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仔埔也敢去(上):教堂是聖地也是墓地

歐洲老教堂裡埋有遺骨是很正常的,而且可能還有地下墓室和墓園,在荷蘭當然也不例外。台夫特最著名的地標「新教堂」,就是荷蘭皇室奧蘭治--拿騷(Oranje-Nassau)家族成員的墓地。(圖片來源:Mike’s travel guide
歐洲的諸多老教堂裡到現今埋有遺骨是很正常的事,甚至可能還有地下墓室和墓園,而在荷蘭當然也不例外。這些教堂墓有分皇室專用的陵寢和非皇室使用的墓園,在清明緬懷古人的這個時刻,筆者就帶大家就來看看台夫特(Delft)的新、舊教堂裡到底都躺了些什麼來頭的荷蘭古代人吧!
新教堂的荷蘭皇室墓室
台夫特的新教堂是大部分荷蘭皇室奧蘭治 – 拿騷(Oranje-Nassau)家族成員的墓室所在地,但當初選在台夫特其實完全是個意外!1584年親王威廉一世(Willem I, Prins van Oranje )和雷瓦登(Leeuwarden)市長,於台夫特的普林森霍夫(Prinsenhof,註1)共進午餐時,被法國殺手Balthasar Gérard暗殺,於是一命嗚呼~親王威廉過世時,布雷達(Breda)城市仍在西班牙佔領控管中,無法讓親王與過去祖先一同下葬於大教堂(Grote Kerk)的皇室墓址,因此台夫特新教堂便成了荷蘭國父奧蘭治親王威廉一世的下葬地點,自此之後的皇室成員大部分也都長眠於此。
01
荷蘭國父奧蘭治親王威廉(1533-1584)位在台夫特新教堂的陵寢。

Een familiegroep bij het praalgraf van prins Willem I in de Nieuwe Kerk te Delft, Dirck van Delen, 1645.
(圖片來源:荷蘭國立博物館
目前總共有46位皇室成員長眠於新教堂地下的皇室墓室,但是為了保護奧蘭治 – 拿騷家族的隱私,地下墓室並沒有對外公開參觀,至於墓室鑰匙則交由台夫特市長保管。親王威廉陵寢正下方就存放著他的靈柩,周邊還有10個最近的親屬靈柩陪他一起長眠。更有趣的地方是,在旁邊其實還有三個身分不明的棺木,有謠言指出那是親王威廉孫子的遺骨,但至今沒有人可以證實。
2-1 Grafkelders_in_Delft_plattegrond
左圖:新教堂地下的皇室墓室平面圖。
右圖:畫中中間下層左邊是親王威廉的靈柩。
(圖片來源:wikipedia Nieuwe Kerk (Delft)和Het huis van oranje
另外,有位非皇室成員的重要人物--許霍・德赫羅特(Hugo de Groot  1583-1645)也長眠於新教堂,他是國際法和海洋法創始律師,對突破17世紀西班牙和英國的海洋貿易壟斷有著極大的貢獻,現代自由貿易的法律基礎就是許霍所建立的,由於他的努力,使荷蘭人於黃金時代期間,能在海上佔有一席之地(請參考《蘭船東來:荷屬東印度公司的崛起(下)》),這也難怪他可以與荷蘭皇室比鄰而寢長眠於新教堂中。雖說有個善終,但其實許霍後半輩子因為荷蘭當時的宗教和政治衝突,使他不是受到牢獄之災,就是逃亡巴黎避難,在過世後才有機會安詳地長眠於台夫特。
3-1
許霍・德赫羅特在台夫特新教堂裡的墓和墓穴入口。(圖片來源:荷蘭國立博物館
至於那些並未受到特殊待遇能和皇室成員共同葬於新教堂,只能長眠在台夫特舊教堂墓地的荷蘭古人也不乏知名人士,其中包含有:17世紀具有「光影魔術師」之稱的荷蘭名畫家約翰尼斯・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1632 – 1675)、顯微鏡發明者安東尼・雷文霍克(Anthony van Leeuwenhoek ,1632 – 1723)等。 這兩位同年出生於台夫特的超級好朋友在專業領域上互相影響,不僅在維梅爾的畫《天文學家》及《地理學家》看見疑似雷文霍克本人擔任畫中模特兒的身影,過世後也要入葬同一座教堂,果然是麻吉麻吉。
4-1 vermeer_tomb_new
4-2Anthony van Leeuwenhoek
台夫特舊教堂裡名畫家約翰尼斯・維梅爾的墓碑。(圖片來源:Essential Vermeer
台夫特舊教堂裡顯微鏡發明者安東尼・雷文霍克的墓碑。(圖片來源:Antoni van Leeuwenhoek Centraal
初來歐洲到處去參觀教堂,令人覺得最奇怪和毛骨悚然的是,有點歷史的教堂牆壁裡好像都埋有先人或聖徒的遺骨,但這是個誤會,事實上大部分存有遺體的靈柩是存放在地下墓室,牆上看到的只是墓碑(真相大白,免驚)。
清明時節雨紛紛,在荷蘭的三、四月也不改本色仍是忽冷忽熱陰晴不定,雖然荷蘭人沒有集中掃墓的時間,但也是有探視已離世親人的習慣,大多是在忌日或想念的時刻,甚至有時間就去看看。而當我們正忙著為祭祖焚香時,同一段時間的歐洲則有復活節,是耶穌基督復活的重要日子,也是歐洲人的重要假期。而在復活節前後,教堂都會舉辦相關的活動,大家也會趁放假期間出門走動,是不是和東亞地區掃墓踏青的習慣頗有異曲同工之妙呢?

註1:王子紀念館,原為中古世紀的一間修道院,後來成為奧蘭治親王威廉一世的寢居,同時也是他被暗殺的地點,現在改建為博物館,更多資訊請參考官網
註2:現任荷蘭國王的親弟弟弗里索王子(Prince Friso)在2004年與梅布爾結婚未獲得議會許可,放棄其王位繼承,2013年弗里索王子因滑雪意外過世,喪禮以私人儀式舉辦,是第一位沒有進入台夫特新教堂皇家墓室的荷蘭皇室成員。

更多荷蘭墓地故事墓仔埔也敢去(下):是墓園還是公園?

參考資料
台夫特新教堂舊教堂網
荷蘭皇室墓室相關資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