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人如何買大麻?【地球幫你問】荷蘭社會制度篇

在荷蘭阿姆斯特丹街頭,可以看到讓人抽大麻的專門店,在荷蘭這種店被稱為Coffee Shop。(來源:flickr#Daniel Farrell

往前閱讀荷蘭人真的很小氣嗎?【地球幫你問】荷蘭歷史文化篇

台灣人的眼中荷蘭是個無敵開放的國家,無論是大麻、性產業、安樂死、同性婚姻等,在許多社會中爭吵不休的議題,他們似乎好像比別人都早有了答案,但真的荷蘭人從此以後就沒有問題了嗎?除此之外,在社會的制度面又如何規範他們的居住與工作的權利與義務?第三發【地球幫你問】荷蘭社會制度篇,雖不能說全面性地給了答案,但在大家瑣碎的回應中,或許能拼湊出點模糊的藍圖。
Q1:聽說荷蘭吸大麻無罪,請問國外旅客也可以嗎?該如何在當地申請或購買呢?
陳亮宇(下稱陳):很容易,大街上寫著Coffee Shop的店就買得到。
廖珮馨(下稱廖):這種店會有種非常濃郁的味道,你走過一定會聞到。
董芸安(下稱董):要買的話要出示年滿 18歲的證明。有很多外國人會特地來荷蘭抽大麻,像是德國人跟比利時人。
廖:前幾年有在討論只讓當地人買,且推行所謂的Coffee Pass,當地人要先登記成功後,才可以拿這個Pass到Coffee Shop去買大麻,但最後不了了之。現在有個制度是中央政府把權利下放給地方政府,讓他們自己去管。舉例來說,我住在靠比利時的布雷達(Breda),一到假日就會有很多為了毒品到荷蘭的觀光客,有些會造成治安問題。我之前有聽說過,在馬斯垂克(Maastricht)附近的城鎮不賣大麻給觀光客。
爆米花、布朗尼 全都可用大麻做
董:說到賣大麻的方式,普通都是賣一包,讓你自己回家捲,有的店也會賣捲好的,但在觀光客比較多的地方會出現用大麻奶油做的布朗尼。
廖:我之前也有荷蘭同學用大麻做爆米花,基本上大麻可以做各式各樣的料理,而且亞洲早期有些國家也會用大麻做香料,這也不是只有荷蘭有。老實說,我覺得抽大麻跟買大麻蛋糕沒什麼,重點是你還可以買種子回家種。
Q2:荷蘭如何面對大麻造成的社會問題?
林昭儀(下稱林):在台灣,大家都認為大麻是毒品碰不得,但荷蘭認為像古柯鹼、海洛因這類毒品對身體危害比較嚴重,大麻反而是軟性毒品,比較不容易讓人上癮。當局擔心如果禁大麻,反而會產生地下經濟,商店偷偷賣、生產者偷偷種、民眾偷偷抽,與其禁止還不如有限度開放,所以這些商店賣出多少、賣給誰等當局都能控制。雖然大麻在荷蘭合法,不過一般人也不會去抽。
要種可以 不能超過五棵
林:當局在管制大麻上有一套,它規定民眾可以吸但不可以生產過量。冬天的時候當局會派人開直昇機到天上巡,看哪一家的樓上沒有積雪,因為通常生產者會在屋頂樓上種,在種植的過程中要加溫雪就會融掉,政府就派人去查沒有融雪的那一家。我之前當學生時租屋,房東就有提到如果你要種大麻可以,但要合法且不能超過五棵。

