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人也信「陶冶」性情與心志這套

陶藝工坊Atelier Werfklei的主人Reinier Sinke,親自示範如何使用昨天才剛剛修好的古董拉胚機。(來源:©Cindy Liao 攝影)
冶,製作陶器和冶金。《孟子.滕文公上》:「以粟易械器者,不為厲陶冶。」教化裁成。《淮南子.俶真》:「有未始有有無者,包裹天地,陶冶萬物。」修養品格。如:「陶冶性靈」。(出自:台灣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
雖然聽起來超八股,不過沒想到荷蘭人也信這套,雖然點稍略有所不同,但也算大同小異啦!這回我們請來荷蘭陶藝工作坊Atelier Werfklei的主人Reinier Sinke,大聊特聊「手拉胚」如何陶冶人性,甚至應用到精神罪犯的治療上,而且一定要是手拉胚喔~灌模的還不算。想知道為什麼嗎?就得耐著性子看下去。
狂修景觀、社會、藝術三系不同學分的結果
照著相約的地址,來到陶藝工坊Atelier Werfklei的所在地,一間過去曾為某藥廠的倉儲中心,繞了好幾圈、開了好幾扇門、經過了幾間不同陶藝工坊,終於在最底部的角落與Reinier相見。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這裡有六十幾家小型公司,承租空間拿來當辦公室、工作坊等用途,看得令人眼花撩亂,不過生氣倒是十足,好似某些新創中心。
這裡就是今天主角的陶藝工坊,一進門馬上看到,中央兩排整整齊齊的拉胚機,四周圍牆上清清楚楚分為:烤箱、陶藝品、色料、工作台等不同區域,可說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主人Reinier很荷蘭地準備了一大壺咖啡上桌,並用自家超具人性、歪七扭八的杯子呈上招待,似乎已經預告,他所教的拉胚技巧的多樣與不拘泥。

架上擺滿各式各樣的陶藝品。(來源:©Cindy Liao 攝影)
為了暖點身,就從Reinier的背景開始聊起吧!大學時期的他,跨領域地狂修景觀、社會、藝術三系不同的學分,自己也完全不諱言地解釋:反正學費都繳一樣而且那麼貴,不多修點學分怎麼對得起自己(整個衝CP值的概念)。也因多元的求學背景讓他,曾在某個校正青少年行為偏差(註1)的單位工作過,當時的任務只是簡單地帶著少男、少女們,到花園裡做些除草打掃的工作,一邊還能傳授點自然的知識,消耗他們過剩的精力與腦力。但不管再怎麼氣盛,遇到冷颼颼的荷蘭冬天,也無法長時間抵抗戶外零下的溫度,於是Reinier運用單位裡極有限的室內空間,搞了個手工坊出來,透過陶藝拉胚、手工蠟燭的製作過程,教化也馴化這些身心靈皆極具挑戰的小屁孩。

兩座烤箱讓工坊的空間總是暖呼呼。(來源:©Cindy Liao 攝影)
從行為偏差的小屁孩到成人罪犯
Reinier做過許多不同的工作,但在畢業一段時間後,也得找個相對穩定且能溫飽自己肚子的職業,非常幸運地過去的工作經驗讓他,順利進入某家治療精神罪犯的醫療中心(註2)工作,目前一個星期上班四天、一天八小時。但可別誤會喔~文章中的照片,並非是在醫療中心裡,而是Reinier從他師傅那承接下來經營的一般陶藝工坊。
起初原以為他的工作就屬那種,看捏出來的陶品就能精確定位病患腦子裡的洞在哪、有多大、該怎麼治,神奇到要灑花的「藝術治療」,但多聊幾句後才發現其實完全不然。Reinier一刀見血的說到:我在醫療中心的陶藝手拉胚工作坊是稱為「課程」而非治療,罪犯病患還是得去專門的心理諮商與治療門診,我只是負責教他們怎麼製作陶器。當然過程中也還是得勞心勞費地鼓勵他們,不過我並不具有任何心理治療的專業證照,像是其他負責運動、音樂類的同事們,也都沒人有心理方面的背景。
另外還有一個新發現(根本是電視劇看太多),天真地以為許多律師會以「精神異常」作為罪犯減刑或脫罪的說詞,這泡泡也被Reinier戳破,他說:在荷蘭如果被法院判定為精神犯罪,是沒有固定刑期的,直到專業人士斷定罪犯對社會不再具殺傷力,才能離開牢獄之災(心中繼續冒泡:意思就是一直不好,等於無期徒刑?!),所以大部分的人絕對不會輕易希望落入這項判決。
在此類醫療中心工作,最大的挑戰就是得面對那些打從心裡深處瞧不起自己、認為自己是天底下最大條魯蛇的罪犯病患(雙重難題),經常連起個床的動力都沒有,如何改變他們的行為與思想,讓他們有一天也能再次重返社會,便是中心最重大的任務。所以規劃了許多不同類型的「課程」,例如:攝影、紡織、繪畫、木雕、音樂、運動等等,一方面有可能由心理治療師規定參加,另一方面也可由病患自己依性選課。
像是Reinier的陶藝工坊就有六到八個人,一次課程時間為一小時。他相信全心投入手拉胚的過程,不能是灌模,因為那太速成了,可以訓練人的耐心、專注力、穩定性(頭腦得併用,一閃神胚就歪啦)、規劃力(製陶有一定的步驟),從身體的力行進而改變心理的陋習。而且每次親手做出來的藝品,還可以送給心愛、在乎的人,無論是當作回饋或禮物,都能大大給予他們正面力量,到頭來無論是什麼樣的人都需要存在和成就感。
除此之外,醫療中心每年也舉辦藝術展,如果有人看了喜歡想買回家也行喔~更別說,在學生「畢業」後,還會回來使用工坊、又或是直接購買自己的機具,繼續陶冶性情與心志,對Reinier來說一切都值得了。也因需格外使力的教,教得出個所以然來,更是令人樂此不疲。

Reinier在醫療中心的「學生」們,就像一坨坨還未被細心塑造的陶土一樣,得經不急不緩的拉胚過程,方能成形。(來源:©Cindy Liao 攝影)
陶冶已崩潰和快崩潰的心靈
無論是需要接受法定精神治療的罪犯,或是天天處在高壓工作環境的外科醫生,透過心無旁騖、不急不緩的手拉胚過程,陶冶已崩潰或快崩潰的心靈,最後得以慢慢地解脫或舒緩。看似非常zen的理論,但讓Reinier教、做、說起來都這麼的down to earth,一點點「神」乎其技感都沒有,雙腳扎扎實實、牢牢靠靠地踩在地上,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才能安定人心吧!

註1:例如:翹家、鬥毆、吸毒等。
註2:此醫療中心的病患,皆是由法院判定有罪並必須接受精神治療的罪犯。因政策問題,無法在此透露名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