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船東去] 第六章 戰火中的白鴿

1596年的萬丹海戰,四艘荷蘭船隻與萬丹海軍在爪哇海上開戰。(圖片來源:Grafis Indonesia Lama

往前閱讀
序章 誓與君絕:八十年戰爭前夕
第一章 里斯本的囚犯
第二章 遠征公司
第三章 愛國者們
第四章 蘭伯特的日記
第五章 萬丹見聞錄

廉.楊頌(Willem Janszoon,註1)試圖讓自己保持清醒,但是此刻他無法想像眼前的畫面是真實的:爪哇海面上,硝煙不斷、砲聲隆隆,萬丹水手不斷朝自己的方向射出帶有燃油的火箭,讓蔚藍的海岸化作一片火海。
戰爭在轉眼間展開。在荷蘭海上議會成員進宮謁見蘇丹之後,莫里斯號(the Mauritius)的船長莫里納爾(Jan Jansz. Muelenaer)便下令所有水手和傭兵立刻上船待命。焦急等待一上午,就在穆斯林清真寺的呼拜塔傳來、要人趕緊做中午响禮的呼喊時,莫里納爾下令全艦駛出萬丹港口。
「出狀況了。」他記得議長柯內里斯(Cornelis de Houtman)的囑咐:「過了中午還沒有我們的消息,立即出海,血洗萬丹。」
第一艦隊突然駛離港邊,讓岸上的萬丹守衛之間起了一陣騷動,他們不住地對艦隊大喊大叫。看起來守衛們正為了是不是要停止禮拜而出擊有了爭執;不一會兒,兩艘小型戰艦揚帆追來,大吼大叫,示意第一艦隊停下來。
「怎麼辦,艦長?」莫里納爾的副官問道。
怎麼辦?這個問題對莫里納爾來說並不困難:眼前的爪哇人不過是不知悔改的異教徒穆斯林,是與荷蘭人的宿敵葡萄牙人進行香料交易的貪婪之輩;我們航行了大半個地球、受盡各種苦難才來到這裡,要和你們作「公平」的貿易,你們卻聽信葡萄牙鼠輩的片面之詞,羈押我們的同伴。那麼,下場只有一個。
「旗手,號令各艦。」莫里納爾腦海中閃過他那陰沉但是堅定的同伴的眼神:「擊沉敵艦!」
乘著風勢,四艘荷蘭船一起轉向,右舷面向萬丹戰艦,船舷砲一齊推出。萬丹戰艦沒想到荷蘭人說翻臉就翻臉,見到人家大砲都推出來,嚇得立刻調頭。莫里納爾高舉右手,要各艦先不要發射。倉皇的萬丹船隻在慌亂中,為了調頭,而使得自身船舷也暴露在砲火範圍內:此刻,萬丹船艦等於把自己完全暴露在第一艦隊的射程中。
「開火!」莫里斯號開出爪哇海上的第一砲,一砲擊沉敵艦。拉開了萬丹海戰的序幕。
荷蘭船艦開砲。這是荷蘭畫家Willem van de Velde於1680年所畫的The Cannon Shot。十六、十七世紀的海戰中,加農炮是主要的遠程武器;但是一發射就硝煙四起,看都看不清,所以多半要邊發射邊移動。(圖片來源:wikimedia
 萬丹地牢
柯內里斯和他的商團同伴們,一早奉旨進宮。在宮廷上,葡萄牙商會的迪亞哥指控荷蘭商人想要偷渡香料種子、到爪哇以外的地方栽種。這項指控極為嚴重,直接影響了蘇丹的主要收入來源,讓蘇丹暴跳如雷。
當然這是子虛烏有的事情。可是,正當荷蘭商團要為自己澄清,蘇丹身邊的重臣、穆斯林祭司跳了出來 — 菲德烈認出了這個聲音,正是昨天夜裡在呼拜塔與葡萄牙人密商的祭司:
「這些來路不明的低地人不值得信任,」穆斯林祭司沈痛地望著蘇丹:「我的王啊,如今,您必須要在這群貪婪的低地人、以及我們長久以來的葡萄牙朋友之間做出選擇—希望您可以做出正確的判斷。」
此話一出,柯內里斯知道此番是沒有希望了。他們被打入大牢,等候英明的蘇丹做出最終的裁決。
就在商團成員們在地牢中愁眉苦臉的時候,遠方傳來一陣又一陣如同悶雷的巨大聲響。荷蘭人紛紛站起來想要查看,無奈被困在陰暗的地牢裡,對於外頭發生什麼事情,他們一無所知。
柯內里斯獨自端坐在人群之中,臉上掛著一抹微笑—他知道事情有了轉機。
萬丹海戰(註2)
第一艦隊在萬丹外海擊沉兩艘小型戰艦之後,立刻乘著風勢以橫隊的方式駛向萬丹戰艦停泊的碼頭。萬丹海軍的水手立即登艦,但是還來不及駛出碼頭,就遭受到荷蘭戰艦的猛烈炮擊!