延伸閱讀荷蘭大麻:合法與非法之間

201610%e5%9c%b0%e7%90%83%e7%a4%be%e6%9c%83%e5%88%b6%e5%ba%a6%e7%af%872
在荷蘭,患者只要符合一定條件就可以接受安樂死,荷蘭法律在立法時保留了一定的彈性。(來源:flickr#Alberto Biscalchin
Q3:為什麼荷蘭人對於同志、毒品和安樂死的觀念這麼進步?在面對保守反對勢力時怎麼處理?
廖:我覺得要用光譜的概念來看,在荷蘭有超級保守的人,像是住在「聖經帶」(Bible Belt)的人,他們保守到甚至你在星期天工作都會被白眼,連洗個車都不行,家裡敲敲打打也會被白眼。但在荷蘭也有相對開放的人,我覺得他們的社會光譜比較平均且多元,甚至在荷蘭法律內也有個「容忍」 (Tolerant)的法規。
舉例來說,像大麻這件事其實「不合法」,不可以大量耕種,那你一定會好奇這些大麻哪裡來,所以這個制度很弔詭。另外,如果我們深入了解荷蘭的安樂死制度,要安樂死還不是件容易的事,你必須要在身心評估上都過了才有安樂死的機會。
有條件的破例,法律不是死的
董:荷蘭在立法時保留了彈性,其中有許多「有條件的例外」。以安樂死來說,照理來講國家是不可以賜死人的,但只要滿足一定條件,國家可以讓你選擇死亡。
廖:這種「有條件的破例」常常出現,法律上彈性很大。以我比較熟悉的移民法來說,這法每年都在改,雖然有所謂的基本架構,但剩下的部分非常因時制宜,壞處是現在是什麼狀況沒人知道,好處是法律不是死的。
行政效率令人搖頭
董:但如果講到行政效率,在荷蘭這邊辦個事曠日廢時,可能台灣一兩天或當天就好了。我覺得台灣比較像是人治的社會,在辦事上有彈性,但法律上沒有。
廖:我覺得這也要談到歷史,荷蘭法律大架構基本上三百多年前就有了,但台灣的法律不知道一百年有沒有?要談法律的成熟度得將時間背景一起看。
挑戰權威 吸引異議者的國度
董:如果從歷史上來看,17世紀荷蘭從西班牙獨立出來,這裡成了吸引異教徒和異議分子的國度,很多不同意見的人都來到這裡想要挑戰權威,社會相對開放,垂直性階級劃分沒那麼嚴明。
林:舉例來說,每年八月,在荷蘭有運河同志大遊行,我上次有去看。當我的同事發現我去看,他們覺得很驚訝,因為他們本身比較保守,他還跟我說公司上下只有你可以去看,因為你一看就是觀光客,但他們自己不行,如果被朋友在電視上看到搞不好會被笑,哈哈!總而言之,在荷蘭各式各樣的意見都會在,但他們不會因為主觀討厭某件事,立法限制別人。
無論是大麻、性產業還是同志議題,和其他地方相比在荷蘭不是禁忌,可是還不到那種我女兒從事性工作會到處跟別人講這樣,但已經算是走在開放的先驅了。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意見,只要不犯法都不會去亂評價別人。

延伸閱讀
荷蘭基督徒之聖經帶 Bible belt
史上第一次合法的同性婚姻:13年前在荷蘭
跳上我的彩虹船吧!荷蘭Gay Pride同志大遊行

201610%e5%9c%b0%e7%90%83%e7%a4%be%e6%9c%83%e5%88%b6%e5%ba%a6%e7%af%873
圖為荷蘭阿姆斯特丹紅燈區,入夜後是性工作者的上班時間。相較他國,荷蘭性產業制度完善,但仍有人蛇集團等問題。(來源:flickr#Cédric Puisney
Q4:荷蘭性產業真的很開放,完全不會被另眼看待嗎?
林:性產業跟毒品地下經濟概念一樣,與其讓犯罪滋長不如開放給政府管制。我無法保證荷蘭性工作者不會被另眼看待,因為每個人想法都不同,但荷蘭相對其他國家而言,他們習慣把事情搬到檯面上討論,就算從事性工作他們也不會覺得你在做偷雞摸狗或非法的事,基本上他就算不認同你的工作,他也會尊重,因為這份工作不是非法勾當。
廖:我覺得這要看個人,如果你住在「聖經帶」,你說你從事性工作不被歧視才怪,有些人還是會覺得從事性工作比較低階,有些人則覺得這是自己的選擇。其實,有人會覺得在荷蘭的性產業工作整個制度很完善,確實也是,像性工作者每年都要接受AIDS的檢測,他們也需要繳稅,因為這是一份工作,但背後也還是有人蛇集團之類的問題。

延伸閱讀
從開放管理到漸進式消滅-簡評荷蘭性產業專區政策
阿姆斯特丹的性博物館(上)-Sexmuseum Venustempel
阿姆斯特丹的性博物館(下)-Erotic Museum

念大學非「主流」 文憑不代表人生
董:在法律上別人不會覺得你在做非法的事,因為在法律上從事性交易合法,但社會偏見仍在。此外,說到偏見,因為這裡的教育體系很多元,所以大家不會覺得你念大學,我念職校差很多,可是人們還是會覺得你念大學很聰明。
廖:整個荷蘭也只有 13所大學,你能念到大學不是那麼「主流」的事情,因為大部分人會念職校,但荷蘭社會階級不像台灣,文憑代表了你的人生地位。

