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公投烏歐協議,誰能當家、誰能作主?

1
居家住處的選舉公報與一張反方Burgercomité Nederland文宣。(©Uga Huang攝影)
「您贊成或反對通過歐盟與烏克蘭之間簽訂聯合協定的法律嗎?」
(Bent u voor of tegen de wet tot goedkeuring van de associatieovereenkomst tussen de Europese Unie en Oekraïne? / Are you in favour or against the law that approves the association agreement between the European Union and Ukraine?)
紐西蘭國旗公投剛落幕,英國脫歐公投更是全球關注焦點之一,而在4月6日本週三,荷蘭人民也要就是否同意歐盟簽署與烏克蘭之間的聯合協議(Ukraine–EU Association Agreement),進行全國公投表示意見。(先說在前,我不是學歐洲政治的,但看看荷蘭公投既然也花上了國家三千兩百萬歐元,加上住處也不斷收到宣傳、與近期的投票所通知,似乎值得來稍微了解一下原委。)
是的,這真的是個「表達意見」的公投,或又稱之為「建議性(諮詢性)公投」,根據荷蘭2015年7月通過的公投新法,本次公投的結果僅作為政府決策參考,不具有法律強制性。但話說十多年前的2005,荷蘭國內其實也有過一次因應當時歐盟擴張而是否需修改歐盟憲法舉辦的公投(The Consultative Referendum on the European Constitution ),當時歐盟成員國中除法國外,荷蘭以國內六成以上的投票率且過半否決了歐盟修憲決議。民意雖此,卻因當時東歐國家大批入盟,舊有的制度不敷使用,歐盟最後仍透過各種管道做出一系列的重組修憲,明顯選擇跳過荷蘭「建議性公投」結果。此舉使得十年過後,至今部分倡議歐盟「不」應與烏克蘭簽署協議的荷蘭政治群體,再次翻起舊帳,討論歐盟究竟民不民主的問題,或甚至悲觀認為,反正政府到頭來就是不會聽從民意。
一個公投,多種情結
那這個公投是怎麼來的呢?一切得從一個右派的政治輿論網站Geen Stijl和兩個疑歐派(Euroskeptic)的組織說起。在這些組織質疑歐盟決策的透明和民主程度的背景下,這條由疑歐派所發起的歐烏協議公投,其實有點變相成為對於贊成或反對歐盟的一種表意投票。Geen Stijl(以其後所創的Geen Peil組織宣傳「不贊同」與烏克蘭簽署協議)在去年成功以四十萬人越過連署門檻後,順利地把公投送到荷蘭人民面前。
我問了些荷蘭友人看法,一個工程師說,將這種議案交付人民表決其實有點強人所難,這麼複雜三百多頁的國際法案,能讀完讀懂的人有多少,而解決這種複雜議題,不正是政府議院存在的原因嗎?也有業界資深大叔說他大概不會去投票了,認為這是種浪費公帑的行為,他大約打算以不投票的行為,一賭投票率不會高於30%,因若投票率低於三成門檻,公投即無效,後續也就免談了(指讓荷蘭政府去與歐盟做決定就行)。我也遇過一個十八歲荷蘭青年,對於人生第一張選票躍躍欲試,認為公民義務還是要履行,他對於自己「贊成」的理由,我聽來比較大的成分是反對「偏激的反對方」。
歐盟與俄羅斯拉鋸戰的那根稻草–烏克蘭
但為什麼是烏克蘭呢? 時間點大概又得回到三年前的烏克蘭危機,近期歐盟在與烏克蘭討論的聯合協定,其實早在2014年春天就已著手進行,因烏克蘭內戰與克里米亞危機之故短期中斷,至今仍維持談判狀態,等候歐盟會員國與烏克蘭的簽署同意後生效。新的歐烏聯合協定將替代舊有的歐盟與烏克蘭夥伴與合作協定(EU-Ukraine Partnership and Cooperation Agreement),作為雙邊關係新的法律基礎。該合作協定在政治與經濟上的目的與效力皆有,旨在穩定烏克蘭內政、促進歐盟與烏克蘭之間的自由貿易、提升烏克蘭無論就人權法律經濟達至與歐盟同等標準。
2014年烏克蘭危機的背景之一,也就是國內對於親歐或是親俄兩方不同的意見引起的衝突後演變一連串戰爭,烏克蘭和歐盟談判桌上的這只協議,自然也不斷挑動歐盟與俄羅斯之間的敏感神經,這也說明了荷蘭本次公投「贊成」與「反對」雙方,為什麼會以俄羅斯總統普丁開不開心來為宣傳做註腳了。「贊成」方甚至製作了親吻海報,將荷蘭極右派PVV(持「反對」意見的政黨之一)領導Geert Wilders的畫像與普丁畫像激情併列,當中諷刺意味深長。
Geert Wilders與普丁的諷刺海報。(圖片來源:https://twitter.com/jspvda
另有質疑歐盟過分拉攏與烏克蘭關係的看法認為,此協議將是烏克蘭加速取得歐盟會員資格的前序曲。《經濟學人》在三月中的一篇報導中(The Economist, March 19th 2016, pp. 22-23),引用歐盟議院現任主席Jean-Claude Juncker的話說:烏克蘭在未來二十年內入歐盟的機率微乎其微。此話無非為荷蘭公投的「贊成」方站台,為選民打了記強心針。
民意風向球終將成為關鍵伸卡球?
2016年上旬,是荷蘭輪到擔任歐盟委員會主席的任期,但荷蘭也正好是在本次「歐烏協議」中,歐盟28個會員國內唯一一個國內人民倡議將議案交付公投的國家。歐盟是一個複雜的東西,但簡單來說一個法案要順利通過,只要有一票否決就得重新協商,也因此,荷蘭政府在4月6日投票日後,一旦面臨一個有效公投(投票率達30%以上)、且「反對協議」過半數的投票結果,這名義上雖是個「建議性」的公投,實質上還是將對政府造成不小壓力。回看2005年那場公投不太亮眼的「業績」,荷蘭政府對於十年後這場諮詢性公投接納程度能夠到哪裡,荷蘭公民引頸觀望;而歐盟在忙於處理移民問題的同時,又如何鎮靜地處理各國關係?今日這個來自人民的「贊成」或「反對」的簡單答案,結果到頭來還真是不簡單啊。

參考資料
www.oekraine-referendum.nl
www.referendum-commissie.nl
Mission of Ukraine to the European Union

One Response

  1. Sop

    民主式的選舉往往只是在專制跟民主兩不全的體制下,比較不差的一個選擇。荷蘭選黨不選人的兩段式的選舉可以彌補一些民粹的缺陷。到底複雜的政治不是一般老百姓可以了解,決定的。就拿這次贊不贊成歐盟跟烏克蘭間的聯合協定的投票,投不贊成者的原因很多,包括烏克蘭不應該加入歐盟或荷蘭應該退出歐盟。而這些都不是投票的議題。但「聯合協定」對一般選民來說實在太複雜了。情緒化,意識性的影響力倒是無邊無際。
    很多人並不贊成公投的可能性。即使是只有「建議」的功效,政府也不能不嚴肅的面對選民的意願,即使選民的意願到底是什麼自己也弄不清楚。這次的公投,讓當初極力設定「公投」法律的D66黨自己嚇了一跳,現在要怎麼修法又是另一個大挑戰!

    回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