「不要讓爪哇人有機會出海!」莫里納爾下令。以莫里斯號為首,依序是阿姆斯特丹號(the Amsterdam)、荷蘭迪亞號(the Hollandia)、以及白鴿號(the Duyfken),一字列陣,朝著海軍碼頭開砲。頃刻之間,十餘艘萬丹軍艦就在碼頭邊被擊沈,碼頭一片火海。
一片手忙腳亂中,萬丹軍艦重整旗鼓,一艘軍艦從荷蘭軍艦的火力封鎖之中成功起錨,殺出封鎖線。荷蘭軍艦為了封鎖碼頭,在港口外一字排開下錨炮轟,短時間內無法移動;這艘殺出封鎖線的萬丹戰艦乘著爆破的烈風,往莫里斯號筆直地撞來!
「以真主之名!」萬丹船長高喊:「撞死荷蘭船!」
「起錨!全力回旋!」莫里納爾高呼!
荷蘭戰艦裝備精良、炮火充足、而且射程遠;但是無論荷蘭戰艦的性能再怎麼優秀,總共也才四艘,無法與萬丹蘇丹國一國海軍相比(註3)。莫里納爾原先採用的戰術是短期的迅速打擊戰,以四艘船封鎖住萬丹港,以優勢火力儘量摧毀萬丹戰艦。為了提高炮彈的命中率,第一艦隊必須在近海處下錨,才能準確瞄准目標。
然而,一旦被敵艦突破封鎖線,自身就會成為一個靜止不動的活靶,極其危險。
莫里斯號水手在最短的時間內揚帆、起錨,在極短的距離內,儘全力迴轉:要完全避開衝撞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透過回轉,將撞擊力道降到最低!
「阿姆斯特丹!起錨!」阿姆斯特丹號船長薛靈格(Jan Jacobsz. Schellinger)大吼:「掩護旗艦!」
就在莫里斯號全力回旋自保的時候,同一時間,其餘三艘荷蘭戰艦也停止了對萬丹港口的封鎖,紛紛起錨應對即將來到的衝撞。
阿姆斯特丹號位在戰列上的第二位,以勇武著稱的船長薛靈格下令本艦往萬丹戰艦撞去,打算把對方撞離航線、保衛旗艦;荷蘭迪亞號在船長貿歐(SimonLambertsz Mau)的命令下也揚帆起錨,卻是往外海退去,調整角度以船舷面對敵艦,打算展開炮擊;白鴿號的船長蘭科.馬斯(Remco Maas)則是跟隨貿歐的腳步,將白鴿號駛向外海,重新調整角度。
「發射!」貿歐下令;「不要讓它撞上旗艦!」蘭科也下令開火。
十餘發炮彈朝萬丹戰艦射來,爪哇船長高聲呼喊著可蘭經文,仍然堅守船隻衝刺的方向;儘管船身以及風帆被射中,依然堅定地筆直航行。
「碰!」裝設了撞角(ram)的阿姆斯特丹號從斜角撞上了爪哇船,體形小了一號的萬丹戰艦被撞出一個大洞、航線完全偏離;此時,莫里斯號也已經迴轉完成,船舷向敵。
「開火!把穆斯林送去見他們的真主!」莫里斯號在極近的距離炮擊敵艦,不需要瞄准,就將這艘無畏的爪哇戰艦打得支離破碎!
危機被短暫化解了,但是英勇的萬丹戰艦並非白白犧牲:因為他的奮勇突圍,破解了荷蘭封鎖線;現在,將近三十艘的爪哇戰艦已經順利起錨、揚帆,分成左右兩隊往第一艦隊駛來,打算包夾荷蘭人!
「艦長!我們要被包圍了!」莫里斯號的大副在炮火中對著莫里納爾高喊!
「不要怕!通知僚艦:往西北方上風處全速航行!」莫里納爾臨危不亂,指揮第一艦隊往外海航去。
這不算什麼。莫里納爾曾經在威廉親王的麾下效命,指揮過一些由漁船所組成的雜牌海軍,在北海上迎擊西班牙海軍的「無敵艦隊」。那個時候,無論是在武裝上、人數上,荷蘭海軍都遠遜於西班牙,但是他們還是透過游擊式的作戰,成功地讓西班牙大型戰艦在荷蘭濕地上擱淺,逆轉了戰局。
此刻比起當年,根本不算什麼,我們能打贏!
爪哇海上
無盡的箭矢向著第一艦隊飛來,天上漫起漫天火雨。阿姆斯特丹號以及荷蘭迪亞號被迫降下橫帆、以免成為火箭的目標;儘管如此,兩艘大船已經傷痕累累、船舷上佈滿了箭簇和炮痕。
「快去船尾救火!」、「有誰陣亡了?」船上不時傳來叫喊。
「艦長!我們脫離吧!」爪哇戰艦已經逐漸形成了包圍網,莫里納爾的副官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到艦橋報告。