延伸閱讀世界大學排名-荷蘭全國 13 家「大學」榜上有名

201610%e5%9c%b0%e7%90%83%e7%a4%be%e6%9c%83%e5%88%b6%e5%ba%a6%e7%af%874
在荷蘭,貴的不是房子本身,而是買房的手續費和林林總總的維修費,政府在房市扮演的角色也很重,房子要怎麼蓋、要漆什麼顏色等都有一套規則。(來源:flickr#Henning Klokkeråsen
Q5:荷蘭社會住宅為何成功?荷蘭買房會很貴嗎?
廖:投資客還是有,但我覺得荷蘭整個政策在打這種投資客,因為買賣房子的花費非常高,手續費就佔了總體金額的 10%左右。
董:荷蘭房市和台灣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政府的角色,政府管很多,包含在哪裡可以蓋房子、房子要怎麼蓋、房子要漆什麼顏色,政府都很強勢,在台灣則是非常市場化。不過,政府在住房這塊這麼強勢也有壞處,像荷蘭人就覺得房市沒法發展。
荷蘭買房好麻煩,不鼓勵投資
詹宜樺(下稱詹):從文化面來看,荷蘭人對住房觀念也跟台灣人不同,台灣人覺得有土斯有財,可是荷蘭人對買房這件事非常慎重,他們會用這間房子我要住 30年以上的標準來決定買哪一間。這邊有很多社區鄰居彼此都很熟,因為他們一住就住 20年以上,你甚至可以把鑰匙交給鄰居幫你顧家。
董:我覺得這跟結構有關,因為在這裡買房這麼麻煩,大家當然不會想要常常換房子。
廖:而且就算是租房,你也什麼都要自己弄,沒事也不會想搬。另外,在房屋貸款這一塊,荷蘭沒有什麼頭期款的概念,銀行在貸款給你時會看你個人情況決定貸多少還有還款期限,原則上你能貸的金額會是你薪水的三分之一。從這邊你可以看到,荷蘭不是用投資的角度在處理房產問題,他們是真的希望你自住,這裡的政策某種程度上「不鼓勵」投資房產這件事。
比天龍國便宜 但維修費嚇死人
廖:另外,說到荷蘭房子到底貴不貴,如果你要跟天龍國比的話真的非常便宜,更不要提這邊的平均收入比台灣高。
詹:其實在荷蘭買房子維修費非常可怕,你可能買一棟透天厝,稍微整修一下就要花 5,000歐元(折台幣約 17萬9,350元)。
廖:這算客氣了(大笑)!
以自住為主,少見炒房客
林:這邊買賣房屋的成本很高,舉例來說,轉名費、代書費等加起來是很高的成本,房子本身跟台灣比起來不算貴,在荷蘭不會像亞洲一樣炒房地產,也不像台灣人會買股票。除了買賣房子的成本高,如果你賣房子賺到錢,這賺來的錢要投入買下一間房子才沒問題,如果是用在別的地方,就要繳很重的稅。
金融危機,政府進場救房市
2008年荷蘭經濟不好,連帶影響房市,房價變得很低,所以我們賣房子是虧錢的,政府會進場救房市,但政府不是害怕老百姓擔心房價跌,自己的房價變低,而是因為房地產是產業鏈的一環,工地、建築、家具業、家飾、修繕業等都繞著房子轉,所以這是很大的產業,政府想要救整個產業,而非為了滿足想獲利的人。
當時為了救房市,就有降低買賣房子的手續費,房市交易馬上就熱絡起來了,有一陣子大家都跑去貸款想換大一點的房子,不過在這邊房子大家都是以自住為主,並不是為了賺錢。

