大部分內容都是在講述跟繪畫相關的事情,而寫給弟弟西歐(Theo)的佔多數,幸運的是這些信件都保存完好。
註2:「 The uglier, older, meaner, iller, poorer I get, the more I wish to take my revenge by doing brilliant colour, well arranged, resplendent. Jewellers are old and ugly too, before they know how to arrange precious stones well. 」to Willemien van Gogh, 14 September 1888. (No. 678)
註3:「I myself still find photographs frightful and don’t like to have any, especially not of people whom I know and love…a painted portrait is a thing of feeling made with love or respect for the being represented. What remains to us of the old Dutchmen? The portraits.」to Willemien van Gogh, 19 September 1889.(No. 804)
註4:「a portrait is … like pieces of furniture one knows, they recall memories for a long time.」To Willemien van Gogh, 19 February 1890. (No. 856)
註5:「What I’m most passionate about, much much more than all the rest in my profession – is the portrait, the modern portrait. …I would like to do portraits which would look like apparitions to people a century later. So I don’t try to do us by photographic resemblance but by our passionate expressions, using as a means of expression and intensification of the character our science and modern taste for colour.」to Willemien van Gogh, 5 June 1890.(No. 879)

 

參考資料
梵谷私人信件全收錄一覽 (有英文翻譯)
梵谷自畫像整理(英文)
唐老鴨雜誌線上商店(荷文)
梵谷博物館(荷文)
Het Parool新聞相關報導(荷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