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兒童民主教育

(圖片來源:flickr@Sebastiaan ter Burg
年前大兒子小丹跟我提要求:「媽媽,我看完新聞再回房間睡覺好嗎?」進而改變了他從出生起就一直保持晚上八點前睡覺的慣例。新聞指的是荷蘭國家電視台NOS每晚8點的時事節目,類似於中國的新聞聯播。從我和先生答應他這個要求的那一天起,改變的不僅僅是一個孩子的日常作息,也讓他即時地看到了發生在世界各地的時事動態,從自然災害到恐怖襲擊,從競選到賽事。
荷蘭兒童看新聞–一個成長的標的
荷蘭似乎有一個不成文的習慣,兒童都是晚上八點前就上床睡覺了。在荷蘭人看來,有規律的就寢和充足的睡眠,既有利於孩子身心健康注意力集中,也提高了全家生活作息的精簡有序。荷蘭公共電視台的新聞節目就是從八點開始,各種影視劇集娛樂節目則是從八點半開始。這也表明晚間的收視群體是成年人,孩子應該已經上床就寢了。
所以小丹9歲時提出的要求也預示了他成長過程中的一個升級。讓一個孩子收看八點檔新聞,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著更近距離地接觸成人的現實世界。NOS是荷蘭國家電視台,它的新聞節目最先報道國際要聞,國內要聞放在最後。由於地緣因素,這幾年歐洲頻繁發生的恐怖襲擊事件更是在新聞中得到全面具體的跟蹤報道。
和兒子一起看八點檔新聞的最初,我下意識地保持了一份格外的敏感,時不時觀察他對複雜話題和事件的反應,比如難民、敘利亞局勢、伊斯蘭國等等。我會小心翼翼地問他:這些你都明白嗎?他若有深思地對我說:「媽媽,這些我原來都知道一些,《兒童新聞》裡也有報導,不過現在我知道更多了。」
《兒童新聞》是荷蘭國家電視台專門為荷蘭9-12歲年齡段的觀眾制作的每日新聞節目。其話題都是國際時政熱點,從同齡人的視角,通過適用於兒童的語境,更加通俗易懂地展示。《兒童新聞》從孩子的視角報導事件,也以孩童為話題焦點。
比如在難民問題上,節目會採訪八九歲的難民兒童,讓他們向荷蘭的同齡人講述個人經歷,節目中沒有宣言也沒有訓教,完全的真實展現,就彷彿鄰家孩子間的聊天互動。
《兒童新聞》節目安排在每晚6點45分播出,那個時段的很多電視節目都是屬於小觀眾的。我曾經刻意留心晚間6至7點間的荷蘭兒童節目,除了針對兒童的每日新聞之外,還有關於自然、生態、科技和文化的專題節目,製作精良,毫不懈怠。
小丹告訴我,他們在學校午餐時間也會看《兒童新聞》重播,同時還會就新聞中的一些熱點話題展開自由討論。我想像著一群9、10歲的孩子邊嚼著三明治,邊面對著討論著現實世界正在發生的各種悲喜動蕩乃至憂患創傷。難怪小丹在收看八點檔新聞時毫無驚詫,因為他早已接觸到了真實的現實,這種對世界進階式的認知過程從容而理性,也自然而然地激發了了孩子的好奇與探索。
校園課堂議政
收看八點檔新聞時,小丹有時會顯得特別專注。他說班上除了他之外,只有個別幾個同學也看「大人」新聞,八點鐘以後才睡覺。對此,他特別驕傲,因為對事件更多的了解讓他在課堂討論時有更多的談資。與此同時,他對時事要聞的關注也帶動了他更多更具體的專研。
比如他讓爸爸花了兩個晚上的時間邊看地圖邊跟他講述伊斯蘭國的形成,又比如荷蘭大選投票日前,他要求跟我一起做在線政黨測試,想看看自己的觀點跟哪個政黨的立場更吻合。
從美國大選到荷蘭議會選舉,小丹和他的同學們所投入的關注度不亞於對世界杯歐洲杯足球賽的熱情。作為北約盟友的荷蘭從來都很關注美國總統選舉,貢獻了大量的媒體篇幅和電視報導時段。小丹和他的伙伴們都不喜歡川普。「看新聞的時候,川普一出現,我們就一起boo喝倒彩。」 我問他老師怎麼反應,小丹告訴我,「老師問我們為什麼要喝倒彩,說反對也需要理由…」
不過,這群小學生更關心的還是自己國家的政治動態。荷蘭大選前後,小丹的班級裡顯然有過幾次課堂討論,他明確地向我表示,如果自己可以投票,會考慮左翼綠色聯盟或民主66黨。我問為什麼,他說他認為環境非常重要,左翼綠色聯盟以環境為主,符合他的理念;而民主66關注教育和福利,他覺得也非常重要。
他興致勃勃地跟我描述課堂討論的情況,「大多數同學也是支持左翼綠色聯盟或民主66,也有居然支持維爾德斯(作者按:維爾德斯是荷蘭民粹主義政黨自由黨黨魁),於是我們就開始抗議,大家一起高呼自己擁護的黨派的名字,我覺得特別帶勁兒!」說到這裡,他滿臉孩子氣地咧嘴大笑,那麼盡興而肆意。我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們老師不制止你們呀?」我故意逗他。「才不!老師覺得我們有這麼強烈的觀點非常好。」
在自由和理性中成長
荷蘭選舉迄今已經好幾個月了,卻遲遲未能成功組閣(編按:時至2017年10月,荷蘭新政府已確認VVD邀請基督民主黨、66 民主黨和基督聯盟黨共同組成)。小丹所支持的左翼綠色聯盟和民主66黨都在選舉中勝出,有望成為執政黨之一,因此他對荷蘭時政依然保持強烈的關注。
從他去年開始收看八點檔新聞起,更是直接面對了一系列殘酷甚至血腥的畫面。尤其是去年12月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在安卡拉出席畫展活動時遇刺身亡。新聞報導播放了現場被拍攝下的整個過程。我非常擔心畫面對當時還不滿10歲的兒子造成刺激,而小丹卻很鎮靜地對我說,媽媽,這好嚇人,不過我不害怕啦,我覺得這個攝影師好勇敢,居然都拍下來了。
有的時候我會很多慮地認為兒子是不是有些早熟,但他始終還在做著這個年紀孩子做的各種事,打遊戲惡作劇時不時丟三落四。他在一步一步地認識這個世界,身邊的事,地區的事,其他地方的事。於是我越來越放心,越來越確信,兒子正在自由和理性中成長著。
他所成長的這個社會以一種平等和尊重的方式滋養著兒童以及青少年。無論是盡心盡力的《兒童新聞》製作者,還是豁達寬容的學校老師,他們帶給這些孩子們的不是過度的拔苗助長,也不是強制的指令教條,而是像同路伙伴一般的攙扶與交流。
兒子和他的同學們一邊享受童年的放肆與自由,一邊進階式地接觸和了解著真實的世界。我常常在想,對於在如此環境中成長的荷蘭兒童,帶給他們幸福感的肯定不是粉飾的童話,也不是隱瞞的碎片,而是真實的表達和由衷的體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