延伸閱讀社會住宅系列專題

201610%e5%9c%b0%e7%90%83%e7%a4%be%e6%9c%83%e5%88%b6%e5%ba%a6%e7%af%875
看到就會令人手軟的荷蘭稅務部門特有的藍色信封。(來源:flickr#DennisM2
Q6:荷蘭的稅很重嗎?
廖:稅制基本上分三階,分別是 38%、42% 、52%,荷蘭也走累進稅率制。這裡薪水一開始的 10K左右是免稅的,之後賺的錢才要繳稅。其實,荷蘭稅會這麼重是因為有很大一部分是付自己的退休基金,就像台灣的國民年金,所以這其實是幫你自己存退休金。
董:你不要去想你繳了多少稅,你只要想你拿到多少錢就好,因為這裡會先幫你扣掉稅金後再給你錢,不像台灣是先拿到錢再繳稅。
林:荷蘭稅很重,像我拿到手的只有七成的薪水。
Q7:荷蘭人平均每周工時為幾小時?他們會加班嗎?
廖:全職的話是 40個小時,加班情形嚴不嚴重要看產業跟公司。這裡的加班費算法是第一個小時薪水的 120%,第二個小時 150%,三個小時以上是 200%,周末加班的話都是 200%,荷蘭法律上這樣定,但還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但是,我覺得荷蘭員工很聰明,如果他們覺得公司不合理,他們會收集資料告公司,有人也很會到處去收集各家公司的資料告人。
詹:通常加班一定會付你加班費,而且要加班一定會提早跟員工說,不會突然要你留下來加班。有的公司還會給員工選,比如要每天加班一小時,還是假日來加班。
全球工時最少在荷蘭
林:目前平均大約 31.2小時,荷蘭是全球工時最少的國家之一。加班的情形真的很少,因為他們不需要應酬,不管是跟老闆或客戶都不用,時間到了就下班。不過,全部人口中有 32.5%的人每周工時超過 40小時。荷蘭平均工時低和北歐國家的原因不同,荷蘭不是大家的工時都少,在荷蘭真的有人很熱愛他們的工作,會投入很多時間去做。為什麼工時平均下來這麼少是因為有 38.7%的人做得是兼職的工作,他們每周工作 30個小時以下,其中大部分是女性,有 86%的女性每周工時在 34個小時以下。
托嬰太貴,父母兼職帶小孩
林:部分原因是因為這邊的 0~4歲托嬰費很貴,許多媽媽沒辦法一周五天都把小孩交給保母,這樣太貴了!在荷蘭兼職可以這麼順利,是因為法律有保障,只要上班到一定年資就可以提出申請,改變自己的工作時間,工作型態很彈性。舉例來說,我每周工作四天,其中有一天選擇在家上班,老闆不會像亞洲一樣監控員工,大家都很自律,公司會信賴你報的工時,把事情完成最重要。
Q8:荷蘭員工敢於跟老闆爭取加薪嗎?
林:敢呀,荷蘭員工覺得當他被賦予更多責任時,會想要有相應的報酬,他們不會害怕爭取加薪,至於最後加不加是另外一回事。如果老闆不加薪,他冒的風險就是員工會離職,老闆可能找不到合適的員工。荷蘭人講加薪這件事不會覺得心理有負擔,也不會覺得會上老闆的黑名單。

延伸閱讀:
菜市場大嬸的荷蘭社會觀察報告
淺談荷蘭今昔勞工法發展史
論荷蘭特殊的勞資關係(1)–員工是公司法定的利害關係人
論荷蘭特殊的勞資關係(2)–荷蘭公司如何辭退員工

DSC_0001
生病就在家休息,強調自癒力的荷蘭醫療觀念。(來源:flickr#eren {sea+prairie}
Q9:在荷蘭生病了怎麼辦?
廖:吃自己啊!在家裡躺就對了。如果要看醫生,這裡的醫療系統是每人都要登記一位家庭醫生,不像台灣一樣可以直接看。家庭醫生說好聽一點是守門員,難聽一點就是看門狗。你凌晨三點要看醫生還是有地方可以去,不過費用就要自付,你也可以打電話到急診室詢問要怎麼處理,不過這一通電話也要收費,以上是一般的狀況,可是今天你一旦被荷蘭醫療體系認定需要支援,那支援就會滾滾來。
台灣健保超便宜
廖:荷蘭健保基本上就是每個月一百歐元左右,台灣健保真的超便宜,準備倒閉了!我覺得台灣人之所以那麼愛看病,就是因為台灣人幾乎不能請病假,就算能請老闆也不爽,我覺得這跟整個大環境有關。
詹:台灣人一感冒就去看醫生,我們在這裡是先在家躺兩天。就算去看醫生,他們也不會開藥,反而會叫你多喝水多休息。

延伸閱讀員工到底可以請多長的病假?荷蘭全球最長

本文原刊載於地球圖輯隊,標題為《荷蘭人如何買大麻?【地球幫你問】荷蘭社會制度篇》,經同意轉登文章後增編內容,未經特定授權許可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