「阿姆斯特丹中彈開始進水!需要時間進行搶救!」副官飛快地報告:「荷蘭迪亞死了十個兄弟,快要無法航行!」
「白鴿號呢?」莫里納爾閃過一支朝他飛來的火箭:「白鴿號情況怎樣?」
「白鴿號是目前狀況最好的船隻!」
「傳令!白鴿號殺進敵陣!其他僚艦往西北脫離!」為了顧及全艦隊的存亡,莫里納爾下達了一道兇險的命令:「基督保佑!白鴿號!沒死的話我們好好喝一杯!」
白鴿號船長蘭科絕望地看著旗艦旗手打出的指令:白鴿號掩護僚艦脫離,祝你好運。
「艦長!怎麼辦?」白鴿號的副官威廉.楊頌焦急地等待艦長的指令:要戰?還是要走?
艦長蘭科則是陷入了長考—這是最要不得的,戰場上最忌猶豫不決:白鴿號停止了動作。
「轟!」轟然巨響!白鴿號的艦首中彈(註4)!爆破的氣流將楊頌壓倒在地!
「艦長陣亡了!」水手高呼:「舵手負傷!」
怎麼辦?楊頌拔出了插在胸口的幾片木片、撕下衣襟綁住了傷口:我該怎麼辦?
「楊頌!現在你是艦長了!」水手抓著他用力搖晃:「快下令!」
「白鴿號!聽我號令:衝向敵陣!」楊頌跳了起來,抓住了船舵:「帆面全開!慢下來就死定了!」
白鴿飛舞
白鴿號模型。白鴿號身長20公尺,寬6公尺,航速7節(時速13公里),配備8門加農炮。體型小,速度快,被拿來作前導探勘用的先鋒。(資料來源:Nautical Research Guild’s Model Ship World
白鴿號,是1595年荷蘭人發明的輕武裝快船,吃水50噸,主要的任務是作為艦隊之間的聯繫、以及前導探勘。兩桅橫帆,一桅縱帆,在斜風的時候提供動力,特色是只要少許水手就能開動。
此刻,楊頌下令除了操帆手以外,所有的人員都到船舷兩側參與炮擊戰。
「除了彈藥,把所有的貨物都扔下船!」一聲令下,食物、飲水、商品紛紛被扔下海,船身瞬間又減輕不少,速度更快了!
「瞭望員!」楊頌一邊掌舵,一邊拉開喉嚨大喊:「隨時告訴我風向!」
就在莫里斯號帶著阿姆斯特丹以及荷蘭迪亞脫離戰線的時候,白鴿號卻往敵陣衝了過去,這讓萬丹艦隊感到困惑,不知道該去追擊莫里斯號還是應該先擊沈這艘小船。
「還在猶豫嗎?讓我來告訴你們該怎麼做!」楊頌駛著白鴿號,飛快地來到了萬丹戰艦的戰線前沿,猛一轉舵,船身打橫:「左舷火力全開!」
白鴿號雖然是小船,但是歐洲先進的火炮技術,讓她配備了比普通萬丹戰艦更強大的火力;一陣硝煙炮響,兩艘比白鴿號大上一級的戰艦被打得粉碎!
咒罵聲中,不需要命令,萬丹艦隊開始圍捕這艘敏捷狡猾的小船:較近的船隻試圖追捕白鴿號,較遠的船隻則是試圖砲擊她。槍林彈雨中,白鴿號在楊頌的駕駛下不停變換方向衝刺、閃避炮擊。
「兄弟們!跟我一起殺到穆斯林之間!」她竄到敵艦之間,緊挨著兩艘大船;萬丹軍艦船舷上的砲手調整火炮想要給白鴿號來個兩面夾殺,卻發現到白鴿號太矮小、靠自己太近,如果開砲,不但打不到的人,還會打到對面的友軍。
「不要開砲!放箭!」穆斯林指揮官高喊,制止砲兵砲擊。
白鴿號則是毫不客氣,不待楊頌下令,兩舷火力全開,只一眨眼,就擊沈了兩艘敵艦!
勇敢的白鴿號展開了瘋狂的貼身肉搏戰,利用自身矮小的優勢,緊貼著對方軍艦,讓對方無法炮擊,而自己則趁勢炮轟對手。萬丹軍艦沒有想到,就這一艘小船,竟然把他們殺得方寸大亂!
此時,脫離戰線的三艘荷蘭軍艦,在稍做喘息、重整旗鼓後,在外海重新佈陣。艦長莫里納爾大吼:「保持距離!用我們長程火炮的優勢摧毀他們!別讓他們靠近!」
萬丹軍艦為了要圍捕白鴿號,形成了一個密集的集團,反而成為了遠方荷蘭戰艦的炮餌。正當他們為了閃避白鴿號致命的貼身攻擊而暈頭轉向時,西北外海傳來了致命而恐怖的炮擊聲。
爪哇戰艦一艘艘被擊中,發出巨大的爆裂聲響。暴風之中,白鴿號迂迴閃避,艦長楊頌大喊:「兄弟們抓緊!我們要脫離戰線了!」
下午三點十分,萬丹旗艦下達撤退的命令,殘餘的六艘戰艦狼狽地退回軍港,藉著岸上的防禦工事勉強將荷蘭第一艦隊限制在十海哩外;而第一艦隊也暫時休兵,在西北海域重新集結。萬丹海戰結束。

