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美術館的創立與價值:荷蘭攝影博物館與海牙攝影美術館的現況

海牙攝影美術館(Fotomuseum Den Haag)一隅。(曹良賓提供)
成立於1989年的荷蘭攝影文獻庫(Nederlands Foto Archief),是今日荷蘭攝影博物館(Nederlands Fotomuseum,以下簡稱NFM)的前身 。2003年,在獲得了一筆來自民間的大額捐款之後,機構正式更名與再生,並肩負起保存、展示與推廣荷蘭攝影及其歷史文化的任務。2007年館舍遷移至鹿特丹現址,營運空間倍增,並設置三個部門:典藏、展覽、日常營運,另有一名專員負責募款與組織發展。館內另設有攝影修復室與圖書室,皆有專業人員進駐。
NFM的年度預算約300萬歐元,主要來自荷蘭文化部、鹿特丹市政府的補助。然而公部門的補助僅足夠支付館舍租金與人事費用,其他各項展覽與活動所需經費,大抵仍仰賴門票收入與民間贊助。在館藏方面,NFM保存了166位荷蘭攝影家的畢生作品,計有300萬張以上的底片,影像總數超過550萬筆,多為19、20世紀的攝影作品,也有少數的當代攝影作品。館內藏品主要來自捐贈,小部分是在其他基金會的贊助下購置。為了開拓日後的典藏經費,今年NFM將籌組一個收藏家委員會(collectors council)。
荷蘭攝影美術館(Nederlands Fotomuseum)外觀。(曹良賓提供)
館藏活化並創造營收
擁有豐富館藏的NFM,也積極活化藏品讓人們認識荷蘭攝影,並從中爭取認同與收入。除了每年邀請客座策展人規劃典藏展,館方另將近20萬張影像公開在網站上供大眾閱覽,並提供圖像授權與數位輸出的選項,印製費用從300至850歐元不等,讓一般民眾也能購藏。此外,館方甚至還提供攝影收藏諮詢、展品租借、商業或公共空間的攝影作品規劃等付費服務。
為了提升經費自主的能力,NFM還做出多項努力,例如多元化的門票方案、NFM之友的贊助方案、結合館藏的商品開發案等等。此外,他們也結合自身的專業與資源,例如館內的攝影修護室(conservation studio for photography)是荷蘭境內唯一有此相關設備與技術的博物館。攝影修護室的工作人員約有半數時間在處理館內藏品,剩餘時間則接受其他美術館、私人企業甚或個人攝影作品的修護委託。
荷蘭攝影美術館(Nederlands Fotomuseum)展場一景。(曹良賓提供)
圖書室的特色與挑戰
NFM的圖書室是荷蘭境內少見的攝影專門圖書室,比起一般公立美術館的圖書室,NFM圖書室內書籍文獻類型更多、範圍更廣。例如有包含台灣在內56國的攝影集、攝影理論、展覽圖錄、期刊雜誌、攝影相關碩士與博士論文,甚至是報章雜誌上的攝影相關報導與評論(現已停止收集)。此外,相較於國內美術館採行的中國圖書分類法,NFM的分類方式顯得更加貼近現況且合理,較能涵蓋當代攝影的多元發展,對研究者或一般使用者也更加友善,方便查找。
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NFM協同伯恩哈德王子文化基金會(Prins Bernhard Cultuurfonds),將荷蘭境內8所藝術機構的攝影圖書資源連結起來,其中包括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Rijksmuseum)、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阿姆斯特丹攝影博物館(Fotografiemuseum Amsterdam)、史巴聶思達文獻庫(Spaarnestad Photo)等,建置了一個整合式搜尋引擎:線上攝影圖書館(Fotografiebibliotheek Online),使用者可以一次查詢8所藝術機構中的攝影資料。然而,圖書室是大抵機構中最難以立即創造營收或看見成效的地方。在與圖書館主任杜恩(Sjef van Duin)訪談的過程中,我們得知NFM圖書室正面臨預算縮減、人力不足與開放時間受限的問題。
荷蘭攝影美術館(Nederlands Fotomuseum)圖書室一隅。(曹良賓提供)
攝影美術館的獨立與區別
相較於國家級的NFM在營運上的彈性與活力,地方型的海牙攝影美術館(Fotomuseum Den Haag,以下簡稱FDH)則顯得在平穩單純。FDH原為海牙市立美術館(Gemeentemuseum Den Haag)的一部分,自2002年底便分離出來,並擁有獨立館舍,但相對的預算與資源仍有限。FDH每年只策劃約6檔的大型攝影展,但取材廣闊,涵蓋各個攝影發展時期、類型或議題;作品也不限國內外、傳統或實驗。館方試圖在維持展覽更新頻率的同時,也保持內容的開放與多元性。
在FDH的參訪過程中,不禁讓人想到以下的問題:為何要從原本的美術館獨立中出來,成立所謂的攝影美術館?資源有限的FDH,決定一年只展出4到6檔大展,如此是否較能維持展覽品質?這在台灣可行嗎,如何向公眾說明與溝通?預計2021年成立的國家攝影文化中心,在展覽與作品典藏上,是否將與北美館、國美館、高美館等公立美術館作區別?如何區別?館際溝通是否存在?
NFM讓人看見公立機構在經費自主上的創意與彈性;FDH則例示了當代攝影的特殊性,及其具獨立運作的專門化需求。然而,一座攝影美術館的成立不是為了在學術上拔高攝影,或將攝影藝術化以鞏固攝影家的地位、墊高攝影作品的市場價值;而是創造一個讓人們可以從容平實與攝影相遇的環境,讓你我在反覆觀看、思辨、討論的過程中,了解這些影像的意義,及其與社會、歷史、文化的關係。這可能是台灣更值得在地攝影社群繼續努力與發展的方向。
本文原刊載於典藏藝術網(Artouch.com)《今藝術&投資》309期(2018.06),原文網址:攝影美術館的創立與價值:荷蘭攝影博物館與海牙攝影美術館的發展現況,作者為:曹良賓。經同意轉載文章後刊登,未經特定授權許可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