白鴿號,1999年復刻版。白鴿號第一次登場,就是荷蘭人第一次遠征;然而,讓這艘快船名留青史的,是她成功探勘了澳大利亞,發現了這塊全新的土地。(圖片來源:Duyfken sails into port
 第一波的戰鬥結束了。莫里納爾帶著其他的艦長們登上白鴿號,簡單悼念了前船長蘭科,然後正式任命楊頌成為新艦長。
「威廉,幹得好!」莫里納爾拍了拍這名年輕艦長的肩膀。
「指揮官,接下來我們要如何行動?」楊頌一臉倦容,但是強打起精神,他知道戰爭還沒結束。
「各艦火力還充足嗎?」莫里納爾詢問三位船長。
「荷蘭迪亞還有一半的彈藥。」貿歐回報。
「阿姆斯特丹的火力足以把萬丹炸個七遍!」老將薛靈格惡狠狠地說。
「白鴿號隨時準備好再戰一回。」楊頌回答。
「好!為了營救我們的同胞,我們要給萬丹壓力!」莫里納爾下令:「各艦聽令!包圍萬丹!展開炮擊!打到他們放人為止!」

繼續閱讀 [蘭船東去] 第七章 歸鄉之路

專題閱讀
1568年.荷蘭與八十年戰爭
是起義、造反,還是革命?–荷蘭與歐洲的八十年戰爭
宗教與尼德蘭起義:荷蘭的一頁歷史

註1:威廉.楊頌
威廉.楊頌(Willem Janszoon)是荷蘭東印度公司著名的冒險家,駕駛白鴿號探勘了澳洲海岸線。他在歷史的第一次正式登台,是荷蘭第二艦隊探勘香料群島的時候。然而,楊頌的名字一直是跟白鴿號共生的,我們可以假設,他在第一次的荷蘭遠征時,就參與了第一艦隊的冒險,所以在第二次遠征的時候才被賦予重任。

註2:萬丹海戰
本章節中,第一艦隊的商團進宮晉見蘇丹然後被收押,以及艦隊司令們對萬丹展開砲轟,這都符合文獻記載;但是很遺憾,關於萬丹海戰的細節鮮少有更深入的描述。本章節的戰爭部分,都是作者杜撰的。

註3:萬丹海軍的武力
雖然荷蘭人的武裝遠勝於萬丹,但是根據記載,當萬丹提出議和條件的時候,第一艦隊的司令們很快就接受了,似乎是因為砲彈不充足—我根據這一點,認為萬丹海軍足以用持久戰拖垮第一艦隊。

註4:萬丹砲火
現有有關萬丹海戰的畫作中,可以看到萬丹海軍的船隻較為矮小,也沒有配備加農炮的空間;但是岸上依然有配備港口砲的可能。證據就是日後第一艦隊離開萬丹東行,在西達角遭到爪哇人的港口砲砲擊,甚至因此失去了阿姆斯特丹號。因此可以得知,1596年的時候,爪哇人已經擁有了火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